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管理 > 创业故事 > 正文

拉加德:金融界香奈尔挺进IMF

2011-07-12 11:08:26      来源:   

\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 (经理人网配图)

     6月28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宣布,法国财政部长拉加德当选该组织下一任总裁,任期将自7月5日开始,为期5年。这也是IMF自1944年成立以来的首位女总裁。在欧美政界,拉加德以香奈尔的拥趸著称,每次出场,满头银发的她总配一身香奈尔套装。“她就像是金融世界里的可可·香奈尔,”英国《每日电讯》报如此评价拉加德,“因为她们拥有一样的勇气、坚定和优雅。”

   6月28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式宣布,法国经济、财政与工业部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被选为该组织下一任总裁,任期将自7月5日开始,为期5 年。这也是IMF自1944年成立以来,诞生的首位女总裁。

  IMF 前任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思·罗戈夫坦承,拉加德的女性身份,为她角逐IMF总裁之职加分不少。但其魅力却不仅仅在于性别:“她令人印象深刻,在政治上很精明,有强烈的个人风格。”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今年1月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坐在拉加德一侧的巴克莱银行总裁罗伯特·戴姆德,向银行监管机构和财长们致谢,感谢他们在金融危机后重构良好金融环境所做的努力。听完,时任法国财长拉加德挂在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直视着这位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银行家,直言不讳地说:“金融业致谢的最佳方式,是实实在在地建立起优良的金融信贷体系。”言毕,全场爆发一片掌声。

  拉加德钟爱游泳,少年时还曾是法国国家花样游泳队队员。此外,法国人都知道,拉加德还是香奈尔的拥趸。香奈儿套装所展现出的直率、干练、务实,也与拉加德本人的气质很搭。

  在担任法国财长期间,拉加德的每次出场都无懈可击:满头银发的她总配一身香奈尔套装,再辅以一条足以加分的围巾,这让其成为法国官员中最受瞩目的一位。甚至有法国媒体戏称,如果不是法国总统夫人布吕尼帮忙抢镜,摄影记者们的注意力,很可能从法国总统萨科奇转移到财长拉加德身上。

  “她就像是金融世界里的可可·香奈尔,”英国《每日电讯》报如此评价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因为她们拥有一样的勇气、坚定和优雅。”

  从女律师到女财长、IMF女总裁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1956 年出生于法国的一个中产阶级之家,她在法国西部港口城市勒阿弗尔长大。拉加德的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母亲则从事与古典文学出版相关的工作,拉加德是家里四个孩子中最年长的一个,也是唯一的女孩。她把自己的童年描述为“基督教的、宽容的,而且偏向左翼”。

  拉加德是一名素食主义者,从不沾酒,闲暇时光喜欢练瑜伽和打理私家花园。现在,她在法国诺曼底仍旧有一座房子和一个自己最钟爱的玫瑰园。当有 记者来访时,她会在用一个突兀的“无可奉告”结束问话之前,礼貌地让记者观赏她种植的玫瑰和杜鹃。

  17岁那年,拉加德父亲去世。但彪炳独立精神的母亲,并没让拉加德和她 的三个弟弟感到末日来临。她在谈到自己那段青春岁月时表示,自己的家教严格却不乏宽松,对其未来成长影响颇大。

  在参加完法国中学毕业会考后,拉加德得到一笔奖学金留学美国。拉加德后来说:“世界从那时向我敞开了大门。”

  她说:“这段经历让我更好地了解了美国人,也让我了解了澳大利亚人、加纳人、 丹麦人......”这段令人难忘的留学经历,开阔了拉加德的视野,也令她接纳了美国的社会文化。

  从美国马里兰州一所女子学校毕业后,拉加德重回法国,入读巴黎第十大学法学院和法国政治研究学院,获得法学、政治学硕士学位。

  拉加德的第一份实习工作起点挺高。1973 年,精通英语、法语的拉加德在当时的美国共和党议员、后成为美国国防部长的威廉·科恩办公室实习,负责为科恩在缅因州的法语选区回信,解答有关水门事件的问题。

  1981年,年仅25岁的拉加德加入 大名鼎鼎的贝克·麦肯西国际律师事务所,并为其效力长达 25年,直至成为该事务所首位女性主席。其间,因在处理劳工、反垄断与企业收购等一系列法律事务上的突出成就,拉加德一次又一次地实现了职场飞跃:最初,拉加德加入的是该事务所的巴黎办事处;后来,她一路升迁,调往事务所位于美国城市芝加哥的总部;2004 年,43岁的拉加德成为该事务所全球战略委员会主席。

  2002年,因为一桩律师事务所的合并案,现美国德杰律师所亚洲业务拓展人陶景洲见到了拉加德。“她能干、泼辣、强硬,特别善于谈判,有时候你会怀疑她的这种能力简直是天生的。”接受记者专访时,陶景洲表示:“拉加德是一个十足的女强人。当时在法律界,大家都惊异于她超强的业务拓展能力。”

   也正是那一年,拉加德获得《华尔街日报》“欧洲商业女强人”称号。2005年,拉加德的才干引起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的注意。德维尔潘延请她入阁,担任法国政府部长级外贸代表,从此告别律师身份而步入政坛。2007年 6月,萨科齐改组内阁,拉加德成为法国首任女财长,一举打破G8 经济体内无女性经济部长的历史。

       拉加德对于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我受人认可的诸多特点之一,就是有能力与人接触并努力达成共识。”而在此过程中,她还能恰当地为法国争取到实际利益。

  曾陪同拉加德参与多次国际会议的同僚,形容她总是能为意见不同的各方,寻找到共同的利益诉求。西方智库查塔姆社主管朱利亚斯说:“她对各种实质性问题了如指掌,政治直觉良好、谈判技巧高超。”

  拉加德的斡旋能力,在G20财长峰会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当时,德国反对创立欧元区的救援机制,中国反对G20 订立全球经济失衡指标,她都在中间起到了很好的协调作用。

  拉加德在各国政策制定者之间穿针引线、游刃有余。拉加德接掌法国财政事务之后,全球金融危机的巨大挑战降临,但她有惊无险地经受住考验。2009年她被《金融时报》推为“欧元区最佳财长”。在金融危机之后,她创建的“欧洲金融稳定工具”,在应对主权债务危机时,及时有效地弥合了各方矛盾,也获得了欧洲同行的普遍认可。

  事实上,拉加德在华盛顿结交的知己,也让她成为欧洲度过金融危机的巨大资本——美国现任财长蒂莫西·盖特纳、前任财长汉克·鲍尔森对于拉加德的援手,从来都不遗余力。

  2008 年,美国时任财政部长鲍尔森会在决定挽救摇摇欲坠的AIG时,拉加德是唯一一个在当天给鲍尔森打过电话的法国政治家。而鲍尔森在当天晚上给拉加德回了电话,为白天无法在电话中详细聊而抱歉。

  而在几个星期前于巴黎举行的晚宴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则说:“作为个人来讲,我强烈支持合格的女性有机会领导世界组织,拉加德当然够资格。”

  “我要像法网的李娜一样,充满自信”

  克里斯蒂娜·拉加德的办公室里,有一幅有趣的漫画。在画里,这位总是衣着优雅的法国财政部长,穿着细高跟鞋和渔网丝袜,手握鞭子要抽打一个银行家。

  现在,拉加德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新总裁之后,这幅画铁定要从新办公室里撤下了。事实上,要有机会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

  尽管各国政要都表示拉加德的就职是一个“最好的结果”,但包括《经济学人》在内的媒体,都曾经专门撰文反对她的继任。《经济学人》杂志强烈反对提名拉加德的原因,是指责她作为欧元区对于债务危机显然并不充分的应对措施的规划者之一,完全是在试图阻挡不可阻挡的趋势。

  而英国《金融时报》的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则反对欧洲人继续掌握IMF,并称拉加德并不适合这一职位。“她的经济学识有限,如果她成为该组织的新总裁,那么她将不得不更多地依赖于身边的智囊。”

  曾在1987年至 2000 年间担任IMF总裁的米歇尔·康德苏认为这种想法是多虑了。“拥有与身边的人相同的博士学位并不重要。相反,你必须了解如何在艰难的时代引领一个国家,你必须能够倾听,在截然不同的观点之间做出裁决。拉加德已经显示出她具有这些特质,不过其他人或许也有这些特质。”

  IMF成员国会不会认为它们需要一位经济学家,或是一个非欧洲人?拉加德显然不希望如此。她反驳道:“这跟我从来没有过,也不会自称有的学历没有关系,而是与我多年来积累的技能和经验有关,我可不只是一个律师。从我对这个工作的了解来看,我认为我能胜任。我可以让人们发现共同利益,同时还能做到十分坚定。”

  现在,尘埃落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面临最严重的挑战,就是解决希腊的危机。虽然目前IMF和欧盟给希腊提出了一些解决方案,但因为涉及到希腊国内的经济政策,希腊政府当局也面临严重的反对派的罢工和抗议。

  拉加德在接受法国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希腊的债权人应该积极参与希腊主权债务偿付延期的讨论,这对希腊获得新的融资非常重要。”

  拉加德坚持认为,希腊违约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在希腊遵守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的各种条件之前,应该先考虑的是希腊不能违约。“在最危急的时候,将考虑让希腊脱离欧元区”,这个强硬的女人如此表示。

  事实上,拉加德在领导法国走出金融危机的困境时,也经历过一系列的罢工抗议。作为萨科齐政府的财政部长,拉加德已经有四年的时间学习如何应对各种冲击。起初,萨科齐对拉加德不遗余力地批评,而拉加德直话直说的风格,也经常让她在政治上陷入被动。

  在被提名为财政部长后不久,拉加德谈论一项财政紧缩方案时,萨科齐的挖苦响彻爱丽舍宫。当她建议法国人应当骑自行车应对高企的油价时,再一次受到了萨科齐相同的对待。拉加德经常祸从口出,一时间赢得了“蠢话夫人”(Madame La Gaffe)的绰号。

  拉加德靠有尊严的沉默,度过了最初的风浪。如今她的形象极为独特,对于法国在国际社会的公信力有不可否认的重要性。萨科齐的冲动和表现欲经常令欧洲的伙伴们火冒三丈,然而拉加德凭借她在法律工作中磨练出的谈判技巧,使得各国在欧洲为债务危机寻求解决方案的关键时刻能够继续讨论。

  这一点在法国与德国的关系中得到了最突出的体现。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努力克服互相厌恶的情绪之时,“拉加德得到了高度的评价,”一位德国官员如是说,“她在国际谈判中促成妥协的能力被认为是一个很强的长处。”

  拉加德将她娴熟的管理技巧和团队精神归功于自己的成长经历,她是家里四个子女中最年长的一个,也是唯一的女孩;以及她选择的体育项目:花样游泳。即便是现在,已经55岁但身材仍然纤瘦的拉加德,在出差时据说还是会拒绝入住不带游泳池的酒店。

  “我无论是与兄弟们在一起时,还是在生活中,从不曾单独处事。”有一次,拉加德这样说。“在花样游泳里,你要做到完美地垂直,但同时还必须与其他人完美地协调。”

  竞选期间,拉加德曾经来到中国,她在次日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将支持中国在IMF获得更高的投票权,另外还会协助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步伐。但她同时重申,首要任务仍然是处理好威胁希腊、葡萄牙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欧元 债务危机。有一句话,体现了她一贯的战斗力,“我要像法网战中的李娜一样,充满信心。”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