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管理 > 组织运营 > 正文

中国民营企业的十大死亡地带

2011-08-10 10:05:47      来源:价值中国   

  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这五千年的文明史充满着灿烂和辉煌,但也制造了太多的迷宫和空白。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纵使有孙悟空的七十二变化、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的本领,也逃不出传统文明的手掌心。中国民营企业的高死亡率,与此传统文化中孕生出来各种怪现象有着密不可分渊源和联系。

     一、死亡地带之一:称王称霸的秦始皇情结

     中国传统的等级文化和宗法体制虽然极大地方便了历代统治者治理国家、管理社会,但也产生了另一个副产品,即人人都想做皇帝。

     以“三纲五常”为核心的等级文化和宗法体制,追求的是人对人的绝对控制,包括行为上的划一、精神上的依附、意志上的服从。在这个体制中越下层的人,越没有自由,越没有自由的人越向往自由。要彻底摆脱这种困境,唯一的办法就是要做皇帝,只有做了皇帝才可能完全超脱、独得自由。

     那么,皇帝又是怎么做的,我们先看看秦朝的历史和中国第一始皇帝是所作所为:

     从公元前770年到前476年,历史上称为春秋时代。在这二百九十多年间,社会风雷激荡,可以说是烽烟四起,战火连天。形成春秋五霸,即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和楚庄王。

     秦国原是居住在秦亭(今甘肃张家川)周围的一个嬴姓部落。秦襄公因护送平王东迁(见周幽王)有功,封为诸侯,赐给歧以西地,正式建国,后定都於雍(今陕西凤翔南)。经文、宁、武、德、宣诸公,秦的疆土不断东移,到穆公继位时,已占有大半个关中。

     秦穆公名任好,嬴姓,秦国历史上一位有作为的君主。他在位期间,内修国政,外图霸业,统一了今甘肃、宁夏等地,开始了秦国的崛起。

     公元前384年,秦献公即位,下令废除人殉的恶习。次年又迁都栋立,决心彻底改革,便下令招贤。商鞅自魏国入秦,秦孝公任他为左庶长,开始变法。

     商鞅变法是以废除井田制、实行土地私有制为重点。废井田、开阡陌,重农抑商、奖励耕织,统一度量衡、励军功,实行二十等爵制,除世卿世禄制,鼓励宗室贵族建立军功等。秦国并由此走上了强大之路。秦始皇统一六国(前221年),是自商鞅变法(公元前359年)后一百四十多年来长期积累和发展的过程。秦始皇顺势而为,实现了统一六国的霸业。

     连年征战导致国力空虚,社会物资极度缺乏,社会矛盾严重激化。六国遗民尤其是六国贵族,对秦朝充满了仇恨,时时都在策划反叛行动,推翻秦朝的统治,时有“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之说。同时刚刚建立起来的秦朝还要面对来自匈奴的侵扰,秦始皇派蒙恬和公子扶苏北修长城,防止北方匈奴的入侵。还有扩建都城,建筑阿房宫、秦始皇陵等等,也是为了提高新帝国的威严。百姓不堪重负,当时北筑长城四十余万,南戍五岭五十万,骊山阿旁各七十余万,兵用不足发谪。全国一千多万人口,有三百万精壮劳力在服役。

     而陶醉在胜利喜悦中秦始皇也开始走向孤家寡人,仿建六国宫殿、五次巡游全国、秦皇岛刻石、封泰山、禅梁父、出周鼎、伐湘山。

     直接导致秦朝灭亡的原因有:

     1、废分封——孤家寡人独享天下,所有功臣名亲贵将无一得以封赏,怨声载道以至于后来楚霸王攻打咸阳城时,几乎没有任何抵抗;

  2、不立皇后不立太子,以至于后来突然病死在巡游途中,发生二世夺位的“沙丘之变”;

     3、独断专行,“天下之事无小大皆决于上,上至以衡石量书,日夜有程,中程不得休息”;

     4、骄奢淫逸、飞扬跋扈,痴迷神仙方士但求长生不老之药,并因此引发焚书坑儒。

     5、迷信暴力,视民为草芥,发谪戍——使百年基业付之东流。

     这就是历史中真实的秦始皇,他命好,百年基业梦想在他手上实现;他的命也不好,自己的命在无所不用其极中早早就送给了自己的江山。

     秦始皇虽然已经死了二千多年,但是秦始皇开创的称王称霸之遗风却一直留在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的心中,商而优则王、商而优则霸,成了中国民营企业家挥之不去的情结,并也使一个又一个企业在重蹈着秦始皇的覆灭之辙。对内独断专行、飞扬跋扈,对外无视天理国法,公然与社会、政府为敌,最后在众叛亲离、人鬼共愤中天地不容。

     “商而优则王、商而优则霸”从传统的文化中演绎出来的怪胎,几十年来这个怪胎不知道断送了多少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这也是中国民营企业高死亡地带之一,也是最值得中国的民营企业家反思的问题。

     死亡地带之二:穷凶极恶的孙悟空情结

     孙悟空是中国古代神话小说《西游记》中的人物,《西游记》之所以深受普通百姓的欢迎与孙悟空的这个人物有很大的关系。也反映人们在传统文化和宗法体制下思想、行为和意志被高度的禁锢中对自由和反抗精神的向往。

     孙悟空石破惊天,水帘洞称王、龙宫借宝、阎罗殿改生死以及大闹天宫的故事是家喻户晓;孙悟空在第一次天庭招安后封得弼马温,因自感受骗反下天庭,回到花果山中,自封齐天大圣,后天庭被迫承认该封号,也是普通百姓津津乐道之事。

     但是,后来孙悟空因二闹天宫,被如来佛祖压于五指山下,五百年后唐僧西天取经,救下孙悟空。历经八十一难,终于大功告成,取得真经。对后来的故事人们似乎兴趣不大,尤其是唐僧师徒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取得真经的过程,似乎就有些被冷落了,因为谁也不想一辈子有那么多难。

     对孙悟空无视一切强权,自立为王、为圣,可以正面地理解,却也有负面的效应,也是人们内心深处“唯我独尊”心理的作祟的结果。当一个人处于弱势的时候,更希望用暴力来证明自己,用打倒一切实现自己。

     自从有了网络后,在网络的世界里不知道出现了多少个孙大圣,在这儿没有道德、没有法律、没有人对人起码的尊重,一切都变得恣意妄为和为所欲为。很多人在网络世界里实现了自己打倒一切、消灭一切孙悟空情结。

     现实生活中也是如此,一个人一旦有了一些力量和成就马上就会变得和孙悟空一样,目空一切,无视一切,人人都得为我活,人人都得向我看,什么天理国法人情统统靠边站。

     企业家群体中这种现象也很明显,马上变得不可理喻,为了我的钱、为了我的事业,天下人都得为我让路。

  因此,许多民营企业的老板就在刚刚站起来后,就被自己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打倒下。

     造反有理、革命无罪孙悟空情结是秦始皇情结的另一个版本,只是因选择者所处的时代地位不同取向不同而已。

     死亡地带之三:永不消逝的小农情结

     顽强的小农意识是中国传统社会鲜明的特点,其最鲜明的特点是小富即安、小富即满上,但因小农经济生产方式带来的影响更多的是反映在投资创业初期的企业高死亡率上和用人制度上。

     据统计我国有40%的企业在创业阶段就宣告破产,为什么?因为把经商谋业看得跟农民种地一样,三分地撒下一把种子就可以坐等收成了。没有市场意识、没有投资意识、没有经营意识、没有风险意识,投了资就想赚、开了店就要发,公司开了三两个月不赚钱就好像天塌下来一样,立即关门打烊。究其原因是,在投资前只算开店办厂的成本,不算经营和促销的成本,因为前期准备不足,光凭着生意的激情,头脑发热呈一时之勇。

     传统的小农经济是一家一户为单位的,即使种田之外也织也编,也都是一家人不分老幼、不分日夜。民营企业死亡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对自家人的过度依赖上,企业中总是只认自家人,只要是自家人不论能力高低,品德优劣一律重用。最后把企业变成一家人窝里斗的场所,斗来斗去,公是公的事,婆是婆的理,清官难断家务事。事企业当作家,最后的结果一定是没有原则、没有章法、没有是非对错,这样的企业可能长且久远吗?

     现在企业家族化现象很普遍,国际上也是如此,但是人家的家族化有成熟的市场背景、商业文化为基础,而且即使是父子,也有清晰的你我关系和利益关系。不比我们,市场环境相对不成熟,家族中人与人关系如胶似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所以,中国人是搞家族企业,必然有许多难以克服的障碍,严重影响企业的发展甚至关系企业的生死存亡。

     死亡地带之四:海市蜃楼的童话或神话情结

     每个人是从童话或神话故事中走向人生和社会的。与个人的经历一样,当人类处于童年时期,对大自然、人类社会及个人充满着好奇与无奈,在此人就会借助想象的翅膀演绎出许许多多美丽动人的童话故事和神话故事来,人类在现实生活中不能实现的梦想借助神的力量就能在神话或童话虚拟的世界里顺利的实现。

     首先在创业之前每个人对自己的未来都充满着美好的憧憬,类似于天上下凡仙女结缘、白胡子老爷爷点石成金,白马王子、美丽的公主与平民结亲、丑小鸭变白天鹅,总的来说是希望财富和幸福会从天而降。所以往往生活中一个虚幻或虚假的信息就触动人的童话或神话情结,进而在神话或童话故事的指引下,开始自己的创业路。当然残酷的现实正如诗云:人生不如意十之七八,前三次的成功率一定很低,但也正是这三次才教会人如何面对现实,如何创业,然后再败再战,在不断的坚持中寻找到自己的创业路,只在坚持下去的人才可能在事业上有所作为。

     其次在改革开放初期因经济飞速发展带来的机会,早期经商、开店、办公司人都获得了机会赚到了钱,起码当时都赚到了钱。很多人以为经商办企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殊不知如今的市场与当年早已不可同日而话,市场在充分竞争后对投资者个人的要求以及资本、技术及规模都有相当的要求,几乎每个行业都会有一个潜在的最低进入门槛,低于这个门槛成活的概率就会很低,所以风险特别大。

  再者,企业在一行、一业、一地取得了成功后,以为可以无限制地复制创业的模式,一知道每一行、每一业、每一地都有自己特点和要求,从新开始等于重新开始,一切从零开始。

     最可怕的是企业家在功成名就后,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的时候就会通过童话或神话般的远景,编出一堆的故事了。如托普的“软件园”蓝图以及招聘5000名软件工程师的巨大手笔;三九集团赵新先的实施全面扩张战略(在全国各地并购140家企业)以及专业化的“三化战略”(中药现代化、中医专业化、健康服务化)、“麦当劳计划”(5年内开办1000家连锁诊所)、“沃尔玛”战略(编织国内最大的连锁药店网络)等,都让企业很快就步入万劫不复之地。类似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什么五百强、五百年的概念都充满着童话色彩。

     事实上,当企业天天讲类似于童话或神话故事的时候,也是企业失去战略方向的时候,企业的能力也走到了尽头,已经不知道下一步路该怎么走了,所以只要动结果就一定是死。

     死亡地带之五:痴迷无所不能的暴力

     中国传统社会追求的是人对人的绝对控制,要求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做到在行为上的划一、精神上的依附、意志上的服从。事实上这不符合人性的,也是极不人道的,也是一个普通人永远做不到,也不可能做到的事。传统社会为了达到平衡,就只能不断重复地使用暴力,像割韭菜一样,割了旧的又长出新的,从精神和肉体上消灭胆敢不服从者。这也就不难中国古代为什么有像凌迟、车裂、具五刑、灭三族甚至灭九族等酷刑了。

     在民营企业中,企业家本能地追求这种无所不在的控制,并指望通过这种万能的控制来达到管理企业的目的。企业的管理者高高在上,通过一切手段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个部下,动动辄训斥、罚款、扣工资、降级开除、辞退等,搞得部下和员工天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这样的结果一定是远君子亲小人,真正有能力的人、有品德的人、有情操的人是不会接受这样非人的待遇的,能留下的就是一些无德、无能、无品的奸佞小人。自古就是如此,当皇帝不相信天下人的时候,一定是太监宦官干政最厉害的时候,以至于天下大乱,战火四起,最后葬送了江山。

     企业管理也是如此,如果一个企业特别喜好暴力,那么这个企业好人就不会长留,最后留下的大都是一批无德无能无力之小人,远离了企业发展的根本。

     死亡地带之六:近乎宗教的利益至上和歇斯底里的金钱万能

     在与世界上其它国家和地区的人相比较,中国人最明显的特点就是把钱放在第一位,而且视钱如命,之所以会如此,有以下成因:

     1、传统文化经过数几年的交替沉浮,最终形成了儒释道三家,并以儒为主,释、道为辅的格局。但是,仔细对传统文化进行剖析后发现,儒家文化处理的是人与人之间关系;道家是处理的人与自然的关系;而佛教则处理的是自己和自己的关系,通过悟透世界、认识自我。三种文化相比,儒家文化的境界层次最低,道家居中,佛教最高。而事实上则儒家文化地位最高,在传统文化中处于君的位置,而道家和佛教仅处于臣的地位。

  中国传统文化的形而下上之,形而上下之特点说明传统文化具有极大的实用性和功利性。如此就不难理解,中国人为什么总把利益放在第一,把权力、功名、利益当作潜在的第一追求。

     表现在家庭关系的处理上,中国人无论是对长之孝还是对子之亲,都满足于对物质上给予和满足,而非精神层面的关心和照顾。过年过节,总是买一大堆东西给父母就是在尽孝道,至于平时连个电话都没有;对孩子也是总是最大限度地满足她们的物质需求,对成绩、对成就要求很高,而对她们的精神追求和心理状态却很少过问。

     在企业经营管理上也是,重产品、重技术、重关系、重客户而轻管理、轻制度、轻流程、轻文化、轻品牌、轻员工等,反正一切与眼前利益无关的都不管重要。中国民营企业缺乏价值的追求和高尚的情操,把企业和企业的一切都当成了赚钱的工具,如此一旦真的赚到钱后,立即就会迷失方向。有道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钱上得到的一定在钱上失去。如此近乎宗教式的利益至上,中国民营企业必然由短视走向短命。

     2、“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是对中国传统社会的大部分人的生活写照,这种状况数丢掉的沿续,导致中国人对金钱有一种近似于迷信的饥渴,迷信有钱就有一切,有钱能使鬼推磨,甚至磨推鬼。利益至上、金钱万能几乎也成了我们这个社会的潜规则,一切不能解决的问题似乎都可以用钱来解决。

     众所周知,在中国有两大文化沙漠,一是香港二是深圳,这都是利益至上、金钱万能造成的,生活在这样有钱就有一切的环境里,人们都要忍受巨大的精神折磨和心灵煎熬。

     在人的需求层次中,金钱的需求是第一层次的,在其以上的追求中大都与金钱无关或没有太大的关系。在企业中如果普通员工把追求利益和金钱放在第一位倒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企业的经营管理者如果把钱看得太高、太重甚至是唯一的追求,那么就非常危险了,说白了企业整个就不是人呆的地方。人们为了钱肯定会来,但一旦有了钱后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离开。

     这是问题的一个层面,另一个层次的问题是,企业如果一切以利益至上为指导思想,则制度和原则都可以放到一边,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改变,如此企业管理就会失去章法,人人都把个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企业的利益谁来照顾?

     再者更为严重的,金钱会让人疯狂,钱越多则疯狂得越厉害,导致人性格和心态的变态和扭曲,变得贪得无厌、利欲熏心和不择手段。因为有钱就把自己当成了皇帝,目空一切、飞扬跋扈,对外无视一切,不择手段手段地聚财敛财,官商勾结和邪恶势力;对内则进行无视他人的生存和发展权,进行疯狂地压榨;对一切可能对侵害或威胁到自己利益的行为和人,都毫不留情予以打击、排挤甚至置于死地,最后的结果一定是置自己于死地。

     诚然,金钱确实非常有用,而且是力量的代表,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但金钱一定不是万能的。对普通人来说,金钱不过是实现自己追求和抱负,过上好日子的手段,但也仅仅是一个基础性的手段,而非全部;对企业家来说,金钱和财富是实现个人价值和事业抱负的手段。如果一个人因为钱而变得病态、疯狂、失去理性,这个钱宁可不要。

     总的来说,金钱是手段不是目的,钱能成人成人事成业,但也能毁人、毁事毁业,一切皆在分寸和法度中。

  死亡地带之七:深藏杀机的父子兵和亲兄弟

     这是原始社会以血亲社会和长期小农意识的产儿,也是中国传统社会内忧外患的一个主要病灶。但是在权力和利益面前这种关系会变得非常脆弱,甚至无端生出很多的祸凶事。

     中国自古就有“亲兄弟、明算帐”,“财亲人不亲”之说,父子也好兄弟也罢,一起打江山可以,但一起坐江山则不成。历史上皇室宫廷这样的充满血腥的父杀子、子弑父、兄弟相互仇杀悲惨故事总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中国古代法家集大成的代表人物韩非子说过“凡人臣之所道成奸者有八术:一曰同床,二曰在旁,三曰父兄,四曰养殃,五曰民萌,六曰流行,七曰威强,八曰四方。”其中同床、在旁、父兄都是皇帝身边关系最亲近的人,也是最需要提防的人。同床则是指皇后、妃子等和皇帝同床共眠之人;在旁则是指在皇帝经常在周围、关系亲近的人,包括旁系血亲;父兄则是指嫡系血亲。对这些人,皇帝要像防奸贼一样提防他们。

     这也是在提示人们,来自家族或家庭内部凶险往往是深不可测,防不胜防。中国的民营企业很多非常迷信“父子兵、亲兄弟”式的组合。这些人在企业创业之初,确实是功不可没,但一旦企业成了规模,发展步入稳定阶段,各种麻烦和事端就会像春天的野草一样狂生猛长。为争权夺利各自拉帮结派,尽显勾心斗角,争风吃醋之能事,为一点小事斗得你死我活,活脱脱是一个宫廷剧的翻版。

     对此,笔者是这样总结的:妻子看家,自绝于天下;儿子看家,败家又败业;兄弟参事,引狼入室;丈夫参事,情色多变。

     1、妻子当家,如果丈夫的事业非常成功,妻子则是天下最没有安全感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妻子身份永久性,必须消灭一切来自内外的威胁,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控制财务,让企业所有的钱财都在她的直接掌控之中,最好所有的经营管理活动全部停止。于是她就会企业经营管理最大的破坏者。

     2、儿子当家,儿子是父亲事业当然的接班人,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太子。于是特殊的地位会让显得无所顾忌,为所欲为。拿父亲的钱当自己的钱,当父亲的基业当自己的基业都是顺理成章,理所当然的事。

     但是,这样的人大都是没有经过九死一生的创业艰辛,如果再没有经过很好培养和训练,则也会自然而然地成为一个败家子,身边也总会聚集一批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帮助他快速败业的人。

     3、兄弟参事,兄弟是人类最有情感的一个词,对人以兄弟相称也是一种极高的待遇。但是,殊不知小人的本意就是指嫡长子以外的人,指那些没有获得皇位或家业继承权的人。这些人在权力和利益面前原本就是小人的胚胎,如果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活动,则为了自己本能的利益追求会利用自己特殊的地位,暗中铺垫、暗中勾结形成一个通向自己口袋利益暗道,把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钱财变成自己的财富,为自立门户、自立山头作准备。故而为了利益必定会引狼入室,一旦事发也必然会放火烧山、嫁祸于人。

     4、丈夫参事,如果妻子在事业上功成名就,而且让丈夫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这也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因为大丈夫委身于妻子的事业中,本身就是一件极不光彩的事,在外人面前只能对妻子躬身相让,对中国男人来说是一种侮辱。

在这种处境中的男本能有一种报复心理,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在女人身上做文章,通过对妻子的不忠来报复妻子,搞得情事不断,乱伦乱业。

     5、至于父亲参与子女的企业管理,更是大忌。因为如此一个“太上皇”的到来会让企业上下所有的人都无所适从、不知所措,更有甚者会闹出很多冷人啼笑皆非的事来。像赵本山的父亲大白天在其公司到处关灯,还边关还要边骂人败家,否则就跑到公司大门口见不熟悉的车就拦住,坚决不让别人把他儿子的东西“偷”走。

     所以,作为民营企业家,在自己经营自己事业的过程中,一定要妥善处理家庭和亲族之间的关系,宁可帮助他们去独立创业,或者资助他们去发展自己的追求。不一定非要把她们都拉进自己的企业,把企业搞得跟宫廷似的,乱到不可收拾。对自己的下一代,则一定要经过专业和专门的培训,并在自己的创业经历后再把公司交付给他们,否则把企业直接交给他们,只会是既害了他们又害了自己。

     死亡地带之八:唯我独尊的武大郎开店

     武大郎开店也是中国民营企业最典型的病灶,这几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毕竟是谁的企业谁说了算是天经地义的事,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事。

     首先武大郎开店也是从传统文化一脉相承过来的,其内地的追求是为了对企业利益和权力的垄断,所以本能地抗拒能力的人、品行比企业主高的人加入,否则就会影响到老板对企业的控制。

     其次武大郎开店也是为了维护企业主自身至高无上地位的一种手段,在企业一亩三分地上面,只能是我最大、最高、最强,只能由我一个人说了算。

     再者,武大郎开店也是企业主证明自己的一种手段,什么大学生、硕士生、博士,这种能人那种专才,到了我这儿统统要听我的指挥,这是多么风光的一件事。

     最后,这也是一种竞争手段,把一流的能人、专才全关进自己的笼子里,是对竞争对手最有力的打击。

     当然,这些都是企业主一厢情愿的事,对人才的不尊重和不重用是对人才最大的消耗和玷污,没有人会长期生存在武大郎手下的,最后一定会逼得人才自主创业,或者跑到竞争对手那儿去,大削弱自己的竞争力。

     当然,企业在发展初期,确实也只能武大郎开店,真正的人才不愿意来,但是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还在武大郎开店就会对自己的企业形成威胁和伤害,并最终葬送自己的事业。

     死亡地带之九:无坚不摧的恶搞和内耗

     对中国人来说,“中国式恶搞”不仅由来已久、而且根深蒂固。专制社会下,每个人的情志都得不到正常舒张,自然会另谋他路来释放自己,恶搞则是最激动人心和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在美味佳肴上拉上一泡屎,让人垂涎三尺之时恶心呕吐,是多么快意的一件事。

     对于“中国式恶搞”,有政府机关工作经历的人来说感受一定非常深刻,“恶搞”活动在官僚衙门中表现得最为突出,一群人为了争夺某一个官位,尽显争名夺利、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不择手段恶搞之能事。

     当然恶搞总有恶搞的由头,细数说来无非如此:

     第一是为了得,为了得到某个位置、利益、荣誉,刻意抬高自己、贬低他人;当自己得到成为不可能时,老子得不到,你也休想得逞,施尽恶搞伎俩让煮熟的鸭子也飞走。

  第二是为了防止失,每个人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把胆敢侵犯其既得利益者搞恶、搞臭、搞死;当失去既成事实后,来而不往非礼也,总能想出办法来对方以十还一,及至身败名裂甚至身首各异。

     当然,还有一种人,心理扭曲、人生性阴险,唯恐天下不乱,处处以恶搞为能事,天下不乱则心有不安。

     恶搞是中国社会的一大毒瘤,造成社会大量的资源和财力内耗,也是中国民营企业管理中的一大毒瘤,它像恶魔一样附着在企业的肌体中。当企业主觉得自己的地位和利益神圣不可侵犯时,恶搞之风自然就会兴起,尤其是企业利益的集散地,在利益魔棍的指挥下,自然有人为了自己特殊的权力、利益追求,恶搞几下不可。

     “中国式恶搞”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法制、制度、规则、流程不健全、不公开、不透明、不公平、不公正造成的,功名利初分配不公等以及独裁、专制式背景下的暗箱操作引发的,说到底还是根深蒂固的特权思想借尸还魂出来作怪。

     公开、公正、透明,凡事皆有制、有法、有度,恶搞也就没有了生存空间,当然关键是企业的经营者、管理者心术要正,心术不正,恶搞难除。

     终极死亡地带:走不进现代管理

     以上十大症结导致最后的结果就是中国民营企业走不进现代管理、走不进现代文明。

     以契约自由为原则,以制度和流程为核心的现代企业制度,在中国怎么也不能有效地发挥作用,出现普遍的水土不服,为什么?

     问题不仅仅出在管理技术和管理思想上,而出在这些技术和思想背后的内在价值追求和逻辑顺序上,并直接导致心理路径和行为路径的全然不同甚至完全相反。

     中国人潜在的价值追求是对人的行为的控制、精神上的依附、意志上的服从。西方文崇尚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平等和对等,只控制需要控制的行为,而非人的全部行为,管理制度是建立在对人们与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相关的某些特定行为进行管理,并加以规范和统一上,而非对一个人全部的行为进行控制和管理,更不强求精神上依附和意志上服从。

     面对以契约自由为基础的现代文明和现代管理,中国人始终坚持,只有合情合理才是最大的合法;而西方人则坚持,合法才是最大的合情合理。

     我们坚持了几千年的合情合理才是最大的合法,其思想依据就是天人合一。“天人合一”思想原本没有错,错就错在“天人合一”在亲亲、尊尊的宗法体制中,变成了谁地位高、谁就有理,谁权力大、谁就有理,一切依礼而定;而一旦礼崩乐坏以后,就会变成我认为我需要所以我说的就合情合理。合情合理就成为以大欺小、以强欺弱的借口,也是一切对立、对抗和破坏的依据。

     如果我们不能从只讲道理、不讲法、不讲原则、不讲制度思维怪圈中走出来,就永远无法与现代文明对接,企业做大做强也是句空话,国际化更是虚无缥缈的一种幻想。既然我们走不进国际化,那么只有国际化走进我们。麦当劳来了、肯德基来了,人家能把吃的汉堡和炸鸡翅做成标准的作业流程,早已把驾驶飞机、发射火箭导了弹、航天飞机的程序控制技术用到了企业管理实践中,而我们如果总在跟着二千多年以前的感觉往前走,这如何能走得进现代文明和现代管理。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