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国际风向 > 正文

美债“绑架”中国外储 多元化考量

2011-08-13 10:07:24      来源:经济观察报   


        欧阳晓红

        美国白宫“除了美国国债,中国外汇储备没有更好投资选择”的暗示似乎又一次应验。

  8月5日,标普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至AA+之后,8日,美国国债收益率降至历史低点,价格飙涨。

  一位证券公司债券业务部总经理于阳估算,美国国债收益率每波动一个基点,中国外汇储备持有的1.16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之组合价值就波动4%,如果收益率下行100个基点,账面上将浮盈400多亿美元。

  不过,11日,美国国债市场又大幅下跌,因30年期新国债需求疲弱,其收益率从历史低点附近急剧上升。

  在美国债券价格涨跌之中,几乎被美债“绑架”的3.2万亿美元中国巨额外储又有多少“腾挪”空间呢?

  外储投资损益

  很少有人知道答案,管理外汇储备运营的国家外汇管理局从未公开过那张损益表。业界猜测或预判美债事件或令中国外汇储备的情况不妙。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理事和副所长向松祚说,没有人想到面临巨大压力的标普调降美国信用评级。之后的一周,美国国债收益率的表现,将牵制全球投资客的敏感神经,未来最大的不确定性还包括美元会不会短期内突然崩溃?

  事件之初,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保守估算,中国购买的美债预计遭受的投资损失可能高达20%至30%,如果将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1.16万亿美元以最低下跌20%计算,将会损失约2304亿美元。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降级事件后,美债不仅未跌,反而逆势大涨。

  标普评级事件之后的两个交易日,美国国债连续收高。如8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2.33%,为2009年1月以来最低价格,9日,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曾下探至2008年12月的纪录低位2.04%,2年、3年和5年期国债收益率均创下新低。

  “尽管无从获知中国外储所持美债的具体结构,但可以看中国所持1.16万亿美元美债的平均剩余期限。”上述那位债券业务经理于阳说。他认为,理论上,整个美债未到期平均期限不超过5年,即剩余久期为4,意味着美国国债收益率每波动一个基点(百分点),组合价值波动4%,如果收益率下行100个基点,即1%的话,将获益400多亿美元。

  如此,在美债危机事件期间,中国所持美债的账面价值便有所提升;因前段时间,美债收益率曾从2.5%降至2.0%,下降了50个基点,依此类推账面浮盈200亿美元。“不过,这都是账面上的测算,无实际意义,除非在此价格时点上出售美债,方能实现上述收益。”于阳表示,另一方法是美债的持有到期算法,关键因素是美债平均收益率水平。依据每年中国外储的增加量,假设买美债是按比例逐年购买的,因此可按平均利率水平测算,得到不超过4%的平均收益率。“这个水平很低,还不及人民币每年约5%的升值幅度。”他说。

  而据国际金融专家赵庆明预测,中国外储的投资收益率在3%~5%之间,其投资收益率甚忧。

  风险隐忧

  与此同时,“综合考虑汇率损失,央行持有外汇资产的损失极为惊人。”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财政金融室主任张岸元指出。

  张岸元的逻辑是,将每年外汇储备增量以当年人民币兑美元平均汇率测算换汇成本,再以升值后不同的汇率水平测算汇率成本。到2010年年末,2003年以来每年增加的外汇储备已经发生的汇率损失达2711亿美元。若未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到6,2003年以来增加储备的汇率损失将攀升到5786亿美元。

  不过,外管局表示人民币升值不会直接导致外汇储备损失。外汇储备是外汇资产,以美元作为记账货币。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变动,导致了外汇储备折算成人民币的账面价值变动,并不是实际损益,也不直接影响外汇储备的对外实际购买力。

  “只有在将外储调回并兑换回人民币的情况下,才会发生汇兑方面的实际变化。目前我国外储没有大规模调回的需要。”外管局相关负责人称。

  至于美国债务评级事件,外管局对“在美元贬值乃至未来美国通胀上升的情况下,持有如此大额的美国国债是否面临越来越大的风险”亦颇为担忧,但对于“未来是否减持美国国债?”却未给出正面答复。

  外管局方面说,外汇储备持有美国国债是市场投资行为,根据市场状况动态调整,增持或减持都是正常的投资操作。希望美国政府切实采取负责任的政策措施增强国际金融市场 的信心,尊重和维护投资者利益。

  事实上,美国国债未必总是投资者的“安全港”。像8月11日的美国国债市场因30年期新国债需求疲弱而出现大幅下跌,其收益率从历史低点附近急剧上升。

  于阳说,美债收益率上行、价格下跌之际,恰是投资进场之时。美国证券行业和金融市场协会测算,评级下调可能令美债收益率长期内上升0.7%,对美国而言将增加约1000亿美元的公共债务融资成本。不断持有美国国债的中国外储反而可以“低吸”,而当美债价格走高时,便可以“高抛”。

  然而,所谓获益都只是账面浮盈,中国大幅减持美债的可能性很小。一位外管局官员说,除美国国债市场,几乎没哪个市场有足够容量让外储来配置资产。美债是美国国内和国际机构投资者的重要投资品种。

  作为债主的中、日等国,维持其债权最安全的办法可能是不断增持美国国债。这意味着防止美国国债崩盘成了全球投资者的任务。

  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前司长、前中国驻IMF执行董事张之骧说,关键是美国用新债还旧债;结构性债务危机短期内无从消除。若经济运行全靠印钞票维系,届时将没人用美钞了。

  现在的问题是,不只是美国白宫暗示“美国国债是中国外汇储备更好的投资选择”,中国官方也坦言,美债是无奈之下的投资选择。这等于在说,美国的“借钱游戏”还要玩下去。换言之,中国外储投资美债的未来长期风险敞口有多大,无人知晓。

  于是,中国外储资产如何多元化配置,摆脱美债“绑架”已刻不容缓。

  外管局直言,多元化一直是外储的主要经营原则之一,但应防止三个误区,如投资品的表面多元化。看似不同的投资品,可能有非常接近的风险因素,将资金分配到这类投资品不能达到分散风险的效果;其次是投资行业和地区的表面多元化。若不考虑不同行业的关联性、地区间一体化程度,投资于不同行业和地区未必能达到预期的多元化目标。“最后是以市场和舆论的短期表现为参照,决定多元化的实施时机。有效的多元化是战略性质的资产摆布,需要前瞻性地规划和实施。”外管局称。

  于阳说,多元化分散投资只是外储投资组合的要求之一。最终诉求是,选择合适的风险收益率找到合理的资产去配置。可能在目前某些阶段就是美债。“如果去年初减持美债,其时美债的收益率超过3%,现在降至2.3%,反而账面获益400亿美元。”

  国内资深汇率专家、中央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教授吴念鲁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中国持有美债过多,即外汇储备存量和增量的问题。存量上,下决心增加进口,即进口的速度比出口快;减少顺差;增量方面不妨暂时调整投资策略,比如适当增持其他债券,如日元或者欧元债券。“惟有进行汇率、利率等市场化改革,靠内部结构的调整,才能渡过难关。”吴念鲁说。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