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管理 > 创业故事 > 正文

马云直面三个真问题

2011-08-26 11:18:44      来源:《绿公司》杂志   

  离“从阿里巴巴看价值观冲突”的论坛开场还有10分钟,后面的与会者已经找不到站立的位置了。2011年4月22日,尽管离阿里巴巴爆出的高管离职事件已经过去近2个月了,可是在与会者心中似乎“马云”、“阿里巴巴”和这个事件本身带来疑惑仍然是最牵动人心的。

  公众对阿里巴巴的高管辞职事件仍旧存在很多疑惑,尤其是在媒体引导下,似乎在阿里巴巴裁人的背后存在着什么阴谋,人们也在热烈地争论着以“违背价值观”的名义裁掉核心领导是否会影响企业的发展。还有人可能会问,价值观对企业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年会现场马云、卫哲和曾鸣的联袂出席,就已经展示了他们坦然面对问题、不回避矛盾的姿态。而现场马云的“高调”和坦诚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也正因为这份坦诚,使得与会者相信他们找到了那些曾经给他们带来巨大疑惑的问题的答案。

  高管离职背后是否有阴谋?

  这个问题是由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米其林教席教授李秀娟提出的,她在商学院组织案例讨论的时候就曾引发了EMBA班六十几位同学的激烈讨论,在讨论中,不时有人提出什么“阴谋论、借机杀人论、危机公关论、弃车保帅论”等各种观点,李教授的疑惑是“离职事件背后真的那么复杂?阿里巴巴真的是因为价值观 问题裁人吗?”

  马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简单干脆:心是痛的,但为了坚守公司的价值观,必须有人站出来为这个事情负责,事情就这么简单。“卫哲的离开就是我的责任,我比谁都痛,我比谁都忙了很多,责任是要付出代价的。因为我们整个社会的感觉是充满着价值观丧失,商业道德沦丧??如果阿里巴巴都不坚持价值观,不这 么去喊价值观,社会就会偏得更远。”

  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创始人、常务副理事长刘东华则为我们讲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真实故事,价值观裁人在阿里巴巴是有历史的。

  阿里巴巴2002年的时候不挣钱,那一年有两个业务员卖的销售收入占全公司的70%,但是违反了公司的规定—— “不要给对方回扣”,不是自己拿回扣,而是给对方回扣,杀不杀?这就是利益和价值观的冲突,小公司的生存还是个问题,现在两个人挣了全公司一半以上的收入,违反了一个大家都在违反的东西:给客户回扣。当时大家都在这样做,但阿里巴巴觉得这样做不对,杀不杀?毫不客气地杀了。

  论坛现场,马云的坦诚表白其实是这个问题的最好答案,也让其他各种猜测不攻自破。他说他送给卫哲的最大礼物就是一个“伤疤”。“等到他70岁的

  时候会感谢这个伤疤,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伤疤,这是我送的最大的礼。我相信,20年以后,他有一天告诉别人,我因为这样的事情,也被迫离开过公司,我相信所 有的年轻人都会肃然起敬,这块伤疤比任何一个标牌都值钱。”

  李秀娟教授最后总结说,当我们都觉得所处的时代是一个信念失落的时代,是价值观失落时代的时候,有这么一家企业站出来自报家丑,并把自己的家丑

  作为一个商业案例来坦诚地与大家分享,这种姿态背后就包含着一种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因为这个环境太浑浊,让我们有些迷失,所以“单纯是一种力量,单纯的相 信是一种力量”。

  三位核心领导离开是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这个问题由诺亚财务管理中心总裁汪静波提出的。她解释道:“因为管理层或者说企业家也是很稀缺的资源,如果阿里这三个主要的人离开了,是否会让未来的目标实现变得更困难?因为你还要找这样的人符合你的价值观。”

  马云正面回应说:“这个是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我不知道,但这是最正确的方案,我没有办法追求完美,天下没有最完美的解决方案。发现这个事情就是春节前两个礼拜,发现这个事情后,人就开始难过,这件事情一旦确定是真的,真有99名员工涉及到这个事情的话,解决的方案只有一条,一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而最大的代价一定是CEO。否则我们今天所说的价值观就是针对员工,就是贴在墙上。”

  “我其实很感谢这三位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们完全可以说‘凭什么’,但他们说这是公司价值遵守的东西,既然有问题,谁都应该承担责任??企业家资源是少,但这些都是可以培养的”。

  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总裁参谋长曾鸣补充说:“首先是阿里巴巴犯了一个错误,而且是很大的错误,而且我们为这个错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们都明

  白,其实这三个人的离开对团队的压力,对整个公司都是很沉重的压力。卫哲在公司其实做了很多贡献,五年下来,是非常好的一个积累。当时对我们团队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很痛苦的决定。但决定一经做出了,我们就必须承担。”

  对于阿里巴巴和马云来说,价值观是“高压线”,并且他们要通过这个事情让更多的阿里人认识到,做企业的底线是什么,阿里巴巴需要的底线是什么,触碰这个底线的代价是什么,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让更多的阿里人坚守正确的价值观,也才能够正确地引领成千上万的阿里客户和商户创建一个有底线的网络新文明。 因此,虽然不完美,但却必须这么做。

  坚守价值观我们能得到什么?

  此问题在现场由建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胡葆森提出并阐发,他解释道:“四十年前我是小学生的时候,老师就说让我们‘说到做到,表里如 一’,这就是一个最基本的标准。”胡总继续说,“我想阿里巴巴之所以敢壮士断臂,就是他觉得要做成全世界最受尊敬的企业,能够代表中国企业在世界上跟世界叫板的企业。自己的这种定位,就派生了整个团队的忧患意识,没有这样的定位完全可以不这样做??企业的定位源于什么呢?就是源于你的价值观,马云和合伙人

  创办阿里巴巴最初的愿景,就是要把阿里巴巴办成最受国人尊敬的,进而又最受全世界人尊敬的企业,才派生了一个定位,这个定位使这个团队有了核心价值,有了忧患意识。有了这个忧患意识才开始学习,才有了创新能力,进而培养核心价值、竞争能力。”

  从价值观的坚守中,我们能够得到什么?我们首先得到的就是企业“基业长青”的根基。正如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仑所说:“企业价值观就像立了牌坊,20年不够,40年也不够,争取自然而然不用守它也在那里,这就是未来阿里巴巴的一个出路。”

  但是,在价值观坚守中,是会发生冲突和矛盾的。就像刘东华所说的:“企业相信的东西和眼前利益的冲突,所有的企业一开始都想做受人尊敬的企业,但一出发,一点点诱惑,一点点压力,就可能让许多企业放弃。”天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王若雄也指出:“真的在捍卫企业文化、捍卫价值观的时候,确 实遇到了很多弱点、很多问题。”

  正因为此,马云在论坛最后警告说:“假如你今天是兄弟共同创业,假如你有一批高管,假如有一批有功之臣碰到价值观的时候,你说他可以杀,也可以不离开,我相信你这公司只会越来越小??只要你坚守,大家从第一天坚守这个信仰,才会有未来。”

  由此可见,阿里巴巴的案例确是会引起整个社会的警醒。阿里巴巴所走过的路,不仅给阿里巴巴未来坚持价值观树立了“牌坊”,也让所有的企业思考为

  什么坚持价值观,“如何坚持说”和“做到底”是怎样的事情。这对于充满着价值观丧失、商业道德沦丧的社会来说非常重要。“我们如果不说,所有的社会都在想 的是怎么快速赚钱,所有人想到的是怎么扩大自己的利益。如果不坚持,不这么去喊,社会就会偏得更远。”

  因此,坦诚地沟通价值观底线问题,对于阿里巴巴来说的确是一种社会责任!

  【观点集锦 】

  中国“和平崛起”面临五大矛盾,包括资源能源的挑战、生态环境的挑战、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的挑战、国际压力的挑战、严重自然灾害的挑战。应对这五大挑战,只能坚定不移地通过改革开放、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而且必须是也只能是绿色的、可持续的。

  —郑必坚(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会长)

  我们面临的全球变局就是从传统经济时代进入到互联网时代,这对所有企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和机遇,如果我们不能适应这个挑战,不能在互联网时代具 备企业的竞争力,那么不要说成为一个绿色公司,就连企业的生存也非常困难。

  —张瑞敏(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中国动力”是我们还有10~20年的城市化、工业化,还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但是,最大的“中国动力”不是这些,而是13亿~14亿中国人都在努力工作,都想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尤其是他们当中最优秀的分子,一批民营企业家,工作非常努力,非常有创造力,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

  —郭广昌(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无论世界怎么变,企业家是实业家,实业家是一个责任家,企业家的责任体现在我们对消费者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上,这是最大的社会责任。企业的发展是企业责任的持续投入和社会信用的持续获得的互动过程。

  —金志国(青岛啤酒(36.03,-0.07,-0.19%)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幸福企业一定是离不开绿色的,一定是绿色的公司,一定是绿色增长的。而在实现企业的绿色化发展增长过程中,信息化是重要的方法和路径。

  —王文京(用友软件(23.52,-0.03,-0.13%)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

  企业要想存活一百年,首先要有核心竞争力,核心竞争力里面最核心的就是独特的价值,独特的价值要靠创新,靠学习。

  —胡葆森(建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企业家资源是稀缺的,而企业家间的兄弟恩情资源则更稀缺。

  —马云(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市场要发挥比政府更大的作用。政府的作用是创造市场运行的良好环境和机制,如果政府能做到这些,我相信企业和企业家都会随着政府的政策、跟着市场的信号做绿色、做创新。

  —许小年(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金融学教授)

  在现在这个变动的时代,企业家抓什么机会呢?企业家应该有两种眼光:第一,往世界看,世界怎么走;第二个是往中国看,了解中国现状的危机。

  —俞敏洪(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两个国家的合作可以进一步推动技术的发展,可以鼓励中国和美国的公司进行良性竞争。不仅仅是企业到海外市场参与竞争,在全球的市场上也可以有良性竞争。

  —狄安华(中国美国商会主席)

  如果政府和企业能够共同合作,企业就能够为他们的股东创造更多的利润,他们也可以同时去解决一些社会的问题,包括去应对气候变化这样的挑战。这是一个挑战,同时也是一个机会。

  —吴思田(英国驻华大使)

  在中国的确有很大的机会,对来自全球的技术包括中国的技术,的确可以脚踏实地在这些地方占领一些阵地。未来,它们可以参与到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商业发展当中去,我认为这就是可持续的企业、绿色的技术以及绿色的公司等等这方面的发展。

  —斯图亚特·哈特(美国康奈尔大学约翰逊管理学院全球可持续企业中心主任)(文│本刊记者 张凯文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