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中国企业 > 正文

光伏行业重新洗牌悄然进行 行业分水岭正在出现

2011-09-07 14:03:38      来源:中国能源报    

 

编者按

光伏市场低迷阴霾挥之不去,光伏企业面临市场的严峻考验,备受煎熬。一些中小企业甚至难过生死大关。种种迹象表明,快速膨胀的中国太阳能产业终要品尝泡沫破裂的痛苦了,光伏行业的分水岭正在出现。

分水岭显现

近年来,各路投资者一掷千金的壮举在中国光伏市场上并不稀奇。分析师们说,2010年对全球光伏制造商而言都是金融危机以来的景气年份,市场规模达到约600亿美元。市场的膨胀促使国内出现一波效仿的创业潮,其它行业的商人们纷纷涉足小型太阳能制造企业。

2010年10月的时候,浪莎集团进军此前并不熟悉的太阳能光伏行业,成立浙江安行光伏科技有限公司。 同年12月时,波司登控股集团与江苏康博科技公司宣布共同投资60亿元打造的年产6000吨的高纯硅项目,号称年产值可达100亿元。随后,三星、友达光电、台积电等亚洲知名电子产品制造商也在该领域投下重注。

但现在,红灯却已亮起。受欧洲各国政府削减补贴和去年过度投资扩充产能的影响,自今年初以来,太阳能电池和硅片现货价下跌约40%,已低于许多制造商的现金成本。整个光伏行业今年不会出现增长几成定局,许多光伏企业顿感措手不及。摩根士丹利分析师苏尼尔·古普塔悲观地表示,光伏产业的发货量将在今年出现有史以来的首次下降,降幅达到12%。

一位知情人表示,浪莎设备已经订好了,只是还没有配备到位。现在已处于是骑虎难下之势,投了钱买了 设备,一旦开机就会面临亏损。

浪莎新能源部部长周洪强说,在订购设备时感受到了市场形势的逆转。

他说:“之前设备特别紧俏,提前半年才能订到货,到今年3月份时,突然很好买了。”

于是浪莎马上意识到市场热度已经降低,遂决定放缓光伏项目上马的速度。

周洪强说:“如果市场继续低迷的话,是否对这块业务继续投入现在还很难讲。”

无锡尚德太阳能控股公司首席商务官安德鲁·毕比说:“我们见到了过去十年左右无节制的惊人增长,今后一年这种情况将会改变。太阳能电池板将出现供过于求的局面。”尚德和美国第一太阳能都已发出利润下滑的警报,后者今年第二财季同样巨亏。

尽管国内利好不断,上网电价已以正式出台,但对新近计划投产的小型光伏企业来说,它们可能等不到日出了。达不到规模经济效益的这类企业极有可能被挤出市场。

安德鲁说,供应过剩将推动“对质量的追逐”,并强化人们眼中的品牌差异。无情的优胜劣汰将使得尚德、英利和江西赛维LDK这样的大型光伏制造商强者恒强。野村证券分析师尼庭。库马尔说,二手太阳能设备的价格仅为一年前的一半,似乎表明制造商正在关闭工厂或走向破产。

中国光伏产业的分水岭正在出现。

好景逝去

此刻,与浪莎同病相怜者大有人在。

在浙江的另一个城市海宁,为李宁和阿迪达斯的袜子做代工的殷建忠,在2008年时就一起投身到光伏领域。殷建忠选择了切片生产。在他看来,这是个可进可退环节,符合谨慎稳妥的传统商业思路。

“我只买切片的设备,实在不行的话,还可以帮别人做加工。”殷初期投资3000万元,是其康义纺织全年收入的一半。

当年6月,殷成立万邦宏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选址在离康义纺织不到3公里的海宁郊区的永胜村。他一边进行厂房的基础建设,一边开始订购设备和招人。当时硅片价格还高达58元/片。

但3个月后金融危机爆发,引发了全球光伏产业的震荡。半年时间,硅片价格即从58元/片跌至14元/片。

殷当时暗自庆幸自己足够幸运。金融危机爆发于他的企业筹备期间,而最初不敢高投入囤积原材料,恰好让他躲过这一劫。

令人惊讶的是,经历金融危机之后光伏行业复苏的速度如此之快。2009年7月23日,殷投产时,恰逢市场回暖,随后就迎来了最火爆的2010年。

殷建忠回忆,去年市场最火的时候,客户直接问万邦宏的产能,意欲产多少买多少。万邦宏每月能生产220万片硅片,约给每个客户供应30万片,每月可以发三次货。去年一度有客户在月末就把下个月硅片的账款全部汇给殷,以求发货量能够保证。

加工一块硅片两元的利润,让万邦宏每月盈利400多万元,两个月的利润就相当于殷建忠做袜业一年的利润。殷建忠也因此把主要精力放在光伏上。

殷建忠在光伏领域的发迹故事,不仅促使以前纺织圈的朋友一拥而上,如此烈火烹油的景象让海宁市同样躁动。前海宁市经贸局行业管理科科长宋建荣说,2009年,海宁市政府对光伏企业在税收、技改、人才引进、认证和展会五项上均设有补助,属于浙江省的地方政府里补贴最全面的。当年海宁仅14家光伏企业,但到今年已超过40家,而海宁市政府正规划到2012年把光伏打造成为产值达300亿元的第一支柱产业。

一位海宁当地的光伏生产商描述去年光伏盛宴的情形时说:“就像地上都是钱,就等着你去捡。”

市场骤冷

殷建忠记得很清楚,去年11月30日时他还接到客户电话要求补货。但到了12月2号,短短三天时间,他生产出来的硅片就没有客户要了。接下来,硅片价格开始急剧下跌。半年之后,从21.7元/片下跌到11.5元/片到11.8元/片,跌幅近一半。

“我们做得比较早,累积了一些客户资源,才能在别人亏的时候勉强保本,今年3月份以后投产的基本上都是亏本的。”殷建忠说。

据了解,海宁某规模较大的光伏生产商,十条生产线仅仅开了一两条。海宁有几家从广告、服装领域转型过来的光伏企业,现在也像浪莎一样处于观望之中。浙江湖州市已经有两家光伏企业退出。

随着国际环境的大变化,迅速导致了供求关系的完全逆转,光伏产业从卖方市场变为买方市场。从人员招聘需求上也可见一斑,浙江省光伏中小企业联盟会长罗之彤介绍,过去是企业愿意花高薪聘请技术和采购人员,而现在则需要的是国际销售和品质管理人才。

“现在只想着生存。只要有生意做,没有利润不要紧。”索拉贝特总经理邵宏政说,这种恐慌性抛货也造成了光伏产品价格的急速下跌。

更严重的是,小型光伏制造商除了忍受随时波动的产品价格外,更会被企业内部的资金链掐住脖子。

海宁一家光伏企业去年曾向银行成功申请到2亿元贷款,然而今年银行仅批了4000万元。“这还是因为我们信用好,现在其它光伏企业根本不可能贷到款。”这家光伏企业负责融资的董事说。

不过,恶性循环,这家光伏企业还有4600万元应收账款在外。

寻找出路

“想投资光伏的企业我都要问它,你的技术、资金在哪里。这不是几千万元、几亿元进来玩一把就可以的。”浙江省太阳能行业协会秘书长沈福鑫说。

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认为,中国光伏行业已到了整合的时间点。

“好几百家企业,不可能家家都生存。新的行业一涌而入之后,肯定经历洗牌,剩下十几家企业生存。”王斯成说。

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则做出更细致的预测:现在1000家光伏制造商,经过未来十年行业整合会缩减至30到50家,其中核心产品环节的制造商大概只会有10家左右。

英利董事长苗连生前段时间公开表示,低谷期对有准备的企业来说,恰恰是机遇。当行业暴利的时候,必然是拥挤的时候。优胜劣汰,剩下的才是精英。经过一轮洗牌后,行业的门槛被提高,只有那些有实力的公司才能真正做强做大。

但瑞信分析师DarrylCheng说,从长远来看,太阳能产业的整合是不可避免的。“随着市场规模逐渐变大,成功的企业将需要规模经济。单打独斗的光伏企业未来可能会面临更激烈的竞争环境。”他说。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