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中国企业 > 正文

海外紧缩政策转向中国怎么走?

2011-09-08 09:47:22      来源:金华日报   

        上周巴西央行出人意料地下调利率,引发了市场对新一轮宽松政策的预期。世界经济比预想中复苏得要缓慢和艰难,无论新兴巿场还是发达经济体的央行,货币政策风向已经出现改变。本周各国央行将扎堆议息,七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也将召开峰会,商讨如何采取行动来振兴日益放缓的全球经济。由于我国通胀压力巨大,央行的货币政策并未如市场所预期的出现放松。预计我国央行将继续保持目前的紧缩基调不变,走出相对独立的货币政策格局。

        随着全球经济陷入新一轮的“二次探底”恐慌,那些已经开始紧缩和正打算迈出紧缩步伐的各国央行不得不踩下刹车,而土耳其和巴西央行已掉头“急转弯”。本周,澳大利亚央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英国央行等将扎堆议息,市场预测全球或再出现宽松货币迹象。此外,七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本周五将在法国马赛召开峰会,商讨如何采取行动来振兴日益放缓的全球经济。

        近期全球出现大规模降息潮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货币政策掉头需要时间。随着世界经济继续滑向衰退深渊,不排除出现新一轮全球宽松货币潮,但由于中国通胀压力巨大,预计将继续保持目前的紧缩基调不变,走出相对独立的货币政策格局。

 

        全球重吹“宽松风”

        巴西央行上周三出人意料地将基准利率下调50个基点至12%,当机立断地结束了过去7个月的加息周期。事实上,巴西并不是新兴经济体中率先掉头转弯的。上月初,土耳其央行就已率先下调基准利率,以防止全球经济隐忧导致土耳其经济发展停滞的风险。

        由于美国和欧洲都陷入债务泥潭中难以脱身,目前市场对全球经济的疑虑加深,几乎大部分分析师都已经下调各国加息预期,而巴西的降息举动更是引发了市场对新一轮宽松政策的预期。

        那些一度猜测美联储何时加息的人们,如今开始热议QE3推出的可能性。市场对美联储在9月20日至21日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将采取进一步宽松政策的预期不断升温。不久前举行的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纪要显示,几位美联储官员希望采取更大胆的行动,“愿意接受以更强劲的前瞻指引迈向更多宽松政策”,这意味着QE3将是可选手段之一。

        在货币政策取向上,日本和英国央行一直都向美联储看齐。即使是鹰派作风的欧洲央行预计也将不得不暂停加息步伐,甚至存在“回心转意”的可能。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上月底告诉欧洲议会,伴随欧元区经济成长减缓,央行正在重新评估物价风险,或将通过降息避免衰退。倘若如此,这意味着后危机时代的货币与财政政策“正常化”进程将告一段落,而防范“二次探底”的宽松政策将卷土重来。

        这边才加息退出宽松政策,那边马上又转向重新宽松,全球经济究竟是怎么了?

        由于欧美债务危机始终未见好转,使得欧美国家的财政政策不断收缩,收缩的财政政策势必会对经济复苏产生一定的抑制作用,这些国家再也无法像2008年那样依赖推出经济刺激方案来拯救经济了,这是当前欧美等发达国家不得不面临的一个严峻现实。在这种背景下,刺激经济的重任落在了货币政策上。在上周举行的全球央行年会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也呼吁各国央行维持高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世界经济复苏比预想中的要缓慢和艰难,对于西方发达国家而言,经济复苏一直未曾顺利实现,或许进一步宽松势在必行。对新兴发展中国家而言,面临通胀和经济减速的两难问题,各国的权衡或许并不一致。但无论新兴巿场还是发达经济体的央行,货币政策风向已经出现改变,主要目标由抗通胀转为扶持经济,货币政策由紧缩又重新转向宽松。

 

        我国不必单纯效仿

        随着海外经济体货币政策出现转向,以及国内市场经济运行的虚热现象有所遏制,市场对我国货币政策走向看法出现分歧。

        一种观点认为,目前宏观调控已经到位,当务之急是防止发生“超调”对经济造成伤害,甚至认为货币政策应该及时放松,否则会导致经济硬着陆;另一种观点认为,目前通胀形势仍然严峻,货币政策不但不能放松,反而应该继续收紧,仍然需要加息。

        9月1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求是》杂志发表署名文章称:“稳定物价总水平仍然是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宏观调控的取向不能变。” 在宏观经济政策何去何从的关键时刻,温总理的文章无疑表明了中央的态度,也纠正了市场理解的偏差。

        与此相呼应的是,9月5日,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在北京表示,相较于汇率、世界经济不确定的复苏前景等,中国近期面临的最紧要问题是通胀。前一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马德伦也表示,今年以来国内通胀预期压力进一步加大,央行对未来的物价始终保持高度警惕,直言“物价不回落,货币政策不收兵”。

        正因为对通胀保持高度警惕,央行的货币政策并未如市场所预期的出现放松。最近央行扩大存款准备金缴纳范围,除了有效抑制银行表外业务的快速冒进,客观上起到了进一步从市场“抽血”的效果。

        央行此番采取信贷紧缩措施似乎与发达国家的政策主张有些“不协调”,但央行的行动是基于当前国内宏观经济形势而做出的一种合理选择。特别是考虑到当前的通胀压力仍然居高不下,有必要通过货币政策的工具创新来维持紧缩的政策基调,所以央行的行动无可厚非。可以预期的是,在通胀压力尚未从根本上得到缓解之前,央行不会改变其紧缩的货币政策立场。

        当然,央行必须关注货币政策的滞后和累积效应。针对“超调”的担忧以及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货币政策有必要进行适当微调。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可以说是“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名义下的紧缩货币政策”错配的结果。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所以政府项目贷款一分都不能少,这使得央行紧缩货币缩掉的基本是中小企业贷款,在客观上形成了“国进民退”的事实。

        央行还需要未雨绸缪的是,若全球降息潮真的启动,国内控制通胀难度将进一步加大,人民币进一步升值将更深地伤害已经下滑的出口,同时外汇占款增加,防控热钱冲击将变得更为困难。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