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商业观察 > 正文

看知名钢贸商解读第四季度钢材价格走势

2011-09-15 10:08:44      来源:中国钢材价格网   

  “目前钢材市场不确定因素正在放大,9、10月份应以去库存为主。10月份即便有一波上涨行情,但也只能算是‘黄昏行情’,上涨的空间不大。现在许多商家都不看好11月份的市场,那么9月份将是最好的降库存的时间,经销商应尽量将库存减至中低水平。”在谈到对后期走势的看法和操作方式时,上海瑞马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钢构之窗网站总经理李庆中先生如是说。

  当笔者问及主要有哪些不确定因素,李庆中先生就国际和国内的环境分别作了阐述:

  一、国际方面

  1.债务危机

  目前的危机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延续,美国和欧洲债务危机最主要的出路是开源节流,这还是比较乐观的结果。比如增加企业贷款,活跃经济,是为“开源”;对富人征税、节省开支,以增加财政收入,是为“节流”。节流势必会降低消费,从而影响中国外需因素。

  美国债务危机的激化不仅弱化美国经济增长预期,也会弱化美元指数,当更多的人或国家意识到储存黄金白银或者是矿产等大宗商品比持有美元更保险时,或将推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甚至催生全球资源保护意识。从今年4月1日起,印度就已经把铁矿石粉矿和块矿的出口关税从5%和15%统一提高至20%,印度方面表示可能还会进一步上调。与此同时,铁矿石价格也一路飙升。今年1-8月63.5%印粉平均到岸价达182美元/吨左右,比去年平均价高出近30美元/吨,极大的挤压了中国钢铁行业的利润。

  2.出口形势

  有一份调查显示,2011年上半年中国轻工制造业占美国和欧盟的出口份额开始下滑,从曾经的50%强减少到了48%。而孟加拉国对美国出口增加了19%,越南增加了16%。钢铁生产也在悄然发生变化,今年1-7月份南美粗钢产量同比大增14.7%,比2009年更是增长50.6%。其中,巴西1-7月份粗钢产量同比增8.7%,较2009年增长60.4%。此外,中东国家粗钢产量今年1-7月份也增长9.8%。随着新兴国家的兴起以及人民币的升值,中国依靠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还能持续多久?低附加值产品在国际上是否还具有绝对竞争力?近几年中国已经着力于产品结构进行调整,对于一些高耗能且附加值较低的产品,政府通过取消出口退税或者增加关税等方式来限制其出口。国内钢铁生产企业高附加值产品的比例也在扩大。比如,现在中厚板生产企业新上设备大部分都是宽厚板生产线,企业多致力于高附加值的品种板的研发和市场拓展上。

  从国外环境来看,中国出口或将遭遇更多的阻力,未来1-2年的出口形势都不会太乐观。

  二、国内方面

  1.融资环境

  为应对金融危机,中央于2008年底推出4万亿投资计划以及一系列扩大内需的刺激措施,而为了配合国家的政策,地方政府配套出台的可能是数个4万亿的投资计划。地方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出让土地,也就是所谓的“土地财政”。而为遏制地价过快上涨吹大房地产泡沫,以防为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埋下隐患,温家宝总理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大力整顿和规范房地产市场秩序,完善土地收入管理使用办法,抑制土地价格过快上涨。”这样一来,土地财政行不通了,地方融资也就出了问题,现在企业融资是越来越困难了。

  谈到这一点,李总向笔者列举了一个非常鲜活的例子。前不久,某钢贸商将向银行贷的900万还掉之后,银行只续贷给他600万,如果还想要那300万的贷款,需向银行存入300万后,银行再给他开一张600万的承兑票。由此足可见融资的难度。

  2.房地产

  现国内许多地区都在执行限价令和限购令,包括大范围的限贷令,接二连三的政策调控下楼市降温了,房市走量下降,甚至部分地区房价也开始下跌。楼市降温,民间投资积极性减弱,开发商资金更加困难,形成恶性循环,房地产市场或将出现阶段性拐点。而中国地方政府财政甚至中国经济增长依赖于住房建设,其他许多经济体的命运也依赖于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需求,尤其是像巴西和澳大利亚这样的大宗商品出口国,所以房市拐点可能也会伤及国际大宗商品市场。

  3.滞胀

  滞胀通俗的说法就是物价上升,但经济停滞不前。前期货币的过度投放助涨物价的同时也抑制了民间投资,这几年我国经济增长方式仍主要依赖于政府主导的大规模集中投资带来的有限规模经济效应。在政府大干猛进的背后,地方政府债台高筑。例如,某钢贸商购地建钢材市场时当地政府答应建成后返还200万,但两年过去了,政府始终拿不出钱来。像这样地方政府挪用资金的事件屡见不鲜,地方融资平台出现问题。而银行信贷紧缩还有可能激起全民信贷的膨胀,现在许多人不去踏踏实实的搞实业,反倒把钱投向回报率更快更高的借贷业。长此以往,中国实体经济将会遭受打击,进而影响整个经济增长。

  中国经济滞胀的另一元凶是食品问题,虽然目前中国的城市化只有45%,离发达国家80%的平均水平还有很大差距,但是中国城镇化过程中所付出的代价却要沉重很多。一是城镇化过程中侵占了农民的土地,让耕地越来越少;二是农产品价格低,种田收入低,大量农村人口流向城市。留守务农的人口减少,食品价格怎能不涨?对中国来说,物价高或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

  4.库存

  据统计,螺纹库存从3月初774万吨的水平逐月下降,到8月中旬降至533万吨,减少45.2%。线材从258万吨减至100万吨,减少158%。热卷也从516万吨减少431万吨,减少19.7%。在钢材消费淡季,钢材库存能保持这么高水平的去库存速度,说明需求比较旺盛,钢材行情就不至于太差。但是,现在到了“金九”消费旺季,钢材库存不降反升,两周时间螺纹库存增长17万吨,线材库存增加7万吨,可见随着不确定因素的放大,需求并没有预期的好,所以态度转向谨慎。

  李庆中先生长期搏击在钢市一线,历来对钢市行情的判断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操盘现货和期货各方面也相当稳健。即便是像今年这样的“金融行情”,李总在期货上的收益率仍能保持在70%的水平,可以说算是行业内数一数二的。他从二季度中期开始便持续看好的,尤其是建材产品。在4月底的一波下跌行情中,李总曾经说过一句话,“今日螺纹之跌,受板卷之累;明日板卷之涨,托螺纹之福”。而市场的表现也恰好印证了他的观点是对的,今年6、7月份虽是淡季,但螺纹、线材库存确持续下降,价格也比较坚挺。

  但是今天李总一改乐观态度,称已将期货转向空单。他认为不确定因素在叠加,四季度以后的市场可能会出现阴跌行情。对于明年,李总也不报很高的期望,认为可能未来几年中国都会陷入滞胀风险中。高通胀的环境下,钢价也难以出现破位性下跌,预计跌幅在300-500元/吨的空间。“形势不好,还是准备好冬衣过冬吧。”最后,李总以很诙谐但真诚的一段话结束了今天的访谈,“现在现金为王,企业最好不要去借高利贷,也不要去豪赌行情,应该控制好资金。不要因为钢材生意不好做,就把资金投向信贷、地产等其他行业。经济是一个整体,一个方面出问题,其他行业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