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豫企动态 > 正文

寒潮来袭 中国钢铁产业面临危机四伏状

2011-09-30 10:07:34      来源:中国钢材价格网   

        从2007年以来由雷曼兄弟的倒下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衍生出诸多危机,一直延续至今,似乎还在发酵蔓延,悲观论调充斥全球经济的各个体系、各个层面,可谓是哀声遍野。笔者并不反对关于“全球经济有二次探底”预言,如果能够尽早探底也未尝不是好事。否极泰来,膨胀的泡沫终究要破灭,不管是“硬着陆”抑或“软着陆”,打破不平衡,自然回归平衡,是经济规律使然。我们没必要为之过分的炒作、为之推波助澜,“被阴谋”而误入歧途。

          所谓“衰退是因为繁荣”,1934年英国经济学家莱昂内尔•罗宾斯《大萧条》“要阻止衰退,唯一有效的办法是阻止繁荣”。

          面临的危机《危机后的全球金融变革》研究成果中“世界银行将金融危机定义为:迫使银行体系遭受重大损失甚至消除的金融事件。而国际金融危机则是指一国持续性的货币贬值、金融机构倒闭、金融市场动荡、借贷资金枯竭而引起的经济衰退并通过多种渠道传导到周边和与之经济联系紧密的国家,造成区域性和全局性的经济和金融指标:短期利率、货币资产、证券、房地产、土地价格、商业破产数和金融机构倒闭数恶化。它包括两个方面的基本内容:第一,其显著特点是对银行流动性、支付系统与偿付能力的沉重打击而导致的金融机构和金融系统衰弱;第二,在存款人和投资人的市场预期改变和信心下降的情况下,不仅使银行体系的运作面临更严峻的形势,而且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从而引发实体经济危机。”当然中国也涉身其中,最近国内频发的“跑路门”事件就说明了资本危机正在释放,且有不断蔓延扩大之势。

           危机给我们带来阵痛的同时,应该看到,其实我们正处于一个伟大变革的时代,这是一个各种力量相互交织碰撞,是一个化腐朽为神奇的时代。有些东西正在消亡的过程城中,而另一些事物正在经历着分娩的痛苦。好像一些东西在垮下去、在腐朽、在耗尽自己,而另外的一些东西,谁然前景尚不明朗,却正在废墟中产生。笔者就种种危机带给钢铁产业链的阵痛隐忧作一浅述,已达抛砖引玉之效。

          危机催生变革:2009年9月25日G20峰会在美国的“钢铁之都”匹兹堡落幕,从此G20取代G8成为全球性国际经济协作组织,预示着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权力将不再由发达经济体独家主导,新兴经济体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取得更多的话语权;预示着此次危机过后全球进入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时期。20世纪90年代,钢铁之都的匹兹堡从美国国内钢铁市场的崩溃中率先复苏,成功转型为医药、能源研究、高级制造、机器人和技术革新的中心。或许能为现在我国的钢铁产业的调整结构、转型升级、淘汰落后、提高效能、整合重组提供借鉴之道。

         每次经济危机都会孕育一场产业化革命。此次金融危机给世界经济带来了巨大影响,各国都在寻找下一轮经济增长的动力,开始大力关注对国民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培育。美国、日本、欧盟等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已经基本结束。在经济增长方面,如果再依靠传统模式,通过资源和要素的投入来提高经济增长的速度难度很大。我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虽然历史较短,但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就钢铁产业而言,我们就有许多世界之最,但是大而不强,急需进行升级创新。当前暴露出来的许多问题已经不支持钢铁产能的进一步扩张,房地产、高铁、高速、城市化等基础建设已经在降温减速或永久性停建。钢铁产业链要在产品的升级、核心的技术创新上做文章。我国是全球的制造业大国,但是没有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产品并不在国内,许多高端核心技术产品还需从国外进口。此次危机产生的阵痛为我国的钢铁业提供是挑战和机遇,我们能否抓住这次机遇呢?

         技术革命是提高经济增长速度的深层次的动力。欧元区国家债务缠身,索罗斯断言:欧元区危机必2008年是更为严重。经济复苏的路程将很漫长,美国也处在经济衰退的边缘,而无暇顾及。对于新兴经济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也在经受着危机的考验,但也蕴含着挑战和机遇,但机遇大于挑战。现在是钢铁产业链变革、提高行业集中度、产品升级的拐点时期。进入21世纪,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已呈现出新的趋势。最具有代表性的是纳米、生命、信息、认知科学的融合,推动着人类整体认识能力的飞跃。同时,科技成果产业化周期缩短,造就了新的产业发展和超越机会。阵痛需要付出牺牲,优胜劣汰,革旧创新,钢铁市场重新洗牌整合。

         钢铁产能的阵痛:改革开放32年的历程,使我国成功实现了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实现工业化到信息化;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实现从城镇化到国际化。我国的钢铁产业为国内的经济建设乃至世界经济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目前是全球最大的钢铁原材料进口、生产、贸易、消费市场,钢铁产能屡创新高。

         据工信部7月份公布的2011年工业行业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其中涉及炼铁企业96家总产能3122万吨,炼钢企业58家总产能2794万吨,与5月公布的2011年淘汰落后产能目标任务相比,分别增加了469万吨和167万吨。2011年我国计划投产高炉总数达45座,设计总产能为6459万吨,相比上一年增加466万吨,折换成粗钢产能为6136万吨。考虑上述淘汰落后产能影响,初步预计到2011年年底我国炼钢产能将突破8亿吨大关。有资料显示2012年至少还有3000万吨以上产能将投产,按照目前年均4000-5000万吨的产量增速,2012年我国粗钢产量将再上一个台阶。就是在国家一再强调落实淘汰落后产能,并没有有效抑制产能的无序释放但增量远远大于淘汰量,有些已经淘汰的产能通过异地重建再度“死灰复燃“。在最近的10年里,中国钢铁业固定资产投资的年均增速达到30%以上。对进口矿的依赖度从1995年的24%左右猛增至63%以上。

         而在当前,我们面对复杂的经济环境是:国际发达经济体的集体经济衰退和我国由于为抑制通货膨胀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所面临的经济降温减速而导致的滞涨风险这是钢铁产能无序释放的阵痛。

        在我国发展市场经济的改革过程中,由于体制改革的不彻底,虽然民营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还是以国有经济为主导,很多垄断性的行业并没有彻底放开,如电力、铁路、石油等,钢铁企业也是多由国有资产控股,民营钢铁企业在新时期的产业重组进程中面临着“被国有化”整合的尴尬局面。因此,相关政策的制定落实始终摆脱不了“以行政手段来干预市场经济”的弊端,可以讲,中国的市场不是市场为主导的经济,而是政策控制牵引的市场经济。另一方面,我们的市场经济只经过了三十多年的路程,在进行国际化的过程中,我们需要向西方国家学习借鉴的,在实践过程中出现的很多新事物、新现象、新问题、新矛盾等等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消化接纳,存在政策、法律、法规、市场准入机制等制定落实滞后的问题。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