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经济学人 > 正文

能源参考:三巨头控量销售 成品油批零倒挂或将扩大

2011-10-12 09:32:27      来源:新华能源    

 今日要闻:

   
  国际油价11日上涨

  尽管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下调全球原油需求预期,但受投资者对欧洲债务问题解决前景的乐观情绪提振,国际油价11日连续第五个交易日上涨。

  当天,欧佩克发表报告说,由于世界经济增速放缓,全球原油需求减少。该组织将2011年全球原油需求预期下调18万桶,2012年下调10万桶。报告显示,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原油需求正在下降。

  欧佩克的报告导致油价一度走低。但是在欧洲方面,由于德法两国同意制定新计划解决欧元区主权债务和银行系统流动性紧缺的问题,且欧元区除斯洛伐克外其他16个成员国全部投票通过扩大欧洲金融稳定机制计划,投资者对欧洲债务前景相对乐观,推动油价上涨。

  另外,欧元继前一交易日大涨后,当天对美元再次上涨,也助推油价涨势。

  到当天收盘时,纽约商品交易所1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上涨40美分,收于每桶85.81美元,涨幅为0.47%。11月交货的伦敦北海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78美元,收于每桶110.73美元,涨幅为1.63%。(新华网)

  中俄就管道原油贸易价格达成一致

  普京每次访华都受到关注,这次尤其备受瞩目:很多国际媒体都会提及,他的身份不仅是俄罗斯总理,更是俄罗斯2012总统选举“统一俄罗斯”党的惟一候选人,此次中国之行被解读为他外交新进程的开启。

    在目前中俄各领域的合作中,能源合作是最受关注的。昨天上午,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还与来访的俄罗斯副总理谢钦举行了中俄能源谈判代表工作会晤,这显然为两国总理会晤取得成果做足了准备。

  温家宝说:在这次会晤中,双方就管道原油贸易价格完全达成一致,并决定按照互利共赢的原则,积极推进在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合作。落实好商定的重点项目,深化在航天航空、煤炭、电力、跨境基础设施、水利、农业和环保等领域的合作。

  在能源合作中,天然气合作项目又是重中之重。此前由于报价的分歧,中俄一直没有能够就天然气合作达成协议。此前有专家分析,报价的分歧不是短时间能够解决的,但是普京的一句话让大家看到了合作的曙光。

  普京:天然气问题的谈判距离终点已经不远了。双方准备在天津建设大型合作炼油厂,在田湾核电站非常积极的合作经验的基础上,我们会加强在核能领域的合作,而且采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中国广播网

  两大石油公司新增资源税或超200亿元

  油气资源税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这将大大提高两大石油公司的资源税上缴额,估计两家企业的缴纳金额在2012年会突破200亿元人民币。不过,市场也预计国家对特别收益金的起征点可能随后提高。若是特别收益金能减少,那么油气资源税对石油公司的冲击作用将可抵消。

  我国目前的资源税制是:原油8~30元/吨,天然气2~15元/千立方米。如果按80美元/桶的价格、5%税率计征计算,我国的原油资源税税额将可能是“从量计征”的6.5倍左右。若以国际原油均价100美元/桶、5%的从价税率计算,我国约能收上来69亿美元(合469亿元人民币)的资源税。这是从量征收税额的8倍。

  据海通证券统计,国家全面启动油气田的资源税改革动作后,2011年这两大公司的资源税将分别为200亿元和25亿元。不过,因为国家只是从2011年11月开始改变计征方式,所以更关键的年份是2012年及以后。海通证券的结论是,2012年两大公司将各自上交资源税226亿元和70亿元。湘财证券的研究与海通证券略有不同,其计算到,假设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的原油实现价格分别是70美元/桶和64美元/桶,而按照各自2010年1.15亿吨和4255万吨的原油产量来看,那么各自将增加原油资源税150亿元和48亿元左右,而两家企业每股收益将分别减少0.06元和0.04元。

  海通证券指出,当石油资源税从价计征后,那么特别收益金的起征点也可能会从40美元/桶向上调整。假设国家把起征点调整到50美元/桶的话,那么也能抵消掉资源税改革对石油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第一财经日报

 

 行业纵览:

  华锐风机试吊装事故导致区委副书记等5人死亡

  华锐风电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定于昨日(10月11日)举行一场5兆瓦风电机组吊装剪彩仪式,但10日晚间试吊装过程中突然遭遇起重机吊臂断裂倒塌事故,造成5死1伤。

  11日中午1点,酒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事故调查组组长詹顺舟向新闻媒体通报了“10.10”吊装设备倾倒事故。

  据酒泉市政府新闻办披露,10月10日晚22时50分,华锐风电科技(甘肃)有限公司设备生产厂区施工现场承包方宁夏天信建设发展股份公司1000吨履带式起重机在作业过程中突然倾倒,造成包括肃州区委副书记、酒泉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于永东在内的5人当场死亡;一人受伤,伤者程国强初步诊断为脑部挫伤,目前生命体征平稳,但仍处于浅昏迷状态。酒泉市人民医院当即成立救治小组,正在全力抢救。

  截至记者发稿,据酒泉市政府应急办介绍,目前伤者已无生命危险。

    华锐风电也在昨日发布声明称,10月10日23时,施工现场承包方宁夏天信建设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在酒泉市南郊工业园区进行施工准备过程中,该公司履带式起重机吊臂断裂倒塌,造成现场5人当场死亡,1人受伤。

  “昨晚在试吊装的过程中出的事故,当时起重机吊起5兆瓦风电机还不到半米就掉下来了。”华锐风电高级副总裁陶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风机的重量有几百吨,起重机1000吨,按常理说不应该发生事故。我个人认为可能是在吊装的过程中起重机平衡出了问题。”陶刚说,此事故不会影响到公司后续5兆瓦风机总装生产的进程和安装工作。

  目前,事故的原因还没有查明。华锐风电表示,将全力配合有关部门对事故发生具体原因进行的调查和处理。(每日经济新闻)

  三巨头控量销售保利润 成品油批零倒挂或将扩大

  “三桶油”虽然下调了成品油批零价格,但仍然控量销售,使全国绝大多数地区成品油市场批零同价,部分地区甚至出现批零倒挂现象。

  市场监测机构预计,随着需求进一步放大,柴油供应紧张的局面将持续到年底,成品油批零倒挂的现象或将进一步扩大。

  据息旺能源监测,中石化总部已下达通知要求各地市公司将柴油价格稳定在各地的最高零售价格上,要求下属销售公司控制出货,保证零售以及销售利润,在销量上继续不予考核;中石油则在部分地区停止进行成品油批发,仅保终端老客户的供应;而中海油本月因惠州炼厂检修,资源情况不佳,出货意愿不强。

    供不应求往往导致价格居高不下。大宗产品电子商务平台金银岛监测信息显示,成品油调价后,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大公司在各地的柴油价格基本与零售限价持平,且北方局部地区停止0#出货,以与负号柴油等比搭售方式销售,“变相”提升出货价格。此外,中石油和中石化在山西挂出的成品油批发价高达8350元/吨,已超出国家发改委规定的8240元/吨的最高零售价。

  金银岛分析师何杰英表示,三大公司出现惜售的根本原因在于柴油资源供应紧张。当前正处于成品油需求旺季。而三大公司部分炼厂正处于检修减产状况,而且其外采资源条件限制仍较严格,导致柴油供应跟不上需求。预计资源供应紧张的情况将持续到今年年底。(第一财经日报

  海南三联矿业无视法院裁定疯狂采矿 记者遭殴打

  海南省文昌市一村委会在村党支部反对的情况下,采取非法手段骗取群众签名,擅自将村委会1890亩林地低价包给海南三联矿业有限公司开采钛矿,严重侵犯了村民的权益。在村民强烈反对下,文昌市、镇两级政府派出的两个调查组均作出“合同无效”的结论,文昌市人民法院做出“立即停工”的民事裁定。

  然而,这家名为海南三联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不仅公然漠视法院裁定,继续昼夜不停地疯狂采矿,面对记者的采访镜头,该企业矿区18名所谓的“管工”竟不问缘由便抢夺设备、殴打记者。该事件不禁令人质疑,采矿企业罔顾法律、殴打记者的底气究竟从何而来?

  海南三联矿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云天礼说,当时村委会明确表示,村委会具有完全发包能力,他对市、镇两级调查组的调查结论也不知情,是否侵犯了村民的利益,要等待法院最后裁定。

  记者问,公司为何在法院、国土局要求停工的情况下,依然动工开采?三联公司委托代理人肖玲说,他们认为法院要求停工的裁定本身就有问题,再加上停工的损失很大,公司已向法院提出异议,并提供了担保,如果法院最后裁定三联公司的合同无效,他们的采矿行为给对方造成了损失,将负责予以赔偿。

  10月10日11时许,记者一行3人来到下溪坡村林场三联矿业公司采矿现场,看到3个作业点的采矿机正在紧张作业,黑色的钛矿源源不断从地下挖出、精选至积蓄池中。

  就在记者拍摄过程中,一辆三菱越野车突然驶来,从车上冲下四五个人,不由分说地抢走摄像记者手中的摄像机并损坏,摄像记者的右手、胸部遭到严重挫伤;4名壮汉还掐住出镜女记者的脖子,将其摁倒在地,颈项上被抠出鲜红的伤痕;随后赶到的文字记者正试图拍照记录打人现场,手中相机立即被抢夺,手被抓伤。来人还强行或抱、或拉记者上三菱越野车,叫嚣要将记者控制到其公司。经奋力挣扎,记者未被肇事者挟持上车,但仍被控制在采访现场,不能离开。受到惊吓的记者立即报警等待警察的到来。等待过程中,这些人还粗暴地将路过的三四名收工回家的农民从拖拉机中拽出殴打。一名自称负责人的壮汉用海南方言对路过村民叫喊道:“哪怕我再坐十几年牢,也要把你打死。”整个过程中,参与围攻、限制记者人身自由的人员先后达18人。(经济参考报

  上海钢联第五大股东肖国树涉嫌高利贷潜逃

  近期有传闻指某福建钢贸老板旗下的公司因涉及民间高利贷纠纷,而导致相关仓库被查封。

  这起高利贷纠纷的涉及对象被指为无锡宝港国际物流城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无锡宝港”)。接近无锡钢贸圈的知情人士称,据传这家物流公司通过仓库中的钢材获得银行质押贷款,并将该笔贷款以高利贷的形式借给他人赚取价差。“因为这家物流公司旗下还有担保公司,担保公司应该也涉及了。”

  “据说这件事发生在9月下旬,涉及的金额有说法是二十亿人民币,也有说是十几亿的。”上海一位钢贸行业资深人士表示,具体金额尚不清楚。

  网上公开资料显示,无锡宝港国际物流城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9月11日,是一家现代化、专业化的大型仓储物流企业,并相继成立无锡宝港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无锡银企担保有限公司,属下主要从事市场管理,物流,加工与担保等业务。

  有圈内人士称,无锡宝港及其担保公司的老板肖国树,正是今年6月登陆深圳创业板的上市公司——上海钢联的第五大股东(第四大个人股东),根据公司半年报,肖国树持有上海钢联150万股,以10月11日该股收盘价27.32元/股计算,肖的个人财富在4098万人民币以上。

   上海一家大型钢材市场的负责人表示,钢贸企业参与高利贷市场已相当普遍。“钢贸企业可以通过质押的方式从银行获得贷款,然后以更高的利率贷给别人,俗称‘抄钱’。”所谓“更高的利率”,与目前民间高利贷市场利率相当。(财经网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