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CEO论坛 > 正文

地沟油要"飞"上天还有多远? 专家称变"航油"有三难

2011-12-08 09:41:11      来源:广州日报    

青岛福瑞斯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用地沟油生产的生物柴油。

中国地沟油“飞”上天还有好长的路要走。

  须与非法商贩争原料 投入大回报慢 专家称让地沟油走上“正途”变身航油并不易

  每天那么多“地沟油”都到什么地方去了?路边小店的食品是不是由“地沟油”炮制而成的?“地沟油”什么时候才能远离餐桌而走上它的“正规路”?

  在国人们一个又一个关于“地沟油”的疑问中,11月底,一条“荷航到青岛采购20吨地沟油用于试飞”的新闻,让青岛福瑞斯生物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一夜之间名声大噪,也让那些越来越关心自己口中食品的中国人眼睛一亮:“哇,地沟油可以变成航空用油啦”!

  但青岛福瑞斯生物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德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现得十分谨慎,他一边不断接起各路媒体的采访电话,一边连连对记者摆手,“目前荷兰方面只是带少量样品回去检测,此事还在进一步的洽谈之中。”

  今年11月底,有媒体称,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委派商务代表赴青岛福瑞斯生物能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打算从青岛福瑞斯进口地沟油,并用于航空燃料。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国内人人喊打的地沟油,在国外居然可以摇身一变“飞上天”?

  澄清

  荷航只是处于调研阶段

  “我觉得这里面存在一个误会。国外所谓的地沟油跟国内根本是两码事。”郑德华说,事实上“误会”在与荷兰方面的代表接触时就体现出来了。“当时荷兰方面说要地沟油,我们就拿出地沟油样品给他们看,他们说no、no,怎么能是这样的?”

  原来,在荷兰,“地沟油”的概念实际上是废油脂,而不是像国内般从下水道掏出来、掺杂各种垃圾和杂质的地沟油。此前,荷兰皇家航空公司也曾向媒体表示,该公司提炼加工成飞机燃料用油的,并非国内通常意义上的“地沟油”,只能是炒菜后剩下的植物油。

  郑德华说,荷兰方面最后带走了好几种样品,包括地沟油和生物柴油。但他表示,公司生产的生物柴油也不能直接使用到飞机上,还需要进行进一步处理。

  其实在此前,荷航方面也曾与江苏洁净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接触,同样带走了部分样品。在该公司副总经理李汉耀看来,这恐怕只是个“调研”,是“实验性质”。

  荷航与中国地沟油的频频接触,或许是受到了欧盟航空碳税的催促。11月30日,欧盟气候谈判代表梅茨格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重申,欧盟将航空业纳入碳排放交易体系的决定“不可更改”。这就意味着自2012年1月1日起,所有降落在欧盟机场的航班,均要缴纳碳排放费。今年6月,荷兰皇家航空公司一架搭乘171名乘客的波音737-800型飞机从阿姆斯特丹出发,飞往巴黎戴高乐机场,荷航由此成为全球首家使用生物燃料进行商业飞行的航空公司。

  现状

  有生产能力“没饭吃”

  在此前公安部侦破的“特大地沟油制售食用油案”中,有证据证明,使用地沟油炼制食用油的工艺流程仅是简单的物理分离,而生产生物柴油则复杂得多。“无论设备还是工艺,要求都相当高,仅一套设备就需要几百万元。”郑德华说,“相比小商贩回收地沟油炼制成‘食用油’的暴利,生产生物柴油的利润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孙春扬名下有两家企业,一家负责回收废弃油脂并初步加工;另一家负责将回收物生产为生物柴油及其他化工产品。

  孙春扬说,尽管公司拥有自己的原料收集系统和回收队伍,同时还在上海、南京、无锡等多地采购原料,但仍远远吃不饱。“生产能力是1天50吨,但实际上只有10来吨的原料可供处理。开个玩笑,青岛收集的废弃油脂,还不够我们吃个‘早餐’。”

  青岛福瑞斯则正在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建立自己的高标准原料收集系统,不得不在多方面开动脑筋。日前,在青岛相关部门主导下,北区137家餐饮企业与其签订了废弃油脂回收协议。不过,郑德华表示,由于原料制约,公司生产线被严重闲置,持续化的生产很难实现。“我们设计生产能力是年产10万吨生物柴油,但现在只实现了一期年产5万吨,没有原料,怎么去实现二期?”

  除了与非法商贩争油,生物柴油企业也面临着“合法”竞争。“其实地沟油用处很多,只是一般人不关注,才觉得它是废物。除了做生物柴油,还可以做润滑油、脂肪酸等,如果做其他产品的附加值比做生物柴油高,生物柴油就没有生存空间,这是一个市场竞争行为。”孙春扬说。

  溯因

  政策乏力制约发展

  虽然应用前景有国际公认,但实际上我国生物柴油的推广仍缓步不前。有专家称,除了原料不足,政策乏力也是制约发展的重要原因。

  今年2月,酝酿了三年的《生物柴油调合燃料(B5)国家标准》正式实施。根据标准,2%~5%的生物柴油可与95%~98%的石油柴油进行调和,应用于不同型号的汽车发动机。这被业界视作国内生物柴油取得真正进入成品油销售网络的正式身份。然而,标准实施至今,生物柴油的处境并没有质的变化。

  有专家表示,这是因为“B5标准”不是强制性措施。孙春扬和李汉耀都坦言,公司直接销售生物柴油的比重并不大,大多是将生物柴油进一步加工为其他化工原料,销售给塑料等行业。李汉耀说,他公司目前化工原料的销售占60%~70%。

  而坚持不做化工原料的青岛福瑞斯,正在投资兴建生物柴油加油站,有望于年底开业。“投入是很大,但我们是在做产业链。”郑德华说,“至于成本,慢慢收回呗。”

  对于目前我国生物柴油还没有实现广泛应用,洁净能源国家实验室(筹)化石能源与应用催化研究部部长田志坚认为,一方面是由于原料和加工的成本都比较高,另一方面,目前我国还没有将生物柴油添加到车用柴油及航空煤油的相关法律政策,而国家油品实行垄断销售,没有强制推行,生物柴油就进不了销售系统。

  郑德华常忍不住叹气,“2006年入行,到现在已经5年了。只能说政策小有改善,环境没有大的变化,直到今年因为出现地沟油大案,这个行业才引起关注,真是悲哀。”

  展望

  加大打击力度有助回收

  不过,多数企业对行业前景仍保持乐观。在国家严厉打击地沟油流向餐桌的举措下,原料难题开始有所改善。

  孙春扬说,地沟油的收购价格曾经一度高达每吨5000多元,现已开始降价。“全国都在抓食品安全,很多人不敢顶风作案,对我们来说是利好。”李汉耀则表示,地沟油的收集量在逐渐提高,“有湖南的公司打电话说要把收集的地沟油卖给我们,这就说明打击得严,非法途径行不通了。” 郑德华说,9月初公安部侦破特大地沟油案件曝光后,一些废油脂回收个体户、餐馆饭店主动提出了合作。

  “关键政府监管要持续,不要过一阵子就松了。”李汉耀说。

  同时,与是否能与荷兰方面谈成交易相比,郑德华显然更在乎规则的制定。“我们也不求政府给补贴,把政策制定好,让地沟油流到该去的地方,其他通过市场淘汰就可以了。政府要制定准入机制,包括收集和处置体系,制定规则制度,进行市场准入和特许经营,把不遵守合法的游戏规则的企业赶出竞争。”

  田志坚说,现在国内的生物柴油行业还没有大型企业的介入,多数是小型的民营企业。“它们没得到国家的补贴,压力都比较大,因此质量也不容易控制好。国外采取强制性添加政策,引导大型企业介入。”

  专家分析

  地沟油变“航油”有三难

  洁净能源国家实验室(筹)化石能源与应用催化研究部部长田志坚告诉记者:“有合适的技术,地沟油是可以成为航空燃料的。不过,一般的生物柴油和航空燃料还是两回事。”

  实际上,要把地沟油变成航油存在很多难点。

  难点一是中国地沟油的成分比较复杂。李汉耀认为,中国地沟油的成分决定了“飞上天”没那么简单。“航空燃油毕竟要求很高,国外用来做航空燃油的生物柴油用的是单一的原料,比如说大豆油,标准是很高的。而中国地沟油成分比较复杂,所以提炼出来的产品能不能用在航空上,还需要研究。”

  第二个难点是中国地沟油的价格没有竞争力。目前福瑞斯收购一吨地沟油的成本大约是4500多元,处理成本约为1500多元,再加上运输、检验等成本,一吨地沟油加工成生物柴油后的出厂成本在6500元上下,而荷兰方面的报价则只有3000元。“国情不同,国外是政府给钱收,我们这里是自己花钱收,差别太大了。而且荷兰方面也可以去马来西亚、巴西等油料作物资源丰富的国家采购原料,我们的地沟油与之相比,价格根本不占优势。”

  最后,“地沟油尽管多,但是我们收不到。”郑德华说,在国家“不能与粮争地”、“不能与人争粮”、“不能与人争油”、“不能污染环境”的“四不”政策下,我国提炼生物柴油的原料只能用油料作物或者地沟油,而地沟油的收集是一个难题。即使付出高昂的原料收购成本,国内不少正规企业也仍然不得不面对原料紧缺的局面。

  “你问我这行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就是怎么把原料收上来。”江苏洁净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汉耀笑了。

  原料难收的原因很简单,“把地沟油拿去做‘食用油’,获利比我们大得多,出的收购价格比我们更高,我们肯定是比不过他们的。” 郑德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食用油可以卖到1万多元一吨,生物柴油才7000多元一吨,拿去做‘食用油’的可以开出每吨5000元的收购价,而我们收购成本有限制,不可能出到那么高。”(记者 李媛)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