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企业 > 品牌故事 > 正文

老电影回放:从《创业》看石油创业者背后的五味杂陈

2011-12-24 09:25:15      来源:中国石油石化    

  新中国石油队伍从玉门走来。回溯往事,我们不能不重提当年《创业》这部电影。事实证明,铁人精神在历史的长河中将源远流长。

    ■文/记者 张娥

     昏暗的天空,苍凉的大漠,铁丝网、刺枪、检查站,凄楚的驼铃伴着十斤娃饥饿蹒跚的脚步……这幅人间地狱图是电影《创业》留给观众最震撼人心的开篇画面。

     电影开篇就点明故事始于“裕明”油矿,但观众凭借谐音,无一不认为这是中国解放前唯一的大型油矿——玉门油矿,就像以为电影中的石油会战是大庆石油会战一样。

     没有玉门,哪来的大庆?中科院院士、著名石油专家童宪章曾说过:当年苏联突然撤走专家,又遇三年自然灾害,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建成了大庆油田?因为中国已有了一批比苏联专家毫不逊色的石油专家和石油青年技术人才。没有这样一支队伍,一切都是空谈。

     艰难诞生

     让我们将目光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

     1970年11月,大庆油田文化局副局长薛涛看了一部反映一名工程师为抢救轮船光荣牺牲的影片《海岸风雷》,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战友铁人王进喜。他对人说:“王进喜的事迹远比这部电影要丰富,为什么不为他拍部电影呢?”

     可他的想法由于长春电影制片厂当时尚未恢复而只好作罢。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薛涛又抱着试试的心情找到长影,提出了为王进喜拍电影的想法,可当时政治局面相当复杂,这一想法又泡了汤。

     然而,峰回路转。1974年,石油部部长余秋里受周恩来总理的委托,指示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一部反映大庆石油会战为题材的电影,长影拍摄王进喜的计划又重新被提上了日程,并很快组织了由谢铁骊任组长的筹备小组。

     为了再现当年石油工人创业的情景,《创业》拍摄大多在野地里进行。一位熟悉拍摄工作的朋友表示:“时值隆冬,气温多在零下30摄氏度,而且拍摄大多在大雪天进行,当时条件之艰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如影片中所说:“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想方设法,拼死拼活也要上。”就这样,拍摄组克服困难,在1974年底完成了电影的拍摄任务。

     《创业》在全国公映前,被送到文化部审查。时任文化部部长的于会泳看过后认为这是部好片子,准备向全国发行。

     这部影片在全国四届人大会议闭幕式上首映后,受到了代表们的一致好评。随后,《创业》在全国公映,并立即引起了轰动。

     然而,这部影片是名副其实的“文革”产物。这也注定了它未来路上,将经历别的影片所意想不到的艰难旅程。

     一波三折

     1975年2月,江青调看了《创业》后暴跳如雷,认为这个电影是为余秋里、康世恩等石油部门老同志翻案,在政治、艺术上都有严重错误。

     于会泳没想到江青反应如此强烈,便立即根据江青意见下了三条禁令:一不许继续印制拷贝;二不许发表评介文章;三不许向国外发行。这三条禁令将只放映了半个月的《创业》打入冷宫。 可江青并未善罢甘休,她又以文化部的名义,下发了对《创业》的意见,所列罪状十条之多,并要创作人员作深刻的检讨。

     所幸,这种寒冰之日,没等多久就迎来了夹杂着一丝温暖的春天。邓小平1975年接手国务院工作后便开始全面整顿、恢复被“四人帮”破坏的社会秩序和生产。诸多战线上立竿见影,但江青把持的文艺界却步履维艰。

     邓小平意识到,要对文艺界进行整顿,必须得到毛泽东支持。为此,邓小平专门向毛泽东汇报了文艺界情况。听了邓小平的汇报后,毛泽东说:“样板戏太少,而且稍微有点差错就挨批。百花齐放都没有了。”

     7月14日,毛泽东召见江青指出了文艺界的问题。毛泽东指出:“党的文艺政策应该调整一下,两年、三年逐步扩大文艺节目。”他还批评江青说:“处分人要注意,动不动就撤职,动不动就关起来,表现是神经衰弱症。”邓小平在与“四人帮”就文艺整顿方面的第一个回合斗争取得了初步胜利。

     要想解禁文艺界,还须找一个典型案例,利用毛泽东对典型案例的态度为突破口来发动群众对文艺界进行全面纠错。一番研究后,邓小平将“案例”定在了《创业》上。这不仅因为《创业》是被“四人帮”干扰得很严重的一部片子,而且它曾经在全国公映了半个月,受到了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有很好的群众基础。

     不久后,在文艺界诸多人士的鼓励下,《创业》编剧张天民,就“四人帮”封杀电影《创业》一事给毛主席写了封信。

     在当时老一辈革命家与“四人帮”的斗争处于白热化状态下,这样的信意义重大,但风险也是巨大的。张天民没有退缩,很快将信写好。为了防止江青扣压,保证这封信到达毛泽东手中,张天民等人把信复制了3份,并通过3个渠道交给毛泽东:一份由邓小平转交,一份由毛泽东的秘书转交,一份投到信筒里。

     毛泽东收到这封信后,立即调看了《创业》,感动了。7月25日,毛泽东就《创业》作出批示:“此片无大错,建议通过发行,不要求全责备,而且罪名有十条之多,太过分了,不利于调整党内文艺政策。”

     7月26日,邓小平接到了毛泽东关于《创业》发行的批示。《创业》所引发的风波,实际上吹响了反对“四人帮”文艺路线斗争的号角。

     1976年,“四人帮”被粉碎,《创业》重见天日。

     源远流长

     “文革”结束后,《创业》不仅没有受到批评,而且成为“功勋”电影,一花独秀地在中国大地上劲放。

     而这,就在于它蕴含意义丰富的精髓。

     抗战之初,祁连山下的玉门荒原上聚集着一群优秀儿女,“一滴汽油一滴血”。在那个特殊战场,他们对祖国解放事业、民族未来发展的贡献,不亚于平型关、台儿庄血战。可他们被遗忘了,就像流沙淹没了胡杨。世人不知那里曾傲岸地耸立过令人神往的井架。

     但《创业》将他们记录了下来,影片真实地还原了那些石油工人的一腔腔热情。

     原“台湾中油公司”协理詹绍启的夫人殷正慈在晚年出版了一部回忆文集《蓦然回首》。在回忆去玉门的路途中时,她写道:“沿途行车30日,抵达嘉峪关时已是11月中旬,此地严寒,坚冰积雪酷冷难当。当地谚语云:一出嘉峪关,两眼泪不乾,向前看,戈壁滩,向后看,鬼门关。”

     当年西北路途之艰难令意志薄弱者十行九返。但大批石油人,不惧险阻,跋山涉水,穿越戈壁,投入玉门怀抱。

     在玉门奋斗的先驱者中,有中国地球物理学的一代宗师翁文波;中国第一个石油基地的奠基人——孙健初;有被称作“中国炼油第一人”的金开英;有著名炼油专家李达海;有新中国中科院院士童宪章;有著名石油专家史久光;有著名地质学家陈贲、卞美年、化学家谭世藩……

     玉门油矿这个戈壁的孤岛,成为这些人施展抱负的场所。这些为石油贡献一生的人们,淋漓尽致地将铁人精神呈现给世人。

     在那个年代,《创业》所体现的精神和希望好似一道曙光,抹去了人们心中的阴霾,把人们建设祖国的干劲都鼓了起来,起到了很好的宣传和教育作用。

     点 评

     人虽逝去精神永存

     《创业》这部电影,在“文革”时期的文艺界、政界等多个领域掀起了一层又一层惊涛骇浪的无硝烟战争。

     在那个物质和精神文化都十分匮乏的时期,影片所表现出来的精神,给当时迷茫的人们带来了丝丝希望,鼓舞了人们坚定信心。

     如今,虽然影片中那些人都逝去了,但那个时代产生和形成的大庆精神、铁人精神,仍在一代代地传承着,这是最为重要的。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