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中国企业 > 正文

“农药门”突袭张裕

2012-08-21 17:41:43      来源:大河报电子版   

        对于张裕来说,在120岁生日过后收到了一份糟糕的“礼物”

        □本报记者 古筝 文图

        核心提示

        对于食品安全已是谈虎色变的公众来说,即便是杯弓蛇影的“谣言”,依然将这个中国葡萄酒界的大佬置于了风暴中最强烈的地带。

        诘问、谩骂、股价狂跌、36亿市值一日蒸发、品牌形象严重受损、资本市场疑似遭遇做空,短短5天时间,百年张裕犹如经历了一场浩劫。

        随着当时另一方的开口,以及事实真相的逐渐拨开,张裕的委屈似乎已被公众与资本市场接受。但在这一事件中,却留下了许多值得反思的地方。

       一条微博引发的“风暴”

        A

       一条简短的微博,使得百年张裕经历了一场劫难。

        8月9日晚间,《证券市场周刊》在其官方微博发布的一则信息,预告第二日即将面世的封面文章,称该刊将三家国内葡萄酒上市公司的十款葡萄酒,经过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测后,各款葡萄酒均检出多菌灵或甲霜灵农药残留。其中,张裕葡萄酒残留值超过另两家。

        尤其是这句“张裕葡萄酒涉及农药残留超标,或将导致肝癌”,一下子将张裕卷入了一场风暴。

        但另一方面,资本市场引发强烈震荡,截至收盘,张裕A报收55.23元,跌9.83%,股价创两年来新低;张裕B跌停,报收42.93港元。

        不仅如此,据张裕总经理周洪江公开表示,张裕的经销系统一度出现紊乱,从公司全国市场网络传来的消息显示,各地都有经销商提出质问,个别商场有退货行为,一些地方的质检部门也索要质检报告。

        正因为如此,当日张裕董秘曲为民召开针对投资者的电话会议,称张裕葡萄酒原材料使用的每一批葡萄都是检测过的。

        并且,在8月11日的媒体见面会上,张裕邀请了协会人士、酿酒专家、检验检测部门的相关人士等齐聚在一起,用权威数据来应对媒体的质疑,试图让消费者打消之前的疑虑从而恢复对其品牌的信任。 

        此外,针对资本市场的疑问,张裕A股还发公告对其进行了澄清。据公告显示,“据查,记者所送检10款产品进行了检测,均未发现国家明令禁止的高毒性农药,检出低毒杀菌剂多菌灵最低含量为0.00157 mg/kg,最高含量为0.01942mg/kg,该最高含量仅为欧盟限量标准(≤0.5mg/kg)的1/26,仅为国内《食品中农药的最大残留限量》标准(≤3mg/kg)的1/154;检出低毒杀菌剂甲霜灵最低含量为0.00211 mg/kg,最高含量为0.01414mg/kg,该最高含量仅为欧盟限量标准与国内标准(均为≤1mg/kg)的1/71。”  

        并且还称,因记者送检产品未经本公司检验确定包含本公司产品,而且目前公司所取得的检测结果均为匿名产品,公司无法确认上述检出多菌灵和甲霜灵残留的葡萄酒为本公司产品。截至目前,经国家质量监管部门多次抽检,公司产品全部为合格产品。

        风暴之后,一地鸡毛

         B

        就在此事件被各界冠以“农药门”之时,张裕在资本市场上的“溃败”也就可想而知,潜伏在张裕A公司的机构开始撤离资金。

        根据检测机构对当天的交易情况的观察,8月10日,张裕A股价大跌9.83%,成交金额为6.28亿元,成交量是其自2000年上市以来,除上市首日以外的最高。另外,张裕B股跌停,报收42.93港元。 

        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2年中报,共有24只基金持有张裕A股票合计2953.03万股。如果按照9日收盘价61.25元/股和10日的55.23元/股计算比较,仅10日一天,24只基金账面就“蒸发”了1.78亿元。 

        另外,持股最多的则是新进入的博时第三产业基金,其持有559万股,按照上述股价计算,博时第三产业基金一天内“蒸发”了3365万元。此外,汇添富、中银、大成等基金公司旗下共8只基金,也持有超百万股张裕A股票,此次张裕股价大跌,他们也有不同程度的损失。 

        同样,持有张裕B 的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更有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挪威中央银行两家QFII,以及富达基金、瑞士银行等知名机构的身影。这些机构受张裕B股价大跌影响,也都出现了过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账面损失。 

        不仅如此,似乎同行业的上市公司也受到张裕事件的影响,股价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就在张裕上演资本溃败的8月10日,《证券市场周刊》的报道并未如期面世。当天上午,《证券市场周刊》官方微博称,8月11日第29期因故推迟出版,目前正在积极协调有关方面,争取早日发行。

        另据最新消息,原本一直保持沉默的《证券市场周刊》终于发声,表示从未称张裕农药残留超标,且表示张裕有些“反应过激”。

        遭遇做空?

         C

        事情到此似乎并没有完结的意思。张裕在委屈的同时,又坚定地认为此事件或有幕后黑手别有目的在操纵,表示公司正在调查当中。

        而一些专业的财经观察者也从在整个事件中资本市场的表现,提出了猜想,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做空事件。

        根据凤凰证券梳理张裕农药事件的全过程,按照事件顺序:前十天资金逐步融券卖出张裕A——微博曝光农药事件——张裕A冲击跌停,成交量放出历史第二天量——当天融券平仓36000股,超过前日融券余量的一半——张裕公司启动危机公关——事件曝光第二个交易日,股价企稳回升。

        根据其监测数据显示,张裕A从7月下旬开始一直到事件发生前夕,股价一直在60元上下横盘整理。

       然而,从7月开始,作为融资融券标的的张裕A在每日融券余量数据上一路飙升,创出了其融券业务开启以来的新高。

        而在此期间张裕A每日融券量仅在8月2日与8月3日有一个大的抛售量(分别为20900股与43352股),其他交易日基本稳定在万股以下。由于本日融券余量=前日融券余量+本日融券卖出数量-本日融券偿还量;相当于8月份以来每日融券做空张裕A的股票,且大部分并未被操作者平仓还回。从这样的操作手法来看,似乎刻意低调地增加张裕A的融券空单。

        8月9日,张裕A的融券余量68237股,达到了4日来的新高。8月10日,张裕A放量冲击跌停,而13日的融券数量53383股,融券余量85454股,双双创出其开通融资融券业务以来的新高。同时当日的融券买入偿还量达到了36000多股。被认为已经有近一半前期埋伏做空资金获利撤出。

       但此番猜测到目前为止只是猜测,当事双方均未对此作出正面回应。

        D

        事件背后的反思

        整个事件发展到目前,随着真相的逐渐显露,其所造成的现实影响似乎已经得到了缓冲,有关张裕的销售恐慌也得到了控制。而资本市场也逐渐接受张裕蒙冤的事实,其股价已经开始回弹。

        然而就此次农药门造成的深远影响,却依然在发酵,甚至会对整个行业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

       如果将整个事件的前前后后做一个梳理,会产生众多感想,抛开事实本身,在其背后也有着众多令人反思的地方。

        就目前已经披露的事实而言,张裕似乎真的有些委屈。而一条语焉不详的微博能够产生如此大的“破坏力”,其利用的正是公众对于食品安全的担忧从而产生的恐惧心理。

        近年来,从三聚氰胺到地沟油,从瘦肉精再到各种致癌物,一再爆出的食品安全问题,不仅给后来者带来些许警示,同时也让部分后来者在利益的驱动下,意识到犯错成本的低廉性,从而促使其愈演愈烈。

        在各种社会问题相互交织的背景下凸显的食品安全问题,制度的缺失以及部分相关部门的不作为,加剧了公众的恐慌心理。致使公众在尚未弄清事实真相之时,诘问、责骂、不信任等暴风雨一般涌来,一股脑宣泄出心中的愤懑。

        再者,此次事件所纠结的重点是,相应标准的缺失可谓是在本可以快速扑灭的火上浇了一勺油。媒体以及公众对于张裕的质疑,张裕却拿不出相应的标准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却只能套用欧盟的标准以及美国对于农药制剂的相关法则、搬出相关机构的专家现身说法去说服公众,不能不说是一种尴尬。

        此外,在本次事件中,张裕在紧急时刻的危机公关,虽有可圈可点之处,却不是尽善尽美。

        在8月9日晚间微博爆出所谓“农药门”之后,张裕方面的快速反应还是可以称道的。而其不回避公众质疑,第一时间联合召开媒体沟通会,以各方佐证打消公众疑虑的做法,比某些企业显得负责得多。

        但其负责人面对质疑抛出的“日喝123瓶不会致癌”的言论,却不敢令人恭维,似乎有拿公众安全开玩笑的嫌疑,使之前公众对其的同情减弱了不少。

        对于张裕那番“幕手黑手”的猜忌以及相关财经人士关于做空的判断,在未有定论时,尚不能妄下结论。即便如此,作为市值数百亿的上市公司,面对布满“暗雷”的资本市场缺乏预警机制,在申请停盘被拒,面对股价大跌,似乎束手无策时,只能靠公告来安慰投资者。

        正如市场人士所言,确实缺乏丰富的经验和娴熟的技巧,这也是中国上市公司整体存在的疴疾和弱点。而这起尚未证实真假的“做空”案例,值得所有上市公司警惕。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