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中国企业 > 正文

河南煤企这个中报有点儿“冷”

2012-08-22 09:15:14      来源:大河报电子版   

  

                                                   平煤股份走势图

        煤炭业酷寒已至,随着8月份各上市煤企中期业绩的陆续公布,煤价下跌的威力日渐清晰

        □本报记者 栾晓龙 文图

        环比数据很“难看”

        A

        今年上半年煤价大幅下跌,连带股市煤炭股剧挫,但是,煤价下跌对相关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究竟几何?尤其在煤价加速下跌的二季度,煤企们的经营与业绩到底怎样,即便券商研究员们的研报也多未给出详细答案。

        但是,随着8月份各上市煤企中期业绩的陆续公布,煤价下跌“重磅炸弹”的威力正日渐清晰。

        8月13日,平煤股份中报公布,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3亿元,同比下滑27.03%。

        另一家已公布中报的河南上市公司神火股份,业绩也同比下滑了18.08%,而义煤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大有能源净利润同步则下滑了12.08%。

        记者注意到,在省内的几大煤业集团中,河南煤业化工集团规模最大,不过,由于其煤炭类资产尚未上市,具体影响尚难知晓。但是,从相关上市公司参股该集团旗下煤矿的投资收益增减情况,或可得知一二。

        在省内,知名铝企焦作万方2009年通过受让中铝持有的与焦煤集团合资的赵固能源30%股权,而涉足上游煤炭领域,在电解铝业务不甚景气的情况下,这一度成为近两年其业绩的重要支撑。

         但根据刚公布的焦作万方中报,上半年其来自于赵固能源的投资收益为13692.43万元,而在2011年中期,该投资收益为25383.96万元,同比降幅超过90%。

        当然,赵固能源只能算一个个案。

        其实,若比较相关煤炭企业一、二季度的收入、净利润等,也能看出煤炭领域这次调整不一般。比如,平煤股份2012年二季度主营收入相较于一季度环比增速为-1.42%,应该说下滑幅度并不大,但净利润环比增速却为-24.88%。

        神火股份2012年一季度净利润相比2011年四季度环比增速为-13.79%,今年二季度相较于一季度的环比增速为-12.03%,呈现连续下滑态势。

        而若将对比的跨度扩大,将今年二季度的相关数据与2011年二季度相比,差距同样令人触目惊心——平煤股份2012年二季度相较于2011年二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速为-43.16%,神火股份该数据也为-35.61%。

        由是观之,无论是同比数据,还是环比数据,都不太好看。

        若再观察主要煤企主导产品毛利率变化、存货增减等指标,更进一步佐证有关“煤炭销售快速由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之说绝非凭空而来。

        比如,平煤股份混煤精煤毛利率下降了8.49个百分点,大有能源煤炭主业的毛利率下降了8.04个百分点,后者的每股经营现金流量甚至为-0.214元,此数据一季度尚为0.5437元,以及其存货由1.96亿元增至3.86亿元,增幅达96%,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合计16.29亿元,同比增幅46%。

      “减负”进程启动

         B

        在国内很多地方,尤其是中西部省份,煤炭产业链规模庞大,是地方当之无愧的支柱产业。河南同样如此,这从省内前两大企业河南煤化集团和平煤神马集团均为能源化工企业可以看出。

         因此,当这轮由宏观经济持续下行而渐次传导至煤炭领域的调整骤然到来,“煤老大”们相继出现业绩下滑、限产、降薪等情况时,及时为其减负,增强其应对危机的能力,成为很多地方的重要选择。

        在省内,8月10日,省发改委、省地税局便发出了关于暂缓征收省级价格调节基金的通知。根据该通知,自2012年8月1日起至10月31日止,对省内煤炭生产、经营企业暂缓征收省级价格调节基金。

        按照《河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河南省价格调节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的通知》规定,我省煤炭价格调节基金按销量分品种征收,其中,原煤征收标准为20元/吨,洗选煤征收标准为30元/吨。

        2011年,河南省煤炭总产量为2.32亿吨,即使按20元/吨的标准,相关基金年收入规模也有四五十亿元。

        而今,暂缓征收该价格调节基金,对于省内煤炭企业渡过难关而言,无疑属一个实实在在的利好。

        例如,神火股份日前就发布公告称,按照其今年生产经营计划,8-10月份公司计划销售原煤14.5万吨、洗选煤154万吨,经财务部门测算,暂缓征收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将导致公司少缴煤炭价格调节基金4910万元,增加净利润3682.5万元,其中: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增加3401.78万元,折合每股收益0.018元。

        实际上,此类减负在国内其他省份也有推出。7月25日,鄂尔多斯市政府出台的扶持全市工业企业发展的意见中,就规定,除国家、自治区征收的费用以外,鄂尔多斯市涉及煤炭生产企业的收费可暂缓征缴;市、旗两级制定的收费项目一律免收;其他收费项目由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向自治区积极争取减免。

        不难看出,随着煤炭市场的调整,煤炭企业减负进程已然启动。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过去煤价高企、煤炭企业利润丰厚的时期,煤炭供求链条承载较多,比如,除地方政府的各种税费外,由于缺乏现代物流体系支撑,煤炭物流积弊较重,争取铁路运力指标、发货等各环节,潜规则较多,从而在某种程度上使得煤价虚高。

      “这些积弊在市场红火时被掩盖,增加的成本也被层层传导至下游,但现在市场形势不好,买方市场出现,市场机制客观上倒逼着整个链条为煤炭企业减负。”该业内人士说。

        而从整个煤炭行业面临的形势看,这种市场化机制倒逼的格局显然正向更深层次演化。

      “煤炭行业目前问题本质上是产能过剩,各大企业无论是跑马圈地,圈占资源,还是改造矿井,扩大产能,终致今日产能阶段性过剩的局面,加之经济持续下行,下游的电力、钢铁、有色、化工、建材等行业需求不旺,以及美国页岩气革命所带来的煤炭出口增加等,都对国内煤价构成较大压力,而这种格局一旦呈现,很难在短期内逆转。”河南省发改委经济研究所郑泰森认为。

        这意味着,国内经济增速的企稳固然能带来煤价企稳与反弹,但国内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的复杂性和长期性,决定了煤炭行业较长时期的回归进程,煤价将很难再现狂飙突进的局面,整个产业链条的利益格局也势必重塑。

        相关煤企资产整合或受影响

         C

        连跌13周、降幅超过20%,煤价高台跳水改变的不仅是煤炭行业的基本面以及煤炭企业的生产经营环境,还有资本市场对于煤炭板块与煤炭企业的未来预期。

       “虽然煤炭属资源性行业,煤炭企业的价值也是由实实在在的煤矿资产、煤炭储备等为支撑,但作为强周期性产业,煤价的深幅下跌、煤矿的限产、停产以及大量煤炭的堆积,这些现实使人对煤炭上市企业三季度的业绩难生乐观情绪。”河南九鼎德盛投资顾问公司董事长张保盈说。

        从已披露中报的上市煤企经营情况看,业绩下滑,部分反映了不利行业形势带来的影响,但面对经济仍难言实质企稳的三季度,煤企们三季报业绩可能会更差。

       “煤炭板块这轮普遍跌幅在20%~30%,目前虽暂时企稳,但三季度已过半,行业形势依然未有太大改观,照这样下去,三季报公布前后再跌一轮恐是大概率事件。”张保盈认为。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内不少上市公司包括省内一些上市煤企的资产整合、整体上市,难免会受到些影响。

        在河南省已有上市煤企中,由于历史原因,普遍存在上市公司规模较小,而控股股东资产规模较大的情况。

        比如,平煤股份的大股东平煤神马集团目前仍有近千万吨在产煤炭资产,郑煤集团的煤炭产能和资源储备也分别是郑州煤电的2.7倍和5倍。此外,大有能源、神火股份也有此类情况。

        因此,将集团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以减少关联交易,实现上市公司外延式增长,进而实现集团整体上市,成为很多企业的战略选择。

        这方面,神火股份做得较早,也较好,2006年10月就以1.88亿元收购神火集团持有的郑州天宏70%股权,2010年收购集团持有新郑煤电39%的股权,2012年又以6.1亿元收购郑州裕中煤业51%的股权。而在今年8月,更以8.24元/股的价格成功发行2.205亿股,从市场募集资金18.17亿元人民币,用于收购整合的小煤矿28个。

        另一家虽上市较晚,但资产注入丝毫也不含糊的大有能源的控股股东义煤集团,继2011年完成借壳上市后,今年2月再度启动资产整合,拟收购义煤集团下属阳光矿业100%股权、铁生沟矿业100%股权、大黄山豫新煤业49%股权和天峻义海100%股权等。

        同样,郑煤集团也在去年9月底启动了向郑州煤电资产注入的进程,拟将郑煤集团所属白坪煤业100%股权、郑新煤电51%股权、教学二矿51%股权,以及芦沟煤矿和本部煤炭业务相关资产、负债等折合42亿元,并置换出房地产等部分资产后注入。同时,以8.80元/股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定增不超过1.15亿股,用于白坪煤矿配套增资等。

        此外,平煤神马集团也曾承诺,2011年6月前进行资产注入,但由于种种因素,其资产注入工作仍在推进之中。

        另据了解,河南最大的煤炭企业河南煤化集团旗下的煤炭类资产,也正积极运作上市事宜。

        但是,资本市场的低迷,尤其是煤价下跌,已然影响到了上述资产整合进程,最直接的便是定向增发价格的一调再调。

        记者注意到,已公布资产注入方案的三家河南上市煤企有两家调整过定增价,例如,神火股份将定增价从去年确定的13.46元/股,下调为此次定增的8.24元/股,郑州煤电的定增价10.19元/股也做了调整,向大股东收购资产的为10.09元/股,而面向特定投资者的则为8.80元/股。

       “市场行情好、煤炭股受追捧的时候,大股东注入的资产当然能卖个好价钱,但预期一旦改变,以前是投资者追上门参与定增,现在恐怕难得多,得做很多工作,毕竟定增后跌破发行价,甚至限售解禁后远低于定增价的例子比比皆是。”一位业内人士说。

         从目前的情况看,大有能源股价在定增价上下徘徊,郑州煤电股价则只有7.30元/股左右,已远低于8.80元的定增价,未来是否会三度调整尚未可知。

       “在宏观经济环境下行的情况下,企业对现金的渴求也往往较迫切,因此,加速资产注入进程,从资本市场融到宝贵的资金,而非半途而废,对尚未完成资产整合的企业而言,或是一种理性选择。”一位业内人士认为。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