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中国企业 > 正文

天一药业遭SEC起诉 财务欺诈1980万美元

2012-09-06 15:24:0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叶慧珏   

        中概股与做空机构陷入胶着战。

        美东时间9月4日中午,SEC爆出最新一则起诉中概股的消息:哈尔滨天一药业(CSKI)及其管理层涉嫌虚高收入等财务欺诈行为,案值超过1980万美元。

        这家公司在两年多前就开始遭遇包括香橼在内的多家做空机构攻击,SEC目前获得的证据显示,做空机构的质疑真实可靠。

        这再一次模糊了投资者的视线,无疑将影响前一天由李开复牵头的61个中国商业人士联名抗议做空的效果——这是2010年中概股风波以来,业界第一次联合起来抨击肆意做空。

        “做空机构本身不是坏事,问题是这些做空机构的信息是否属实。”前谷歌中国区总裁、创新工场CEO李开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便是达到最差的效果,我们也至少做了一些事情,香橼在下一次攻击中国股票时会更加谨慎。”

        拥有五六年做空中概股经验的香橼,以及其他活跃在风口浪尖的做空机构,恐怕没有想到,今年以来的做空报告会引起太平洋对岸的轩然大波,他们需要反思长期做空中国股票的战略。

        对冲基金Karya资本管理公司风险管理主管严鸣向本报记者表示,做空机构在2010年之后开始大量做空中国反向收购上市企业并尝到甜头,但如今在新一轮攻击中国企业的行动中,他们的错误逐渐增多。

        早年攻击 频频得手

        天一药业的案件,仍然是最为普遍的捏造不存在的收入来粉饰财务报表,这是做空机构在过去几年来频频对中概股发难的典型指控。

        SEC在4日发出的文件显示,在2007年的年度和季度财务报表中,天一药业表示他们和马来西亚一家企业签署协议,后者将成为天一药业在马来西亚的唯一经销商,这一协议将带来每月100万美元的收入。在2007年和2008年的财报中,天一药业记录了其从马来西亚获得的约1980万美元收入。

        但事实上,根据SEC的调查,这份协议从来没有存在过,所谓的收入都是虚假捏造。“公司首席执行官刘彦青被证实虚增财务数据。”SEC方面表示。

        负责该案的SEC洛杉矶地区办公室副主任John M.McCoy III表示:“真实可靠的财务报表是我们资本市场运行的根基,而天一药业却通过捏造销售收入和粉饰财务数据,公然欺骗投资者。”

        中国天一药业是总部位于哈尔滨的医药集团,旗下拥有哈尔滨市天地仁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天龙药业有限公司等多家子公司,主要从事医疗产品和诊断器械生产与销售。

        2006年5月,天一药业通过反向收购在OTCBB场外交易上市,当时通过这一方法上市的中国企业并不多,该市场也不像如今这么臭名昭著。2008年9月,天一药业升至纳斯达克主板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在被多家做空机构盯上之后,三年半后的2012年3月8日,这家企业因财务丑闻、高管变故以及股价低迷重新黯然退至粉单市场。

        2009年4月,做空者John Bird发布报告称,天一药业主要经营“磁化”痔疮软膏和减肥药,其宣称的库存周转周期明显不可能达到,其财务报告存在巨大的漏洞。

        香橼的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开始跟进,在其网站上质疑天一药业,随后,浑水研究(Muddy Waters Research)和另一个在纽约的对冲基金拥有人Sahm Adrangi持续跟进。做空机构的接连打压导致天一药业股价瞬间暴跌。

        莱福特将这一“战绩”作为他持续做空中概股的招牌:“香橼了解中国。”他在网站上公布了其做空中概股的一览表,截止到今年6月,在香橼打击的20多家中国企业中,有16家市值跌幅达到66%甚至100%,7家已经退市。

        新一轮攻击 遭遇抗议

        但是,从今年开始,做空机构的“战绩”并不如往年那样出色。

        美国长盛律师事务所(Troutman Sanders)负责中国业务的合伙人姜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做空机构已经把中国公司整体作为一个卖空和攻击的目标。由于在美上市中国企业的市盈率普遍偏低,已经没有太多的空间留给做空机构。”

        于是,他们开始将目标转向了在主板IPO的中国企业。

        从2011年末开始香橼持续攻击奇虎360,莱福特和周鸿祎的隔空对战持续4轮,却没有如愿以偿将奇虎360的股价大幅压低。此后,另一做空机构“匿名研究”(Anonymous Analysis)在7月初又一次出台报告,质疑奇虎360虚报网站流量以虚增收入,该报告得到奇虎360的强烈回击,股价在第二天回升。

        与此同时,莱福特出手攻击恒大地产,尽管后者市值瞬间蒸发80亿港元,但恒大方面的反驳声势浩荡,使得莱福特有点招架不住。

        “我还不能说恒大是财务欺诈。”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退了一步说,他不愿意再和恒大有多轮的交涉。

        而莱福特曾经做空并失败的新东方学校,成为浑水的新“猎物”。7月浑水突然做空新东方,在遭遇后者的强烈反弹后,新东方股票跌后反升。

        严鸣表示,2009年前后赴美上市的企业在各类中介机构的引导下仓促上市套现,其财务问题较为严重,而如今做空机构开始攻击的这些主板企业,其业务的可靠性大大增强。

        但无论如何做空机构已经获利,他们通过借入股票并将其卖出,在一定的时间内以更低的价格买回来归还股票,从而赚取差价。

        更为严重的效应是,面对做空机构前几年打击中概股的良好记录,大多数美国资本市场的投资者选择继续相信他们的报告。

        李开复等中国投资人终于坐不住了。

       “我们抗议的不是香橼(Citron)早期成功打假那些公司(那是好事),而是过去一年,找不到作假公司、走火入魔、开始造谣捏造诬陷非作假公司(的行为)。”他说。

        作为科技初创类企业的投资人,李开复的“创新工场”投资了不少将来希望成为奇虎360、百度以及腾讯的公司。他担心,美国资本市场对中国企业的不友好,将对这些企业的资本成长不利。许多联名抗议的风险资本和天使投资人也有同样的担心。

        “香橼的研究太过粗糙,很容易证明他们的错误。”李开复对记者表示。在几轮回应中,他向莱福特抛出了若干有关奇虎360的业务问题,但莱福特从未进行证明回应。

        “我不想和他斗,我只公开真相。”莱福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李开复这么做,是因为奇虎和红杉资本都是他的投资人,他是在保护他的朋友,我相信(签署联名信的)所有人都是他的朋友……他的论调显示了中国产业界最坏的一面。”

        莱福特的自我辩护,在李开复看来显得非常无力:“莱福特心胸狭窄,他只能看到人们聚集起来抗议他,亦或是迅速赚了一票走人。”他随即公开解释了红杉资本和奇虎360和创新工场之间毫无关联,并质疑莱福特不正面回答他问题的动机。

        作为第一个与做空机构对抗的中国联盟的发起者,李开复表示,他不愿和莱福特玩这种隔空对战的游戏,向投资者揭露事情真相更加重要。“部分媒体把焦点放在了(我和香橼的)‘斗争’而不是‘事实’上,我觉得有点沮丧。”他说。

        中概股前路漫漫

        但联名抗议的效果究竟如何,李开复也不确定。

        投资者一方面收集SEC的指控报告,并不断把所有的中国概念股票混为一谈,另一方面又被中国方面新发出的声音所困扰。究竟该相信谁,这是一个问题。

        记者从纽交所了解到,今年下半年排队IPO的还有不少中国企业,但他们会视投资人信任的回暖程度决定是否IPO。

        香橼早期攻击的中概股,都是和天一药业类似的反向收购企业。几年前做空机构开始打压中概股之时,这些企业的财务造假问题几乎一打一个准。作为知名的做空者,John Bird甚至列出了350家从2004年开始通过这一途径上市的中国公司,一一调查。

        而SEC的指控也为做空机构的行为提供了最好的佐证。无论是东南融通、新高地科技、西安西蓝天然气还是如今的天一药业等,都是在做空机构大举进攻后,遭遇监管机构调查。

        这导致了让投资者彻底放弃中概股的危机事件。

        根据2011年底的统计,多达42家中国概念股公司,被SEC或者美国两大证券交易所勒令停牌或退市,其中有28家被勒令退市,1家因破产退市,6家因为股价问题被停牌至今,而其余7家完成私有化退市或退到场外交易。

        “过去确实有这类财务造假的案例。做空机构倒是在这方面起了正面的作用:他们挖掘、打假,导致这类公司股价下跌,甚至下市。”李开复表示,“他们2005-2010年有几十次比较成功的案例,只失手几次,所以有很大的公信力(至少从投资回报来说)。”

        但是他强调,过去一年,他们的推荐都不太成功,所以如果他们多次被指出报告的不严谨和错误,那么这些做空机构就不再拥有公信力了。

        “更重要的是,在应对做空机构时,中概股需要懂得游戏规则。”君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郝勇向本报记者表示。

        作为游戏规则的一部分,李开复选择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开通了一个名为“香橼诡计”的网站(citronfraud.com),并在微博、Twitter和Facebook上大力推广,试图让更多的投资人了解抗议的声音。

        “我们联合起来做这些事情,至少希望做空机构能够变得更加专业,减少他们的欺骗行为。如果他们不这么做,那么将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最终关门歇业。”他向记者表示。

        他为中概股接下去的策略提供了几条建议:对财务要非常谨慎,理解国外上市公司法律,谨守国内外法律,雇一流有经验的投资者关系负责人,高度重视机构投资者,即时英语回复质疑,到美国法庭起诉,重视外媒关系。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