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河南上市公司 > 正文

投资者起诉天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始末

2012-09-12 08:47:25      来源:经济视点报 吴春波   

 \

 

        9月5日,投资者对河南天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方药业)的诉讼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郑州中院)开庭。

        这源于2011年10月18日,财政部网站上对天方药业财务违规认定和处罚的一则公告。“事务所这才注意到天方药业有涉嫌违规的事项。”9月4日晚,上海投资者的代理律师--上海杰赛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随后,有上海投资者与上海杰赛律师事务所联系维权事宜,并在今年3月份完成证据收集和进行起诉,上海投资者的起诉在5月15日被郑州中院立案。时隔两个月之后,天方药业在7月27日发布的公告称,上海投资者起诉为恶意诉讼,引起媒体所关注。

        9月4日,记者联系天方药业董事会秘书刘宁宇,而刘宁宇则表示“天方药业已经将与诉讼相关的事项全权委托给了代理律师”.

    投资者起诉

        上文所提到的财政部网站上刊发的公告,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会计质量检查公告(第二十一号)》,在其附件里提到了天方药业2009年财务违规的情况,并作出了相应的处罚公告。

        该公告附件中提到:“检查发现,该公司在财务费用中列支外单位票据贴现息787万元;以假发票列支费用79万元;在无真实交易的情况下,开具银行承兑汇票9.35亿元;在无发票的情况下,列支销售服务费2978万元;将公司资金255万元存入员工个人账户;少缴各项税款131万元。”

        针对检查发现的问题,财政部驻河南省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依法下达了处理决定,并对该公司予以行政处罚。天方药业已按照要求进行整改,调整会计账务,并补缴相关税款。

        王智斌向记者介绍,财政部的处罚决定,引起了媒体的关注,上海杰赛律师事务所也在第一时间对于财政部提到的情形进行了分析,认定天方药业构成虚假陈述,并将分析的结果公布在其网站上。

        随后不久,王智斌就收到了上海投资者的回应并被委托为代理律师,包括收集相关交易记录等方面的工作也随之展开,并在今年3月份完成诉讼相关证据的收集。

        王智斌告诉记者,在这一过程中,他们还发现了天方药业的其他违规情形,包括延迟披露等,比如财政部是在2010年10月29日印发处罚决定,而天方药业《关于财政部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相关问题说明的公告》是在一年后的2011年10月27日才做出披露。

        天方药业代理律师、未名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洪明则认为:“投资者的起诉是否符合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的前置程序,是本案的重大焦点。”

        张洪明表示:“根据司法解释,有权机关(有权机关是指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明确规定,有权查询、冻结、扣划单位或个人在金融机构存款的司法机关、行政机关、军事机关及行使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编者按)对虚假陈述行为人进行行政处罚或者法院对虚假陈述行为人作出刑事判决,是这类案件诉讼的前置程序。若不具备该前置程序,本案应从程序上裁定驳回起诉。”

        而在张洪明看来,“财政部驻河南省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关于对河南天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2009 年度会计信息质量的检查结论和处理决定》,对天方药业只做了行政处理而不是行政处罚,其中行政处罚是针对的天方药业下属子公司--河南天方药业中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方中药)。”

   “公告”大战

        今年3月份,上海投资者在郑州中院对天方药业提起诉讼,5月份被郑州中院立案,而就在5月28日,天方药业因为子公司牵涉“毒胶囊”事件而停牌一天。

        在上海投资人起诉被立案两个月后的7月27日,天方药业发布了《河南天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投资者诉讼的公告》。

        该公告公布了上海投资人的私人资料,并称对上海投资人“恶意诉讼的行为”保留追诉的权利,也将及时公布诉讼进展情况和积极应诉。天方药业同时表示财政部处罚的对象并非天方药业,而是天方药业下属子公司。

        在随后的7月30日和8月1日,王智斌相继发布了《关于天方药业发布“临2012-030”号公告的声明》和《关于要求天方药业向维权投资者公开致歉的函》。

        上述声明除了将天方药业7月27日公告对于财政部解释进行“纠正”,同时也声称天方药业7月27日公告涉嫌侵犯投资者隐私权,并直接要求天方药业向投资人致歉。

        王智斌告诉记者,天方药业的公告引起了众多投资者的反弹,更多关于天方药业涉嫌违规的事项也逐步被发现。

        8月8日和8月16日,王智斌分别两次公布了《天方药业涉嫌隐瞒重大投资项目》和《天方药业涉嫌2011年度新药销售收入数据不实》两则声明。

        两则声明分别引用了驻马店当地媒体报道“天方投资的维生素及其他几类重大原料药一期项目已完成投资6亿多元,并在今年五月投入生产”,并通过调查和计算,称天方药业涉嫌隐瞒了其新药阿托伐他汀钙胶囊的实际销售收入。

        8月18日,天方药业发布了《关于非公开发行股票声明的公告》,回应称该公司董事会在2010年4月27日审议的关于维生素和部分原料药项目的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案,在内部审批方面没有获得进展,项目也没有实施。

    开庭前事

        在8月27日,王智斌向证监会发出关于天方药业的举报信,之后有媒体报道称该举报信“被证监会高速处理”.

        而天方药业证券部在9月4日下午给记者的回复称:“截至目前,公司并未收到中国证监会关于举报问题的调查函,对举报情况确实不清楚。河南证监局因注意到媒体报道,要求公司核查相关问题。”

        天方药业证券部同时表示:“天方药业目前正在核查中。”

        9月4日下午,刘宁宇和记者取得联系,并表示在开庭前,与王智斌进行过电话联系,联系的目的是“与王智斌核实几件事”.

        同日下午,王智斌也向记者透露,刘宁宇此前曾与其取得联系,但是他没有透露谈话的具体内容。

        而对于天方药业对诉讼的看法,刘宁宇表示“由法院裁决吧”.

        对于此次诉讼,九鼎德盛投资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保盈向记者表示,由于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的监管过于苛刻,也导致了国内上市公司几乎无较大的自主性。

        张保盈认为,相对于国外使用比较多的动态监管,国内监管还主要限于对规章制度的遵守,而面临目前证券市场的较大波动,也使得投资者认为企业的稳定性较差。 

        在张保盈看来,上市企业在应对市场变化时,很多复杂的因素导致企业身不由己,从而导致与部分投资者关系恶化。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