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商业观察 > 正文

郑州城中村改造 盖起的房子谁买单

2012-09-18 09:33:50      来源:河南日报    

       核心提示

  今年7月中旬,随着20个“城中村”(组)被批准启动改造拆迁行动,郑州市将进一步加快城中村、合村并城改造步伐。世代居住在“城中村”的村民们再次面临命运的转折:彻底脱去“农民”身份,转型为市民。从种地到失地,从两分宅基地的房东到高楼大厦的住户,从村民到富翁,多种角色的转换,令这些普普通通的农民,在城市发展进程中,跟随着社会前行的脚步一次又一次地改变着人生。

  拆迁?拆迁!

  8月21日上午9点,阳光已经有些刺眼,郑州市金水区的“城中村”常寨街头行人不多。

  53岁的村民常庆穿了一身耐克运动短衣短裤,光脚盘坐在邻居家门前半旧的躺椅上,一双几元钱的深蓝色塑料拖鞋脱在椅子下,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邻居家大哥大嫂闲聊。

  像所有的都市村庄一样,常寨主街道两旁密密麻麻排列着村民家六七层的楼房,空中各种线缆杂乱交错;每隔几栋房子就有一条1米多宽的小巷子,巷子里店铺一间挨着一间。

  高高的楼房挡住了早晨的阳光,房客们早已如潮水般外出,只剩下三三两两上了年纪的村民坐在家门口纳凉。

  “啥?你说啥?啥时候拆俺村?谁说的?”提起拆迁,常庆猛地从躺椅上坐起身,抬起头,瞪着眼,一连串地大声质问。

  “城中村”拆迁,对于村民们来说,最近几年都是时刻掀起波澜的敏感字眼。7月18日,郑州市宣布今年将对20个“城中村”(组)进行拆迁改造。几乎是同一时间,金水区聂庄、胜岗村在短时间内迅速被拆,变成一片废墟。再早一些,燕庄、西关虎屯已经改造成为新的商贸中心,和繁华城市融为一体。

  2004年7月,郑州“城中村”改造第一批名单出炉;2005年6月,郑州市金水区庙里镇西史赵村与房地产开发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正式拉开郑州“城中村”改造的序幕。随后,郑州加大“城中村”改造的步伐,西关虎屯、燕庄、路寨、焦家门……数据显示,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每个月都有一两个“城中村”开始拆迁。截至目前,除郑东新区、经济技术开发区外,郑州市310平方公里的建成区内228个自然村中,已有119个获批改造。

  之后,按照郑州市新型城镇化建设的总体部署,未来3年内,建成区内除特色村外的“城中村”将全部启动拆迁改造行动。常寨,自然也在改造计划之列,网上甚至有了大致的拆迁时间。

  这样的敏感消息,村民们常私下议论,不知道点风声显然不在情理之中。

  果然,片刻之后,常庆便平静下来,低声自言自语道:“拆吧,拆了也好。”

  他抬眼看看对面自家5层高的房子,脸色复杂。自打出生就住在这里,最近几年,年纪大了,才出去四处旅游。之前,他大多数时间就在家附近“打转转”。

  村民们心里十分清楚,“城中村”早晚都要拆。但从拆迁到回迁,要经过几年的等待,这期间村民们不免要投亲靠友或者租房生活,从房东到房客,常庆显然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更重要的是,“每月固定看得见的租金,没了。”这才是常庆和村民们最纠结的地方。

        “疯狂”的房子

  不言而喻,不菲的租金是“城中村”村民们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每家二分宅基地上盖起来的楼房,是村民们的“聚宝盆”。从以前每间月租金50元到现在每月租金300多元,多年来出租房屋一直都是村民们赖以生活的最重要方式。

  近年来,郑州城市化进程加快,大批外来务工人员以及大中专毕业生踏入城市,不断上扬的租金,不仅大幅提升了村民们收入,还带动了“城中村”疯狂乱搭乱建的飓风。

  一座座楼房见缝插针、拔地而起。几乎每一栋房子之间只有50厘米的距离,而这个距离还是因为要打地基而不得不留下的空隙。村里的房子越建越高,越建越密,越建越快。

  房子盖疯了!

  市区内“城中村”的民房建得较早,大多还是5 层到7层,北环之外的村庄楼房则“失去理智”,大步跨入了高层行列。

  最典型的当属陈寨。这个号称郑州市“巨无霸”的都市村庄,村容令人震撼无比:狭窄的街道两边是一栋栋高达10多层的楼房,有的还自带电梯,有的村民甚至在13楼顶层阳台上又加建了几间简易房子,几乎每一栋楼房都可容纳100多位租户。

  疯狂无序的搭建扩建造成安全事故不断:2006年,黑朱庄的一栋加高民房垮塌,导致4死3伤;2010年4月6日,刘庄的一栋加高在建民房砖墙倒塌砸断楼板,从13楼砸穿到1楼,导致3死1伤。

  但这无法挡住“城中村”争先恐后翻盖楼房的脚步:郑州市有关部门普查显示,最疯狂的时候,全市三环以内约有3000户村民正在改建或加盖楼房。陈寨最多的时候,有30多家同时施工建造10层以上高楼,即便现在“城中村”拆迁改造步伐越来越快,依然有村民在翻盖房屋。

  很多村民盖楼的钱是借来的。但村民们心里都有一本账:借钱将房子建起来,建成后租金是一部分,以后拆迁还有高额赔偿。更能预见的是,房子建成后一般三四年本钱就能收回来,何乐而不为?

  常庆的家是5层,除去自住,其他标间月租金最低350元,一年下来租金收入差不多10多万元,盖房借的钱早就收回了成本。

  这还是收入低的。

  在陈寨,以一位普通村民的13层楼房为例,160位房客,租金为每月300-500元不等。按照最低租金300元计算,年租金收益即达57万多元。

  除了房租,“城中村”里不少人买了挖掘机等工程车,在郑州城市建设中的大小工地上找活儿干。

  “这几年挖掘机多了,生意不中了,刨去司机的工资,每月能落个5000块就不错了。”常庆抱着双腿蜷坐在椅子上,无意识地晃着。

  但是,依靠房租现金源源不断地流进,很多村民保有高于一般市民的生活水平,却是不争的事实。在“城中村”,村民自豪地表示很多家庭都能买得起轿车,而在城市北边的“城中村”,宝马、路虎等豪车随处可见。

        被改变的人生轨迹

  “城中村”不仅见证了城市发展过程,也分享着发展带来的利益,村民们坦诚“运气不赖”。

  有着稳定的经济收入,常庆对工作兴趣不大。他常自嘲“大活儿干不来,小活不愿干。”郑东新区建设中为村民们提供了不少岗位,有人给常庆介绍了一个河道保养的工作,一打听,常庆断然回绝,“一个月1000多块钱,天天守到那儿,熬死个人了。”

  像常庆一样,村里不少人没有外出工作。最近,村里又流行旅游热,不少年轻人成了“驴族”。而在许多市民眼里,四处旅游以及当驴族的前提条件是“有钱有闲”。

  村民们对于孩子们的未来大多抱着随缘的态度,并没有太大的压力。年轻一代的村民更看重孩子的教育问题,他们很多人在市区买了房子,让孩子们有好的学习环境。

  “城中村”的联姻方式既传统又现实。常庆有一儿一女,女儿已经出嫁,婆家是另外一个村的,这种联姻方式在“城中村”最为流行。双方都是“城中村”村民,家里都有房子,以后拆迁赔偿各有各的房子,不牵涉到分房的事情。“不愿意让外来户分财产”是大多数村民的心态。

  在很多人眼里,“城中村”的村民属于社会“特殊阶层”,没有土地,高额收入、房子多套,惹人羡慕。如果现在还是种地的农民,生活会是什么样?

  常庆笑了,“还能干什么,种地呗。”从种地农民到家产殷实的房东,从村民到市民,常庆把50多年的人生变化归结为命运。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命运是随着这个城市的变化而变化,但他清楚的是,他有弟兄6人,如果还在乡下农村,自己家这个境况,肯定得有三个弟兄打光棍。

  现在,弟兄六人都有自己的楼房,生活过得富足惬意。

  即使是在村子内部,常庆也感受到了明显的变化,小巷子的路修好了,天然气入户了,这都是意想不到的事。

  不远的将来,常庆们将面临有一次人生转变:“城中村”拆迁再建后,每家可得到合理的房子,有的还会拥有多套,按郑州市现有商品房价格计算,一夜之间,不少村民骤成大富翁。

  “命运,命运啊。”面对可以预见的未来,常庆如此总结自己的人生。

  实际上,面对未来的诱惑和现实现金房租收入,常庆很矛盾。

  “要是拆迁了,又没有现成的安置房,那俺不成了‘逃荒’的了?”常庆有些担心,故土难离仍然是这些村民们内心深处最大的顾虑。自己年龄也慢慢大了,常庆很不愿意舍弃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

  但是,干净有序的新生活也让常庆非常向往。“城中村”治安混乱,生活环境嘈杂,形形色色的租房客生活各异。半夜有人咣咣当当才回来,凌晨三点又有杂乱的脚步出门,“整夜睡不好。”

  尽管顾虑重重,“城中村”改造速度加快,却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常庆也相信政府能解决好村民的安置问题,“拆吧,以后还是新生活”,常庆说。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