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管理 > 创业故事 > 正文

汪潮涌:朱镕基劝我学金融 1995年救场巴菲特

2012-11-09 15:44:04      来源:新浪财经   

他15岁就考入华中理工大学,20岁赴美留学,人称神童。先后任职摩根大通、标准普尔、摩根士丹利等著名金融机构,他是信中利创始人及总裁,汪潮涌。汪潮涌回忆1987年,初到华尔街就遭遇的黑色星期一,详细描述亲身经历美国次债危机的产生,直言政府不能让居者有其屋,否则还会产生次债。95年股神巴菲特首次来华,因为无人认识而受冷遇,汪潮涌被拉去救场同巴菲特夫妇一起吃饭,相比后来的巴菲特午餐,他表示吃的太值了。

怀揣30美金赴美读书

汪潮涌:今年是我从事金融行业投融资这个领域25年,我是1985年在清学上大学上研究生的时候,当时因为朱镕基院长从美国找了个奖学金要送我出去留学,走之前他说你选专业就选金融,我说我有点想不通,清华学生是学理工科出身,学金融这不是财贸院校嘛,那个时候对金融没有概念,认为金融就是算算帐、记记帐。他说不对,你出去以后你就知道,金融在美国是一个很大一个专业,结果稀里糊涂拿了30美金,那时候国家只允许换50美金,我宿舍一个同学要考托福跟我借了20美金。拿了30美金就上了飞机,机票是对方学校寄来的,下了飞机以后,问出租车机场到领馆出租车要45块钱,不够怎么办?后来就看其他的留学生这一块说我们两个人一起,后来找了另外一个同学留学生一块坐了一辆车去了曼哈顿,从此开始了美国金融之旅。

到了美国之后先是学金融,念了一个MBA,金融博士没有念完。发现金融行业在美国商学院MBA里面60%都学金融,因为金融就业面很宽,毕业以后可以到华尔街投资银行、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经济公司、基金公司、房地产投资公司、PE、创投,还可以到公司所谓的公司融资部,还可以去有的愿意考一个CPA拿一个金融和会计双学位,还可以将来当CFO,所以就业非常宽。

后来以后念完了以后,听这些同学说,我们MBA很多同学在华尔街上班,有的是兼职,什么摩根、高盛、美林这些公司,我们刚开始听不懂这些名字,1985年中国根本没有金融,证券交易所也没有开,咱们证券交易所1992年才开。股权、债券、可转债、期货都没有什么概念,所以学的就很辛苦。后来我就跟清学学院写了一封信,我希望到华尔街去工作一段时间,掌握一点实践经验再回来,学校就同意,朱院长到上海当市长没人管我们。所以现在就在国内开始金融了。后来1987年进了华尔街。整个华尔街大概三到四个中国人在投行里面,一个是美林的,后来美林中国区主席刘二飞,他在高盛。王巍来了,主持人迟到了。所以人很少,很幸运,在华尔街六年了,后来到香港、北京,最后创办自己的投资公司,这样的话从摩根大通银行到标准普尔证券评级,到摩根士丹利投资银行,到国家开发银行,到信中利做风投、PE一晃25年,25年走过了一个非常丰富的一个人生之旅,也是一个金融之旅。在这个过程中读书也成了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至于说那些书对我那个阶段有启发,对大家将来想总是金融行业应该读那些书,待会儿下边再说。

汪潮涌揭秘美国次债危机起源 华尔街不全错

汪潮涌:我刚到华尔街的时候87年,上班一个月就碰到黑色星期一,黑色星期一那个程度比2008年金融海啸还要厉害,这一次金融海啸10月份差不多两个礼拜跌了23%。

任志强:雷曼兄弟倒台那一次。

汪潮涌:9月初。87年10月19号那一天道琼斯跌了22.6%,一天,那个惨烈的程度比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倒下的是谁?华尔街第三大,他们公司CEO垃圾债券大王,86年奖金5.5亿美金,到现在没有任何华尔街老板超过,高盛、摩根现在最好年头拿5000万美金,86年一年奖金5.5亿美金,后来美国证监会判他有罪内幕交易,他通过发行垃圾债券帮助很多企业去收购蛇吞象,看中那些企业没关系,口袋只有一点点钱,他们公司给你出一个背书你想收购谁不是问题,只要这个公司未来,你收购完了他的现金流能够偿债他就敢给你发,当时他是华尔街的英雄,同时也是美国的企业界搅水的泥鳅,美国企业界一团死水,很多高管过的很舒服,不管股东的价值,公司里面六架公务机,这些高管把所有朋友请到董事会安然无事,业绩不好照样拿高薪高享受,有了并购机制,王巍,并购公会的创始人和会长,并购在那个年代在华尔街起很大的作用,在全球也是大行其道,最重要的一条发明垃圾债券,他发明垃圾债券的原理是从读书里面悟出来的,在沃顿商学院上学跟老师一块做课题,说过去市场给高收益债券给它的利息溢价的部分,其实大大超过他们承受真实的风险。比如说很多企业最后并没有破产,但是你拿那么高的债券的利息,所以他就认为这里面有钱可赚,这个产品值得投资推出去。那一次金融危机完了以后华尔街一片哀鸿遍野。

当时80年代的时候里根执政,里根80年上台,接的是卡特的烂摊子,干了两届,华尔街就是美国经济非常糟糕,整个美国的金融体系受70年代末拉丁美洲债务影响、石油危机的影响、高通胀的影响,几大银行信用评级全部从3A级跌到3B级,几乎到非投资级,你想借钱发布债券代价太高,股价跌到个位数。那时候大通、花旗都跌到个位数,你想发股票摊薄,股东不干,怎么办?银行要赚,最后他们就想了办法,把银行资产拿出来证券化。其实华尔街25年前做的事情,是我们现在中国银行体系目前面临的一个很重要的挑战,以后也会走这条路。因为银行最重要的挑战是什么?我的短存长贷资产负债不匹配,存的钱顶多定存一年两年,可是你贷出去房贷20、30年,最后怎么办?在中国这种高储蓄率情况下没关系,但是美国人是不存钱,五大银行所谓货币中心银行,按照美国银行法不能跨州吸储,资金来源是一个问题。

我们当时在摩根大通我们就成立一个工作组,我们来负责把银行资产挪到表外,设立单一公司SPV,不受总公司、总银行破产和风险影响,用特定的资产比如说1万栋房子的房贷来做抵押,每个月还本付息现金流作为支付手段发债券,比如说10个亿资产发8个亿高级债券,剩下2个亿是次级债券,一下子把资产盘活。这种方式相当于从 1985年到2005年20年在华尔街解决了华尔街很大的问题。

到了2005年以后,2008年这段时间才出了次贷问题,这不是这个产品华尔街设计错了,是格林斯潘他的社会主义情节,他要让所有的美国老百姓买得起房,小布什推美国梦,让很多根本付不起首付的零首付买房,这样一下子后来出了问题,最后这些资产抵押债券也出了问题,变成了连锁反应次贷、CDS,出了2008年金融危机。从这个角度来讲,金融的创新、华尔街的一些产品,它并不完全是骗人,会解决一些当时一些具体的问题。所以这个礼拜在天津达沃斯,戴行长讲到资产证券化,我眼睛一亮25年以前做的事在中国总算有人提了。

任志强:我终于听明白了,美国次级债怎么来的,就这么来的,他同时也说了一个问题,中国政府不能让每个人买上房子,要不然还得出次级债。

汪潮涌:我完全支持你的意见,不能居者有其屋,美国也就是最高点,2006年12月31号的统计数字是69%。

任志强:上保险行不行?

王梓木:我们保险资金拿到各省做经济适用房和保障房建设,保险资金是长期的,利率比较低,我们支持地方的建设,就表现在服务民生上,包括你建保障房。

任志强:弄了半天你们准备开始做次级债了?

王梓木:没有。

任志强:房子烂了怎么办?

王梓木:我们把钱是有银行担保,地方政府承担钱的责任。

任志强:融资平台?

王梓木:有关系。

任志强:还是一样。

汪潮涌:保障房资金来源也是需要将来把房贷证券化变成资本金再回来再盖新的。

汪潮涌:1995年巴菲特首次来华受冷落

汪潮涌:1995年9月18号,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巴菲特和盖茨结伴到中国游玩,第一次巴菲特到中国,他们当时走丝绸之路,租了火车包厢,在北京钓鱼台9月18号,刚好“9.18”所以我记得很清楚,盖茨在微软中国老总安排下,宴请中国电子工业部长、科技部长这个行业一帮人,把巴菲特和他夫人冷落在那儿没人管,我们那帮人谁也不知道巴菲特干什么的,他在中国区老总杜家滨给我打电话说你赶紧救场,我就去了到了钓鱼台养元斋,主桌谈笑非凡,大家在那热闹非凡,巴菲特和他太太坐在角落没有人理,赶紧支了一个小桌,我们三个人在旁边吃饭,吃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有眼不识泰山是吧。对啊。那时候国内根本不知道巴菲特何许人也,因为1995年,巴菲特已经是世界第二富,当时盖茨是160亿美金,我记得很清楚,他是150亿美金,他们俩差10亿美金。他们是很好的朋友的国内没有人知道他。这顿饭我后来想想吃的太值,后来好几百万美金赵丹阳八个人一块吃,还没有吃那么久,还不能跟他夫人一起吃,苏珊是2005年去世了,这个很难的,再也没有机会了,这是绝唱。

责任编辑: 蒋金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