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管理 > 创业故事 > 正文

郑志雯 富家女的雄心

2012-11-09 15:47:06      来源:东方企业家   

郑志雯说自己普通话讲得不好,与她交谈之后,人们便会发现这不仅仅是谦逊之词,而且属实。有时候,她听不懂对方的普通话表达,就只能使用粤语来向身边的人求证“是不是这个意思”。不过,尽管语言上存在着某种沟通障碍,但是身为香港新世界酒店集团首席行政总裁的郑志雯显然还是一个很好的谈话对象,而且表达出了对于内地市场极大的兴趣。

在大学毕业5年之后,郑志雯进入新世界酒店集团,成为新世界集团这个庞大家族企业众多业务的接班人之一。郑志雯的爷爷名叫郑裕彤。

很难看出郑志雯是爷爷与父亲可以培养的传承人,14岁那年离开父母到美国寄宿制学校读书,念高中时,学习壁球一年之后,她成了学校壁球队长,并且与同伴拿下美国新英格兰地区壁球比赛第一名。郑志雯说自己坚强的性格来自于他的一个哥哥与两个弟弟,因为她从小便是与男孩子们在一起玩的。

郑志雯考上了哈佛大学并在应用数学专业就读,很难想象这个专业与她从长辈手中接过家族生意有何关联,“香港和亚洲过来的学生普遍选择经济,我不想跟他们一样,读应用数学挑战性高一些,能够培养我的判断力。”而事实上,2003年离开大学之后,郑志雯也并未如很多家族企业成员一样进入自己家的公司,而是先后在一家国际投行和美资私募股权基金工作,在那里,她所负责的是地产业务的分析员,很难证实郑志雯当时所做的是不是为日后进入新世界集团并执掌相关业务做前期准备,但是显而易见的是,这段从业经历使得她对内地市场开始有所了解。这也对她进入新世界酒店集团之后推出的一系列涉及到内地的酒店扩张计划有所助益。

2008年,郑志雯终于进入新世纪酒店集团,彼时,她年纪已经接近高迈的爷爷已经将实际权力转移至儿子郑家纯,后者正是郑志雯的父亲,一年之前,郑志雯的哥哥郑志刚也已经开始能够挑起大梁进入新世界集团的核心领导层。

人们不会忘记,郑家纯接掌家族事业的起点便是酒店业,那一年,轮到郑志雯了。对于以房地产为主业的香港商业家族来说,家族后代以酒店业作为进入家族生意的起点十分常见。但是郑志雯显然在随之的两年后,让人们看到了她的不常见之处。

就像当年选择应用数学专业为了与别的亚洲学生不一样那样,郑志雯在进入新世界酒店集团不足两年时,作为新执行副总裁便公布了一个针对新世纪酒店集团的庞大的拓展计划,完成这个计划需要投资11亿美元。郑志雯希望在5年内将集团管理的酒店从当时的8家增长到40家,并对酒店品牌进行彻底的改造,以适应时代的发展。

“没有多少个国际性酒店管理品牌具有亚洲特色”,郑志雯对于亚洲酒店业的批评直接而且尖锐,只是没有人问过她,她所批评的酒店中是否包含新世界自己。

不过即便包含的话也没有任何关系,郑志雯的雄心是成为亚洲国际型酒店管理品牌中的翘楚,当然,要有亚洲特色。这是郑志雯的第一枪,她为新世界酒店集团描绘了成为全球一流酒店管理品牌的愿景。

新世界集团的房地产事业强大并且充满生机,这当然能够给新世界酒店集团的扩张提供某种“场地”上的便利条件,但是显然,郑志雯并未想完全依赖这一便利,她强调新世界酒店集团更多的是一个管理品牌。

即便如此,在郑志雯所公布的这个当时被她自己称为“目标和投资金额都只是一个保守的数据”的庞大投资计划中提到的11亿美元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建设20家左右的自有物业。另外20家酒店则来自于管理非自有物业。

郑志雯将11亿美元投资中的70%计划用于内地,在她看来,“内地消费能力越来越强,旅游消费人数未来五年增长会超过73%,现在每年有19亿人次在国内出差及旅游”

“一线城市我们也看,但是二三线城市发展更快,潜力更大。”郑志雯在为那个5年内开设扩张至40家酒店的愿景详加规划。

现在,新世界酒店集团的管理的酒店品牌成了三个,位于中国及东南亚的豪华新世界酒店,位于上海和北京的提供一站式服务的贝尔特酒店,还有就是位于北美、加勒比海、大西洋以及中东的奢华“Rosewood Hotels & Resorts”。这使得新世界酒店阶段的业态变得更为全面与完整,当然也使得郑志雯原计划用5年时间将酒店数目增加至40家的目标提升到了90家。

人们很难相信这些雄心勃勃的话,出自于面前这个看上去瘦弱安静的年轻女子之口。但与她不流利的普通话一样,同样是事实。

唯一与事实有差距的是人们对她的外表所推测出的她的性格。2012年3月29日下午,郑志雯对人们说如果你们来参加晚上的派对,那么你们就可以看见我的另一面。

北京东城区崇文门以新世界百货的存在而成为一个闻名遐迩的商圈,新世界百货在这一区域内是当之无愧的商业之王。

地理位置的优越,被郑志雯用来解释为何将开设在北京的第一家贝尔特酒店选址在崇文门。

事实上,这里原本是万豪酒店旗下的万怡酒店,现在它是新世界酒店集团的了。为了庆祝重装开业,郑志雯组织了一个有电音乐队参加的狂欢派对。几个穿着蜘蛛侠服装连脸都蒙着的年轻人在大堂一旁的休闲区旁若无人地打着台球,时不时随着音乐声扭动几下身体。

郑志雯站在用餐区,一边眼睛向大堂看着来往的人们,一边轻轻地喝一杯水,郑志雯要她的贝尔特酒店表现出年轻时尚互动与娱乐。

在金融危机中也保持了稳健增长的上海贝尔特酒店显然给了郑志雯继续扩张的信心,在北京,她开设了内地第二家贝尔特酒店。这间被设计成客人进店之后第一眼看到的不是“check in”柜台,而是酒廊,游戏区和餐厅的商务酒店的服务员被要求既能做前台也能做餐厅侍者,还能陪着客人聊天玩游戏。

郑志雯完全不认同将这家酒店比喻成豪华型青年旅舍的说法,尽管她希望“酒店能休闲随意,没有压抑感,年轻、时尚和休闲,尽管她提供高性价比的客房,去掉了矫揉造作的服务和昂贵的价格,郑志雯还是坚持了这间酒店的商务特性。

到2020年,郑志雯希望能将贝尔特酒店开设到80间,而亚洲的目标是从2家增加到30家,除日本、韩国以及其他东南亚主要城市,会有超过半数在中国。“现在我们都是自有物业,将来会有超过70%的酒店是帮别人管理,现在已经在和一些物业签署酒店管理协议。”郑志雯说,由于盈利模式简约,效率较高,贝尔特酒店的毛利可达到50%.贝尔特酒店在欧洲拥有悠久的历史,由五间英国及欧洲航空公司合资在1971年创办,现时在欧洲的德国、奥地利及英国共有13间贝尔特酒店。上海与北京成了最早两个拥有贝尔特酒店的中国内地城市,贵阳和沈阳会紧紧跟上。郑志雯说,之所以选择这两个城市是因为它们在二三线城市中发展很快,它们的GDP有双位数字的增长,内地的旅客进入贵阳和沈阳的越来越多。郑志雯使贝尔特酒店在贵阳与沈阳都获得了位置优越的地址,贵阳的酒店位于新CBD区域中,沈阳的酒店则位于当地最大的会展中心里。

郑志雯把每一间酒店都当作竞争者,并且深信自己能够依靠独特的新世界概念在竞争中获胜,她甚至希望能够在一个城市中容纳不止一家贝尔特酒店。被问起关于酒店的问题时,郑志雯总能侃侃而谈,但是总有她不愿意触及的问题,比如她的家族中,是以什么样的标准来挑选接班人的。

被问到这个问题时,郑志雯笑得很开心,然后说,这个问题你是不是要问问我爸爸。

责任编辑: 蒋金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