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豫企动态 > 正文

义煤出海收购澳洲煤企EOC

2012-11-09 16:48:19      来源:大河报   

10月29日,一条来自澳大利亚资本市场的并购消息,让一直在尝试出海淘金的义煤集团,吸引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

当天,澳交所发布公告称,澳洲煤企Endocoal(ASX:EOC)已与U&D Ming Industry(澳洲)有限公司(简称:U&D)签订了《框架执行协议》,后者拟以7100万澳元的价格,收购前者已发行的全部股份。

资料显示,Endocoal为澳洲一家公开上市公司,主要在澳大利亚Bowen盆地进行煤炭勘探开采,拥有的JORC合规可销煤炭储量1300万吨,总煤炭资源储量为4.98亿吨。该公司目前拥有数个矿权地,近期勘探重点是富含无烟煤和喷吹煤资源的Rockwood矿权地。

而U&D Ming Industry(澳洲)有限公司则是由义煤集团的全资子公司Kunqian国际能源有限公司(简称:KIE)与大通集团澳洲有限公司联合成立的,二者的股权比例分别为51%和49%,义煤集团处于控股地位。

公告显示,U&D此次收购Endocoal的价格为每股0.38澳元,这一价格较Endocoal 2012年10月26日的收盘价0.223澳元,有着65.2%的溢价,较后者近30日加权交易平均价更是达到了70.6%的溢价。

依此价格,U&D对Endocoal资产的并购价格为7100万澳元。但是,这一价格并不是U&D完成全资收购的最终价格,此前,它还将向Endocoal提供一笔400万澳元贷款。

对此,U&D方面表示,此举意在减轻Endocoal在执行框架协议前所承担的筹集新资本的压力,但同时强调,此融资方案并非收购完成的前提条件。

而对于并购事宜,Endocoal的董事局已公开认为,在当前煤炭市场波动较大且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U&D高于市值的收购要约对广大股东来说具有吸引力,并一致推荐所有股东在没有更好提案的情况下接受该要约。

借道大通

一旦完成对EOC的并购,意味着,义煤集团的国际性战略在澳洲将迎来新的征途。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并购还需获得中国及澳大利亚相关监管机构审批,但是,回溯并购路径,不难看出,义煤集团此举志在必得。

据了解,数十年来,煤炭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具价值的出口商品,是全球第一大煤炭出口国。而受制于义马总部煤炭资源储量不断下降困扰的义煤集团,将拓展的视野逐步放大到全球,澳大利亚就是其国际性战略中的重要一部分。

据一位接近义煤集团的人士告诉记者,义煤在澳大利亚设立Kunqian能源公司的初衷,就是意在澳洲寻求参与煤炭交易及煤矿开发、生产和运营的机会。

而已于2011年1月7日成功在澳交所挂牌交易的大通集团澳洲有限公司,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其在澳大利亚已经投资了3100多万澳元,先后设立了U&D矿业工业有限公司和阿波罗化肥昆士兰有限公司两个子公司。

资料显示,大通集团澳洲有限公司的母公司是河南大通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主营业务是煤基尿素、甲醇和回收性二氧化碳,对原材料煤炭存在一定的依附度。可在2011年,由于煤炭价格上涨导致化肥成本增加,导致利润空间下降,集团收益率处于下滑状态。

因此,大通集团开始探寻与煤炭供应商签订长期合作协议,以确保煤炭价格稳定。加之,大通集团的母公司是河南大通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与义煤同为豫企,若能携手,将会出现双赢的结果,不但可以解决大通集团的原材料供应问题,也可为义煤集团弥补在澳洲的知名度不足的短板。

双方携手在今年2月,U&D购得位于昆士兰州Issac地区的矿权地EPC818,并于此后以Bowen盆地为重点探寻和评估其他勘探机遇,更为重要的是,大通集团将11%的股份让与KIE,对U&D持股比例从60%减至49%,而义煤集团实现控股U&D。

弱市良机?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义煤集团在澳洲大肆跑马圈地煤矿资源的时候,不少澳大利亚的本土企业,甚至包括必和必拓这样的产业巨头,正在逃离煤炭业。

就在今年的5月份,必和必拓董事长Jacques Nasser公开表示,由于与日本三菱公司组建的合营企业持续亏损,将关闭Norwich Park冶金用煤矿,并且已放弃去年才制定的未来五年投资800亿美元的计划。

对此,九鼎德盛董事长张保盈表示,目前,受制于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使得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进一步萎缩的同时,更遭遇到了煤炭价格下跌和成本上升的双重挤压,其国内的煤炭产业已处于产业低谷,使得煤企不堪忍受弱市痛苦,寻求被并购以便破局。

而反观义煤,自2011年借壳欣网视讯上市并更名为大有能源之后,陆续推进整体上市,将主要的煤炭资产放入上市公司,已有义煤集团内部人士称,旗下上市公司大有能源已成功定向增发75亿元人民币。

张保盈认为,在此背景之下,澳洲的煤炭弱市对于“不差钱”的义煤集团来说,更是一个拓展的蓝海,并且可以用相对较低的并购成本,为未来市场种下一个丰硕的收获预期。

据悉,义煤集团携手大通集团收购Endocoal 100%股份的对价及400万澳元贷款(除交易成本)所需的7500万澳元,其中大部分将由义煤集团的子公司KIE提供,而大通集团的投资额仅为750万-1000万澳元之间。

事实上,义煤集团并不是淘金澳洲煤炭弱市的唯一中国煤企。此前不久,徐矿集团也刚刚与澳大利亚库卡公司签署《销售与收购协议》,将后者在昆士兰州一处煤炭资源探矿权收至囊中。

但是,张保盈还提醒到,国内企业在抢抓澳洲煤炭弱市机遇的同时,还应当留心当地政府的诸多政策变化。比如,澳大利亚政府将启用的新的矿产资源租赁税,将会在2014财年为其再添30亿澳元税收收入等。

责任编辑: 蒋金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