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经济学人 > 正文

姚树洁:重走农村包围城市之路

2012-12-25 16:13:18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摘要:中国长期以投资、出口拉动的高增长,如今遇到了发展瓶颈。对外,出口乏力,贸易摩擦愈演愈烈。许多大宗商品,包括石油、铁矿砂、大豆、棉花,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达到影响国家安全的程度。对内,经济结构扭曲,投资效率低下,资产泡沫和污染严重。再用传统的刺激因素拉动GDP的战略已经过时,因为畸形的城市和工业结构,导致投资边际效率接近于零。经济理论认为,为了提高投资效率,投资的方向必须转向边际效率高的部门和产业。

在中国,这就是服务行业和农业。而就区域经济发展而言,发展重点必须是农村。只有重新认识农村的重要性,明白为什么必须再走农村包围城市之路,中国的可持续、高速度的发展才有希望。本博文分为三个部分,认真讨论为什么中国下一轮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唯一的出路必须是“修炼内功,重新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的发展思路。希望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对政府制订新的发展战略,有所帮助。

背景

最近,李克强说城镇化大有作为,在中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到国内也听到许多官员和学者都在谈城镇化的作用,大家认为城镇化是中国未来发展的激发点。

其实,城镇化只是重新走农村包围城市道路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已。

如果我们把中国改革开放的34年分为三个阶段,也就是1978-1991年间,1992-2000年间,以及2001-2012年间,我们可以这样认为,第一阶段发展的根本激发点是农村的改革,重点为联产承包责任制,加上放开农产品市场和价格,大大的提高了农业的生产力,尤其是土地和劳动力的生产效率,为中国今后20多年的城市和工业的改革提供了厚实的物质基础、大量剩余的农村劳动力和广阔的农村市场。

第二阶段发展的激发点就是邓小平的南巡讲话,讲话的内容就是“我们的改革步伐可以加快一定,胆子再大一点,大胆的引进外资和国外的先进技术,为中国的现代化发展所用。”这一时期的中心点就是引进外资,就是出口拉动。外资的作用,并不是中国真的需要资本,而是需要包含在外资里面的外国先进技术,外国的先进管理经验和国际的贸易人才及贸易渠道。外资在大幅度提高中国生产技术的同时,也为中国的产品打开了一个广阔的海外市场。

第三阶段发展的激发点就是加入WTO,让中国的产品出口不再受美国国会“最慧贸易国”的投票影响,从而,极大限度的发挥中国劳动力多、产品便宜的优势。加入WTO以后,除了2009年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出现负增长之外,从2001年到2011年,中国每年的进出口贸易都增长20%以上,有的年份甚至增长超过30%。例如,2010年,中国的对外贸易增长34.3%,2011年增长22.5%。2007年,中国的外贸顺差达到当年GDP的8%,进出口总额占GDP的比重高达60%以上。后来的贸易顺差有所减少,不过,到了2011年,顺差占GDP的比重还有2.1%,贸易总量还是GDP的50%。这个比例,比日本、欧盟、美国等世界主要经济体都要高的多。

过去34年的历史也表明,每个主要的经济增长激发点,最多只能维持10年的时间,超过10年,其作用必然衰弱。

例如,进入2012年以来,WTO对中国的出口作用已经衰弱了。这不仅是因为世界金融危机、欧洲债务危机的缘故,而是WTO的作用不可能长期的推动中国超过20%的速度增长。也就是说,就算没有金融危机,就算没有欧洲债务危机,中国的出口增长速度也会下降。因为,随着出口和贸易顺差的不断增长,人民币的升值压力不断加大,国内的生产要素价格,包括土地和劳动力,也不断提高,使中国出口的价格优势不断消失。如果技术进步和生产效率的提高,无法弥补由于要素价格提高对中国外贸优势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中国的出口一定要受到限制。中国是世界前沿技术的模仿者,而不是世界前沿技术的开拓者,所以,在技术方面,中国的上升空间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发达国家技术创新的速度。

就目前的情况看,发达国家的最大困惑也是因为技术创新速度无法挽救它们的世界竞争优势,所以中国的模仿对象没有了,自我创新能力也还没有培养出来,唯一能够挖掘的潜力,就是把现有的技术和资本,投放在国内比较落后的地区和产业部门,才能提高资本的总体效率。

而有能力吸引国内资本,并把它变为有效生产力的,恰恰就是农村。如果说34年前,中国经济是从农村开始发迹的话,34年以后的今天,能够提高有效内需,提高资本投资效率,实现全面小康发展目标的地方,也是广大的农村了。所以,修炼内功,必须先发展农村。

新的转折点

2012年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关键性转折点。一方面,世界金融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还在拖累全球的经济复苏。欧盟经济增长速度接近零点,美国复苏乏力,日本徘徊不前。金砖国家,除了俄国还保留比较强的增长,巴西、印度和中国的增长速度,都比前几年下降了很多。除了中国,其它三个国家再度遇到高通胀和货币贬值的困扰,出现了10年来最大的困难。

中国虽然能够坚持7.5%的增长速度,却基本上是靠大量的政府投资拉动来维持。出口出现了明显的下滑,尤其是11月份的对外贸易,进口惊现零增长,出口只有增长2.7%。全年实现10%的贸易增长目标,已经成为泡影。

欧盟占中国出口商品的六分之一,对欧盟的出口却下降17%。任何国家对中国进口需求的增长,都无法抵挡欧盟市场的下塌。中国出口到其第二大目的地,美国,也是出现负的增长。原本想通过对俄国、巴西、印度、非洲、东盟等经济体的出口增长来抵消对欧美日增长的下滑,谁知道,这些国家不仅占中国的出口份额小,而且,它们也出现了经济下滑的局面。

在国内,通胀压力依然存在,11月份的CPI增长再度进入2%以上的时代,估计未来的通胀压力将再度出现。尤其是房地产的价格居高不下,投资风险加大,政府不敢放松对房地产的管制。其它的投资门路,也越走越窄。

政府唯一的出路,就是内需拉动。然而,内需拉动,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为啥?

其一,内需拉动,需要时间,不是说你想拉动,就能拉动的。政府可以用行政手段搞投资,却不可能用行政手段逼迫老百姓花钱,刺激消费。

其二,有钱人的消费,基本上都集中在高端的消费,例如进口的名牌消费品、高档汽车、出国旅游和送小孩出国读书,等等。这些消费,花不少钱,却拉不动国内经济的增长。因为这些高端的消费,对国内产业经济的拉动效果极差。进口的奢侈品、汽车、出国留学等和国内的工业、服务行业的关联性不大,拉动国内就业的效果不大。

其三,中低收入人群的消费,可以带动就业、带动上下游产品和服务链条,但是,这些人一方面没有那么多的钱可以消费,另方面,就算有钱也不敢消费。

总之,中国内需乏力的根源,在于两点:收入分配畸形,社会服务保障缺失。前一点导致消费偏激,拉不动国内的产业链条,后一点导致存款太高。在社会保障缺失的情况下,多存款、少消费,是普通百姓规避生活风险的必然举措。

当然,投资畸形也是拉不动内需的另一个因素。例如,大家都把钱扎在房地产上面,当房子卖不出去的时候,与房地产有关的产业链,都出现了贫血现象。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