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经济学人 > 正文

沈凌:中国如何缩小收入差距?

2013-01-05 09:21:40      来源:搜狐博客   

中国的收入差距很大,好像是全国人民的共识,但是却一直没有一个可靠的数据来衡量。经济学上有个指标叫基尼系数,被各个国家和世界经济组织用来从数量上描述收入差距的大小。但是很可惜,我们的国家统计局很早的时候就停止公布这个数据。掩耳盗铃,最终还是会被别人发现的。这不,西南财经大学的中国家庭金融数据中心现在公布了他们测算的中国家庭收入基尼系数。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0.61!这个绝对值对大众或许还是模糊的,那么在世界上和各个国家比一比就一清二楚了。有人好事,立刻找出CIA公布的世界基尼系数排名,原来就南非,纳米比亚,博茨瓦纳和中非共和国等几个非洲兄弟和我们不相上下。一直以来以贫富分化相当大著称于世的南美洲国家,比如巴西阿根廷之类的,这次也没超得过中国。更别说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了,它们的基尼系数一般在0.3-0.45之间。

这是一个很出预料,但又不太让人惊讶的事实。知道了事实,接下来的难处在于如何缩小这个差距。很多人一触及收入分配改革,就会像祥林嫂一样的叨唠:“效率和公平,就像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是经典的经济学理论。如果我们预期干多干少一个样,我们就不太会有动力去努力劳动。这也是我们改革开放前的“大锅饭”体制的最大问题。所以,从这个逻辑出发,我们试图改善公平状态的任何努力,都要以牺牲效率为前提。这是一个宏观经济政策的两难选择。最近有报道:温总诺言成空,收入改革被推迟。可见这个选择有多难,这个决策收到多么大的阻力。

但是,现代经济学总是不满足于简单的人尽皆知的道理。经济学家总喜欢语出惊人。最近十几年来,不安分的经济学家逐步研究出一个出人意料的结论:公平和效率有时候还能兼顾!呵呵,原来鱼和熊掌能都要,这样的好事是从何而来的呢?

原来经典理论讲的“大锅饭抑制了工作动力”仅仅是事情的一个方面。猴子很喜欢树上的桃子,如果我们规定摘下来的桃子大家一起吃,你爬不爬树都一样,那么就没有猴子愿意爬树摘桃子了。这个是收入再分配对劳动激励的影响。如果我们现在规定:每个猴子都能吃到自己摘下来的桃子,不爬树就吃不到桃子。这样一来,每只猴子都有了爬树的动力,但是有了动力,是不是就会使得每个猴子都有桃子吃了呢?不一定!因为爬上树摘到桃子,仅仅有动力是不够的,还要有能力!

话说昨天晚上有一只猴子感冒了,它发着高烧,今天不论怎么样有动力,它都没能力,那么在每只猴子只有自己爬树才能有桃子吃的制度下,它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树上的桃子饿死了。这个时候,猴子们就会想:如果我们今天分几只桃子给它吃,让它能够渡过难关,明天它身体好了又能爬树了,再自己上树摘了桃子还给我们,是不是能够增加摘到的桃子总量呢?另外一方面,这只遭了天灾的猴子也能免于一死,这就减少了贫富分化。那算不算兼顾了“公平和效率”?这就是经济学家想到的第一个收入再分配有利于经济增长的逻辑。这是我们作为一个理性人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发展出来的一种应对机制。

话说这群猴子不久又遇到了第二个问题:有些猴子本事大,能够轻轻松松爬到很高的地方,摘到很多的桃子;但是又有一些猴子本事不那么大,只能爬那么一人高,摘到一点点桃子,混个半饱。本来嘛,你没本事的猴子,可以先不那么急着就上树摘桃子,你可以先上学,到“爬树大学”里从理论到实践好好学习一下,拿出个“爬树博士”的头衔来,再去摘桃子,自然就能“爬的高,摘的多”了。可是偏偏这个没本事的猴子本来也就是混个半饱,如果一天不上树,到学校里学完本事,虽能戴上博士帽,但也因为没得吃不等上树就饿死了。可怜的猴子因为自己没本事,所以比较穷;因为它穷,所以没时间学习;因为没时间学习,所以提高不了本事;因为提高不了本事,所以还是只能继续穷。说了一大圈,就是因为穷,所以穷,这是一个怪圈。一旦陷进去,就自己出不来了。经济学上叫“贫困性陷阱”。怎么样才能跳出这个“陷阱”呢?本事大的猴子桃子多,可以拿一些出来供给上学拿博士帽的猴子吃,等他拿到“爬树博士”的头衔,能够摘到更多桃子了,再还给那些曾经借给它桃子的富猴子。这样一来,是不是猴子们摘到的桃子总数增长了?同时每个猴子都能够吃到更多的桃子了,也就是说,猴子们的贫富分化也减少了?这又是一个兼顾公平和效率的两全其美的办法啊!这是经济学家思考到的收入再分配能够促进经济增长的第二个逻辑,这是我们作为理性人面对先天的差异性发展出来的一种应对机制。

上面的两个故事告诉我们,一味地保护富猴子摘到的桃子,不允许穷猴子拿来分享一些,或许对富猴子本身都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情。当然,富者对穷者的帮助不是“无私”的,它也能收获不菲的回报。从而贫富差距的缩小伴随着经济总量的增长。

但是猴子们不久又发现了麻烦所在:有一些穷猴子借了桃子不还。富猴子出于害怕,再也不敢借给别的猴子桃子了,于是眼看着鱼和熊掌都能兼得的好事就要黄了!

为什么穷猴子借了桃子不还呢?有些猴子是还不了了。因为生病借的,或许身体并没有好起来,上帝招了招手,它就升了天堂了。天堂里面不认人间的帐,所以,这个借了的桃子也就不用还了。因为读书借的,或许拿不到“爬树博士”的帽子,到头来,还是摘不到那么多的桃子。每天还是混个半饱,自然也还不了债。还有一些猴子就纯粹是不厚道了,它们就是不想还!这些不想还债的猴子,要么是太懒,不想工作太辛苦,要么就是太聪明,它们看看只要躺在床上装病就能不还债,就开始没病也称病,反正猴社会也没有测谎仪之类的高科技,你装,也没猴能看出来。

这欠债不还就像是一种瘟疫,有时候就那么为数不多的几只猴子还不了,但是让所有富猴子担心放出去的债就成了泼出去的水,没有收回来的可能。所以,借贷就成了难事。这严重阻碍了经济增长和大家福利的改善。经济学家给这种情况取了一个学名,叫“金融市场的不完美”。

不完美的金融市场是阻碍发展中国家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这在我们中国看得见,在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都看的见,所以,并不是我们的中国特色。回到那个猴子社会,如何才能保障富猴子能够拿回借出去的桃子呢?这时候,需要的是政府作为第三方的法治建设和执行。法治包含了至少两个部分,第一是成文法律条文的制定,第二是对这些法律条文的执行。郭树清讲再多的对中国股市的信心,抵不过云南绿大地一个诈骗案件的执行不力。大家看不到借出去的桃子的回收的可能性,只能不借,哪怕桃子烂在了家里,或者喂了猪。

第二种可能的解决之道,就是通过政府对每个公民征税,来进行由富到穷的转移支付。但是我们需要看到,想实现鱼和熊掌的兼得,这样的转移支付也要有产出,而不是仅仅简单的给穷人钱。这种产出哪里来?还是需要通过增强穷人的生产能力来实现。

无论是哪一种解决之道,都需要整个社会对制度建设投入资源,天下没有免费午餐,也不会有从天而降的合理制度。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