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中国企业 > 正文

超日太阳能陷老板跑路迷局

2013-01-07 10:34:26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彭俊勇    

老板深陷“跑路”传闻、银行逼债、生产停滞,成立10年的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上演着企业存亡的生死时速。

从2003到2013,起步、辉煌、落败,从无到有、由弱至强、然后从高峰落入低谷,10年时间,超日太阳划过了一道令人惊愕的曲线,完成了一个传统制造业需要几十年才能经历的轮回。

超日的十年路程与中国光伏行业的整体发展经历着同样的过山车,一同沉浮。

■“跑路”迷局

2013年第一个工作日,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31岁的林峰悬了好久的心终于放下,盛传“跑路”的超日太阳能董事长倪开禄再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这一天离他携款潜逃“跑路”国外的消息出现正好一周。

4日下午,倪开禄出席了由上海证监局召集的多部门会议,一同参会的还有上海市银监局、上海市金融办以及奉贤区政府等金融管理及相关部门。而此前,作为上海超日太阳的一名中层管理者,几天之前林峰和其他1000多名员工还一直无法准确说出自己的老板在哪里。

2012年12月27日,超日太阳董事长倪开禄携款20亿潜逃、留下超过千名员工和数十亿债务无人打理的消息传出,成为年末光伏行业最后一个引爆点,将本已经人心思变的行业再一次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上海光伏领域里,倪开禄曾经属于先行者和行业标杆,如果其跑路消息为真,不啻于丢下一颗重磅炸弹。目前该公司注册资本1.976亿元,占地1.5万平方米有员工1500多人,拥有上海超日(洛阳)太阳能有限公司和上海超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两家子公司。在上海并不算发达的光伏产业领域,超日的地位举足轻重。

一石激起千层浪,超日太阳能的联系电话瞬间被打爆。

“经济越差,变数越多,好事坏事一堆堆,几家欢喜几家忧,有的上市企业拿到国家5亿补贴,有的企业老板携款几十亿落地洛杉矶,有的公司老板口口声声说气节,有人鼓吹国家要搞万亿光伏下乡,有的公司打肿脸充胖子说自己很牛,小公司想安静下来发展真的不容易,看着这些都心跳不已,”业内人士在第一时间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行业现在处在重要的结点期,这样的消息影响的是整个行业的形象。”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光伏专委会主任赵玉文对记者表示,“即使是真的跑路,也只是个别行为,不会对行业整体带来实质影响。”

风吹草低见牛羊,正是在市场低迷期间,隐藏的问题会逐渐暴露出来,这时候才会发现谁在裸泳,谁才是真正值得投资的企业,超日原来也曾经有过很好的成绩单,只是在2012年的光伏寒冬中,资金链紧张、原材料困难、国外订单减少的综合压力下,摇摇欲坠。

经过10多年的发展,中国光伏产业在技术、质量、品牌、规模等方面都成为了全球领先者,成为中国新兴战略产业中的一个典型代表,但是从2011年开始中国光伏产业进入困难时期。这样的背景下,企业破产早已不是新闻,但上市公司董事长跑路的消息还是引起轩然大波。

“董事长并没有跑路,而是去国外催债,这完全是两回事。”去年12月28日超日相关人士在电话中曾这样回应记者,而面对倪开禄何时回国现身的问题,该人士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准确时间。

“现在超日的事情是大家的关注热点,其实他们几个月前就已经出现问题,但是跑路是不至于的,”上海淘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陆建洲总经理告诉记者,“跑路消息出来的前一天我还去超日了,虽然当时有些生产线处于停产状态,但是相关管理人员还在。”

“怎么可能跑路呢,他就是土生土长的奉贤人,工厂和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跑路之后难道不想管了吗?”超日公司中层干部林峰表示,“对这些说法真的无奈,企业遇到问题是真的,但到不了跑路的程度,我们得到的消息是老板去国外催账,年底了他老板不去讨钱怎么办?这时候他逃跑了,带其他员工去逃跑啊,他脑子有病?”

据介绍,早在27日前一周,倪开禄与办公室主任、市场部营销人员等数人先后赴欧洲和美国催讨债务,有客户打其电话无法接通,跑路传言由此而起。

“原来出来的时候在德国,然后现在在美国,是美国有一个电站要找买家,另外他在美国个人投资了一个水厂,个人投资水厂的一些事务要处理一下。”

超日遇到麻烦并不是空穴来风,种种先兆表明,超日遇到了大麻烦,12月20日,超日股票停牌、12月26日,倪开禄辞去公司总经理职位,并向董事会提名其女婿张宇欣担任总经理,三名独立董事全部弃权。

■产品被甩卖

卸职总经理、宣布近期回国,等待倪开禄的却不是好消息,一股抛售超日产品的潮流正在涌动。

在上海市场,自跑路消息传出之后,超日的太阳能组件产品成了烫手山芋,并被减价抛售。“现在是有人在出货,价格稍微低些,但是据我所知不是我们出的。”林峰告诉记者。

记者多方求证显示,市面上有很多超日的组件产品在被抛售,并且普遍低于市场价格3成左右,这些产品大多来自为超日进行代工的厂家。

在光伏领域,利用代工生产并不罕见,而超日在问题爆发之后,代工企业为了免于遭受损失,将产品自行销售亦被行业认可。

“好比你手上有很多订单,但是你的现金流不足以支持你完全自己来生产那就需要代工。你有50个兆瓦,你给我20个兆瓦来做,但是你要求我答应你一定的账期,我先把这个货做好了放出去,我来给你做一个担保,将来我可以还钱给你。”上海羲和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叶明介绍,“现在超日出了问题,代工厂肯定不会自己承担损失。”

据介绍,超日之前曾经放出大量的代工订单,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超日的生产出现了问题。“现在总部这面,组件还没有停工,但是其他都已经停工,目前还有1000左右的工人,在最多的时候接近2000人。”林峰介绍,超日在其他地区的工厂也处在停产状态。

代工企业抛售产品,一般都会明显低于光伏组件成本价格。“不这样卖谁会买呢?”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委员会秘书长吴达成表示:“光伏行业资金需求非常大,竞争激烈不可避免,就像当年的汽车产业一样,肯定会有大浪淘沙优胜劣汰的过程,那些实现规模效益,技术水平领先的企业才能够发展壮大。”

■银行逼债

对于超日和倪开禄来说,传闻可以澄清、产品可以贱卖,银行的债务却马虎不得。光伏领域到底是不是一个诗意的栖息之地,代价却只有当事人自己明白。

从刚刚上市的时候银行都是排着队来给贷款,到现在排着队来讨债,超日在银行的“支持”下逐渐膨胀,也是在银行的压力下,一步步走向自己挖的陷阱。

早在上市之初,就有研究显示,超日太阳的业务在盈利能力方面并无优势,再加上行业产能过剩问题的困难,公司的成长能力或许不容乐观,但是银行显然不这么看。

“2008年之前,事实上不只是超日,整个中国光伏产业都处在亢奋之中,那时候一句话就能够拿到钱,就这么简单。比如说我们有个电话沟通,没有面对面见过,只是电话沟通,打听一下就可以。一句话就把钱给你。”王叶明介绍:“只要你说有货,我就可以把钱打过来。”

这样的背景下,光伏、造船、LED三个今天避之不及的行业在当时却是银行眼里的香饽饽,几十亿元贷款流入了超日账户,大干快上成为发展主题。

形势转眼就变,2012年中期开始,主要贷款银行向超日抽贷,规模高达10亿元人民币,使超日的资金流动捉襟见肘,企业陷入困境。

12月31日上午,华夏银行(10.33,-0.02,-0.19%)的3名员工来到了超日,在反复交涉之后,被允许进入厂区。

“这是今天来的第三波,这几天除了记者就是银行讨债的。”超日保安介绍。而记者看到,在超日门前来自河南、浙江、江苏的车辆屡见不鲜。“他们都是客户不是来讨债的,都是打听情况。”

事实上,之前银行的过分热情导致超日“步子迈大了”,投资过多,2011年仅在海外就投资多个项目,资金数以亿计,最终资金出现紧张并不让人意外。“国内的金融业还是喜欢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寥寥无几。人家那么多都花了,你还去添一个,有啥意思?雪中送炭太少了!”林峰表示。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超日太阳应收账款为33.42亿元;短期借款17.78亿元,应付票据6.8亿元,应付账款9.9亿元,长期借款1.5亿元,应付债券10亿元,合计约46亿元,而目前公司净资产不到30亿元,资不抵债已成定局。

而目前超日太阳本身的财务危机也逐渐显露,其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急剧上升,应收账款上涨,导致资金链极度紧张。据报道,28日倪开禄曾表示:“去年年初的时候,银行都排着队来给我发贷款,导致我新建了很多项目,如今突然抽贷令人措手不及,这种一放一收的政策是置企业于死地。”

超日投资本身并不存在太大问题,但在整个行业面临困境,资金为王的时期,过多的进行长线投资,必然会导致资金链的紧张,而为了解决资金问题所采取的频繁质押行为,最终成为了超日倒下的致命力量。

■风光不再

从一头扎进光伏产业这片蓝海开始,倪开禄也许从未想到过会有如此紧迫的一天。

虽然走到今天的尴尬境地,超日太阳在中国光伏领域却属于先到者。早在2003年6月,超日有限公司就已经成立,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一批光伏企业。

另一方面,在太阳能光伏行业,超日是一家比较低调的公司,因为产品主要出口,整个企业并不太受关注,并且随着整体环境的快速走好,超日一度取得了不错成绩。

时势造英雄,创业正赶上好时机。

在光伏产业链中,电池片和电池组件业务是毛利率最低的环节,在这一环节,进入门槛相对较低,超日选择此环节进行突破不能不说是精明,但同样这一领域竞争非常激烈。

“在当时这的确是个新行业,多数进入的人都是外行。”林峰坦诚,但与此同时,“不了解并不代表看不清未来,只要能赶上发展潮流,多数人都会盈利。”

最开始之时,超日并没有主动地出击而是采用了代工的发展模式,为其他品牌进行组件生产,然后再开始自己走出口之路。

8年前出现爆发式增长,于悄无声息中,光伏产业以令人惊愕的速度快速增长,几年之内,造就了一个从业人口百万、产值5000亿以上的新产业。乘着这股东风,超日的日子非常好过。

“倪开禄经常说自己比赛维、尚德等进入这一领域并不晚。”知情人士介绍。当时超日的注册资本是500万元,也没有预料到可以发展得那么快。只是超日一直没有取得赛维、尚德那样的飞跃式发展,而这被认为与缺乏资本运作不无关系。

2005年12月14日,无疑是中国光伏历史上重要的日子,这一天,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成为第一家美国上市的中国太阳能光伏企业,同时也是第一个在纽约股票交易市场成功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这刺激了超日的神经,别人能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事实上,不只是超日,尚德的上市成功是中国光伏行业的强心剂,上市成为了当时行业内最重要的议题。

2006年,超日的销售额超过了2个亿,成为当地首屈一指的民营企业,而这一数字在光伏领域里面,只能算是小字辈。尚德、赛维这样的企业,一直是超日的目标和样板,上市、融资、滚雪球般快速增长、迅速成为行业的领军者,这样的念头一直是倪开禄的目标。

“他早就认识到了公司凭借自身积累无法实现目标,上市是最好的办法,为了能够上市成功,倪(总)付出的太多,”林峰介绍。

中国光伏行业的野蛮成长,为超日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创立4年后,超日有限公司改名为超日太阳能,并开始了谋求上市的运转。

与同行们相比,倪开禄的超日在上市路程上显然走得更加艰难。从2007年开始直到2010年,一波三折之后,终于上市成功的超日发现,市场早已发生了变化,从卖方变成了买方。

2010年11月18日,超日上市成功,在整个光伏产业里,无论从哪方面看这都是迟到者,而从那时起,隐患已然埋下。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行业的快速发展带来了看得见的利益,而这背后的凶险被有意无意忽视了。2008年是整个行业最好的时期,之后,整个光伏行业开始出现问题,一方面企业错误的估计了形势,另一方面,所有人都想扩大规模在竞争中保住优势不被淘汰,在科技进步有限的情况下,比拼产能就成了最好的办法。

“2008年9月底开始下降结束了,那之前我们出口产品甚至还走过空运,在当时相对来说错误的估计了形势的不只是超日一家。”王明叶介绍。

2011年开始,全球光伏产业困难重重。产能过剩、无序竞争、贸易保护、金融危机等多重因素叠加,使光伏组件的价格持续以每季度10-15%的速度下跌,绝大多数企业都承受了较大的压力,库存增加,应收款累积,亏损延续,据统计,中国光伏组件公司2012年1-3季度总亏损达200亿人民币,光伏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受到空前严重挑战。

“超日在这个时候出问题不奇怪,现在环境这么差,出问题的不只是超日,只是他们问题暴露出来了,很多公司问题还要严重得多,只是没人关注而已。”王叶明表示,现在你光有货还不行,拉过去,账期还少不了,到时候还扯。我们有一句话叫做“野蛮生长”,这个就是野蛮生长的恶果,你现在都没有现金在玩,都用以货易货的形式在玩的话,那最后肯定玩不起来。

吴达成认为,“从目前来看,光伏行业投资过多的现象是切实存在的,但是从长远角度来讲,目前投资还是远远不够的,这是一个刚刚崛起的行业,未来发展空间广阔。”

整个2012年中国光伏市场哀鸿一片,光伏产品的价格下跌速度加快,企业盈利能力再次滑落。仅海外上市光伏企业今年前三个季度的亏损程度已经接近甚至超过去年全年的亏损额度。

“其实有时候这个行业出问题,对某家企业来说可能是个坏事,但是对整个行业来说是一个警示作用、一个提示,更多的反思东西在里面。”王叶明认为。

■争议形象

1月4日,久未露面的倪开禄返回上海,参加相关部门的会议,开始收拾棘手的问题,而外界对他的不同声音并未平息。

一方面盲目投资,奢华挥霍;另一方面却相对低调,呵护员工,倪开禄和他的超日太阳一样让人迷惑。

“在整个光伏领域,超日影响力并不是很大,与赛维、英利比,超日只能算是小企业。”业内人士表示。“我们与超日并没有太多接触,也是在出问题之后才开始关注他们的。”某知名光伏企业管理人员表示。

据介绍,在倪开禄家乡奉贤,其别墅之豪华在当地首屈一指,其座驾则为高达千万的迈巴赫和奔驰600加长防弹车。

“老板的确有好车,公司里面奔驰就有将近10辆,党委书记的座驾也是奔驰,连服务客户的商务车也是最好的,公司在这方面舍得花钱。”林峰介绍,“但是这钱都是人家的,怎么花别人凭什么干涉?”

另一方面,出身农民的倪开禄身上的豪爽同样引人注目——每年他都会在厂子里陪工人吃年夜饭,去年又花了600多万装修了新的食堂。

“说实话,我们作为打工的算不错了。我们班车免费的,吃饭也是免费的,平时吃饭三菜一汤,一个大荤、一个小荤、一个素菜。”门口保安介绍,“2011年我的年终奖是6000元,2010年是4500元,在这里还是属于少的。”

“那是超日最好的时候,今年什么都没有了。”林峰不无感慨地说。

 

相关阅读

超日太阳老板身处海外 逃债还是追债?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