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豫企动态 > 正文

河南非法集资病历:资金链断裂癌症蔓延

2013-01-21 10:04:41      来源:21世纪网   

发生在上海嘉定的华夏银行支行理财案,背后出现河南新通商担保与实际控制人魏辰阳,引出一条草蛇灰线,将线索延至千里之外的河南。

2011年底,河南各地的担保公司遭遇大范围的“兑付门”,一时间皆无下文。

2012年底,为调查华夏银行理财案背后的新通商担保,记者远赴河南郑州、鹤壁等地实地调研。鹤壁明昆担保公司案、浦发银行郑州支行行长非法吸储63亿案陆续浮出水面,此外,河南新通商担保案的余波一直未尽。

2012年的系列事件,可以说,正是2011年河南众多非法集资事件的扩散和变异。

非法集资病因

河南系列非法集资事件的主要特征,是担保公司成为集资的水龙头。

2007年左右,整个河南省的担保公司仅有100多家,经过一番病毒性扩张,到2010年底,已暴涨到1640家,占到全国担保公司数量的四分之一。

造成全国担保业扩张的一大原因是,2008年12月起,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信部)陆续出台系列政策,支持担保业发展,以扶助中小企业的经营。工信部甚至提出由中央和各级地方财政支持,为担保业务提供风险补偿、强励和营业税减免等政策。

于是从北京回来的落魄书生魏辰阳、在公园摆摊的算命先生毛凤鸣、汽车修理厂老板郑国庆,形形色色人等开始涌入担保业。而任郑州浦发银行支行副行长的马益江则通过引入多家担保公司和房地产公司老板的资金,而把郑州21世纪支行办得红红火火。

诱导非法集资病毒扩张的一个外因是房地产。

2008年以来,随着房地产价格的节节走高,担保资金进入房地产业已是普遍现象。

据郑州担保业内一资深人士介绍,最早触动河南担保业神经的,是郑州市金水区的一个地产项目。该项目在借钱买地、抵押地皮盖楼、卖楼还债的过程中,借助了担保公司的资金2000万元,最后却赚到6000多万元,令担保业艳羡无比。

于是,魏辰阳的河南新通商用非法集资来的资金,购买了郑州CBD地区的大量房产;毛凤鸣将担保资金用于给旗下土地和房产项目输血;浦发银行马益江则全力开动搬运系统,将非法吸收来的数十亿存款,用以支撑不法商人鲁泊麟的房地产版图。

河南当地盛行的民间借贷风气,给非法集资的滋生和成长提供了良好的土壤。

据了解,魏辰阳最初开公司的启动资金,始于朋友借款;浦发银行马益江案中,多个存款人损失的,都是亲戚朋友集合交过来的钱。这些借贷来的资金,面对更高利息带来的利差,先天性地容易受到诱惑。

2010年底,河南省城乡居民储蓄规模近1.3万亿元。

魏辰阳旗下的房产中介部门,除房产经纪业务外,另一项兼职工作,就是把到房产中介店面来交易房产的客户介绍到担保部门去“理财”;毛凤鸣的明昆担保,展开了轰轰烈烈的“信贷到村”营销。马益江则把原当属于银行存款的大笔资金,腾挪到商人鲁泊麟手中。

正是在成百上千个魏辰阳等人的作用下,河南的民间资金疯狂涌入担保业,担保公司为赚利差,又把资金借给以房地产为主的项目。许多担保公司的角色,也由提供融资担保的中介,变成了收取“存款”、进行放贷和投资的“银行”。

根本性的质变,埋下了资金链紧张的隐患,最终非法集资的癌症在一系列兑付危机中全面发作。

癌症的爆发

在担保公司数量疯狂扩张后,河南省政府一度注意到风险。

2008年中以前,担保公司只需到工商局办理手续就可以开业。从2008年下半年起,申请成立担保公司,需要河南省中小企业局审批。

2009年9月,河南省工信厅和工商局下发《备案通知》,要求全省的担保公司先到工信厅审批,再到工商局办理执照,然后在登记注册30日内,到同级担保业主管部门登记(地方工信部门)登记备案。

备案证的硬性要求是注册资金不低于5000万元,在由担保中介变身为存贷款中介之后,通过吸收公众存款,5000万元的注册资金,对于许多担保公司已不成为门槛。仅一年多的时间,河南就发出了1600多张备案证。

2011年初,拥有备案证的河南诚泰投资担保公司违规吸纳资金,导致400多名客户的2.8亿元资金无法追回,显示出备案证制度的苍白。

2011年7月起,河南省推出新的“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来取代旧有的备案证,获得最新“许可证”的融资性担保机构,到2012年3月为止,仅221家,只有原来1600多家的四分之一。

但是,某河南政府系统人士向记者透露,2009年大量担保公司获得备案证,2011年,大部分的融资性担保经营许可在被收回,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河南担保市场极为混乱。类似河南新通商这样,未获得“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却仍在经营融资担保业务的担保公司比比皆是。“这样一个灰色地带,从未获得清理。”

2011年9月底,河南圣沃投资担保公司的资金链断裂,众多客户借出的超过15亿元资金未获得兑付,10月13日,近千名客户占据了圣沃公司所在的郑州市金水路浦发国际金融中心整个楼层。

10月22日,魏辰阳旗下的河南新通商也因无法兑付高息集资,遭到数百名放贷客户的堵路上访。新通商当时已是河南最大的担保公司之一,集资金额号称超过20亿元。

接着,三六九、宝银、欧陆、鼎诺------骨牌一张一张倒下。一百多家担保公司陆续暂停了兑付客户本息,非法集资资金链断裂的癌症在整个河南蔓延。

三种变异

河南新通商的担保资金链断裂之后,魏辰阳又撑了半年,直到2012年6月才正式被批捕。

融资方法上的创新,令魏辰阳苟延残喘,他通过利用《合伙企业法》和银行理财产品销售渠道上的漏洞,把发生在河南的非法集资癌症,转移到了上海和北京。

2011年年底起,魏辰阳通过控制妹妹魏小琛,在北京陆续注册起7家私募股权机构,并以发行理财产品之名,向社会募资,甚至嫁接了银行理财经理的销售渠道。最终华夏银行上海嘉定支行理财客户的近2亿元理财资金,被魏辰阳拿回河南填补资金黑洞。

类似河南新通商这样的大担保公司,客户人群锁定在郑州这样的城市、和市民人群中的富裕群体,单个客户投入的资金,少则数十万,多则上千万,一旦发生挤兑,事故来得较为迅猛,涉案金额也会较大。

算命先生毛凤鸣独辟蹊径,他的明昆担保,把集资对象伸向了田间地头的农民,和手头略微有点闲钱的家庭妇女与退休人士,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

或许正是一笔一笔小金额的运作,使得明昆担保病症发作得较慢,顺利趟过了2011年,还在2012年3月份通过了河南省工信厅的年检,成为首批获得《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的221家担保公司中的一家。

但是到了2012年底,纸终于包不住火了,毛凤鸣入不敷出的投资效率,完全无法解决越滚越大的本息兑付需求。明昆担保资金链断裂后,未得到兑付的金额只有3亿多元,但受害客户人数却接近两千人。

在郑州担保非法集资吸存之风盛行的背景下,连银行行长也发生了变异。

作为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主管贷款业务的副行长,马益江戴上的种种光环,使得他凭借副行长的位置,处起起到与大多数担保公司毫无二致的效果:一面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另一边是高息放贷赚取利差,把大笔资金借给房地产企业。

有浦发银行副行长的职位作背书,以月底揽储、购买理财产品为名,还可以用公家的资金放贷款来打好人际关系,以及浦发金融平台的操作便利,使得马益江在非法吸收存款放贷的运作中,信用比多数担保公司还要高,所以才有七八家担保公司,放心地把钱存到马指定的账户中,而存款数千万元的大户,也比比皆是。

非法集资的病毒,在不同的人手中,可以变异得花样百出。

四大风险警报

各式非法集资的表面,总有许多共同的警报特征。

首先是各式各样足以闪花人们眼睛的光环。

明昆担保原董事长毛凤鸣,获得政治荣誉包括鹤壁市山城区人大代表、鹤壁市淇滨区政协常委、2011鹤壁十大杰出青年、鹤壁市十大经济人物、民盟鹤壁市委非公经济工作委员会主任。还有在“全国人大会议中心”获得的四张金光闪闪的证书。

毛凤鸣喜欢向公众展示他与各级领导的合影,魏辰阳有着相同的僻好,但操作得比毛更专业。各级的领导、影视明星纷纷成为魏的座上客,从而间接成为他的自我宣传道具。

据河南新通商内部员工透露,“新员工入职新通商公司,首先接受的是一套系统的企业文化培训,接着是展示魏总与各级领导和明星的合影,安排一些大客户的见面会,另外公司还会向你介绍,魏总出钱请明星拍了电影,在南阳还有个投资过几十亿的旅游地产项目。”

一套流程走下来,新员工通常会对魏辰阳和新通商的实力深信不疑,从而抱有人生幻想。

非法集资的第二条警报,是疯狂的多元化投资。

短时间内发生的疯狂多元化,等于是这段时间里缺乏专注,那么投资收益也将令人堪忧。

两年多的时间里,魏辰阳的河南新通商曾展开担保、房地产中介、汽车贸易、影视娱乐、飞机租赁等多元化业务,还拿出大笔资金炒股票和炒期货,其中盈利的项目寥寥无几。

明昆担保背后的毛凤鸣,除担保业务外,旗下也有房地产开发、股票期货投资等业务。

第三条警报,吸引亲朋好友和旗下员工出资。

有一种说法是“有钱自家赚”,但真正有风险了,结果就是大家一起担。

据河南新通商前员工透露,河南新通商的员工,除有拉客户理财的工作任务外,自身还有出资入股的任务要求,具体指标是每人投入1万元。结果到最后,大多数新通商员工不仅这1万元血本无归,还被公司长期拖欠了工资与社保。

浦发银行支行副行长马益江非法吸取的存款中,有数千万元是自己亲戚的。据爆料人介绍,光其表姐、表姐夫就有2000万元资金在马手中无法追回,另外,马益江还动用了自己父母的银行账户。

第四条警报,突然加息,意味着出现兑付风险。

每一起非法集资案例,到资金链紧张的时候,都会突然提高集资利息,以达到短时间吸收更多资金解困的目的。而这一现象一旦出现,也说明当事人差不多到了不顾一切的境地。兑付风险也就呼之欲出。

破冰、余震、与退潮

2012年12月初,郑州市两级法院对5起涉担保公司非法集资案件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分别依照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伪证罪等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1年零6月至15年不等的刑期。

5家担保公司中,包括在2011年初发生兑付危机的河南诚泰投资担保公司。事实上,在此之前的一年多时间,尽管河南非法集资事件层出不穷,但并未有担保公司进入一审环节。

2013年1月9日,记者关于鹤壁明昆担保及其负责人毛凤鸣的报道一经登出后,据当地群众反映,涉嫌向明昆担保出资的鹤壁市工信局领导已经受到监控。

同一天,郑州市金水区法院正式对浦发银行支行副行长马益江非法吸储案进行一审。

以上事件表明,时至年底,河南省对于非法集资系列案件的处理正在加快。

另外,2012年12月31日,河南省工信厅公示材料显示,河南诺安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河南大德良行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河南鑫银盛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河南豫祥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出现风险,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河南省工信厅将取消以上四家公司的融资性担保经营资格,其融资性担保经营许可证作废。

在这一举措背后,显然又有四个资金链断裂的故事上演。

同一天,河南省工信厅还宣告,河南鑫泓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河南金元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河南长融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河南中联信担保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拟退出担保行业,正在办理有关退出手续。

或许从现在起,曾经一度肆虐河南的非法集资狂热,才真正进入一个退潮阶段。

 

相关阅读

河南担保乱象难止 鑫银盛被指扣数亿元还款

河南新通商担保非法融资7亿 董事长等被拘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