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豫企动态 > 正文

收废品收出一座“中国(虞城)钢卷尺城”

2013-02-18 11:58:51      来源:京九晚报   

全乡GDP16.8亿元,钢卷尺年产值12.98亿元,年产各种钢卷尺3.8亿余只,占全国钢卷尺市场的85%以上,产品远销2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2年,虞城县稍岗乡创造出了如此成绩。

“小小钢卷尺,量出新天下”,这是虞城县稍岗乡村民提出的新口号。2006年,虞城县被中国计量协会授予“中国钢卷尺城”的称号。

对于中国钢卷尺城第一人是谁,媒体报道不一。近日,记者走进虞城钢卷尺产业的发源地——稍岗乡南庄村,探寻虞城钢卷尺产业的“前世今生”,寻找虞城钢卷尺第一人。

20多年前,他靠钢卷尺发家致富

据稍岗乡党委书记孙华强介绍,稍岗乡南庄村是虞城县钢卷尺产业的发源地,现在钢卷尺产业已经辐射到周边地区,东到夏邑县车站镇,南到虞城县郑集乡,北到虞城县李老家乡、利民镇,有些规模较大的钢卷尺厂,已经迁至虞城县城。2006年,虞城县被中国计量协会授予“中国钢卷尺城”称号。

可以肯定的是,虞城县的钢卷尺产业起源于南庄村,但究竟谁是从事钢卷尺行业的第一人,查询资料后发现媒体报道不一。然而,记者在南庄村走访时,不少人说出了林义军的名字。

昨日上午,在南庄村一处普通的院落内,已经73岁高龄的林义军正在仔细擦拭着一个“致富光荣”的奖状。林义军老人说,这个奖状是虞城县政府1984年颁发的,以褒奖他靠钢卷尺发家并带领全村人致富的行为。

“谁能想到我收废品时一次偶然的‘财运’,能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啊!”提及此事,林义军连连摆手说“不敢想”。

从3分钱一斤的废品中“嗅”出大商机

林义军说,他是一个“不安分”的人。20世纪70年代初期,30多岁的林义军就开始利用给生产队干活挣工分的间隙,做手工活挣钱。当时,由于做手工活的需要,他经常到商丘的一家国营钢卷尺厂购买被工厂打碎的废钢卷尺条。

“当时,工厂每天都会出很多废钢卷尺条,扔都没处扔,我就通过厂里的工人,按照每斤3分钱的价格买回来当原料用。”林义军说。

有一次,林义军带着买来的废钢卷尺条返回时,途经虞城县城喝茶休息。刚好过来一群建筑工人,他们看到后,说其中一些较长的废钢卷尺条还可以当钢尺用,想以2角钱一根的价格购买。

“我当场就卖了好几块钱,发了一笔‘小财’。”林义军说,当天他回家后仔细挑选,发现平均每斤废品中就能挑出10多根能当钢尺卖钱的。

“3分钱的废品能卖几块钱,这个利润实在是太大了,我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觉。”林义军说,一次意外的“小财”,让他从3分钱一斤的废钢卷尺条中发现了一个大商机。此后,他放弃了手工活,专门到钢卷尺厂收废钢卷尺条,回家挑拣后,再拿到附近的集市上卖。

很快,林义军的足迹就遍及夏邑、永城、单县、兰考等地的百余个集市。由于当时在农村很难见到钢卷尺,因此,林义军的“产品”十分畅销。

自制“香脂盒钢卷尺”全国各地买废品

后来,林义军在销售中发现了一个问题:许多村民在争着买钢卷尺条时,手被划破,而且他们买过钢卷尺条后,拿着和使用起来都非常不方便。

能不能用盒子把钢卷尺条装起来呢?带着这个想法,林义军特意购买了一个国营厂生产的钢卷尺。他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只有一个转轴、一根带刻度的钢卷尺条和一根不带刻度的钢条(起到弹簧的作用)。仔细琢磨后,林义军最终自制了一种“香脂盒钢卷尺”。

“刚开始半个小时制作一个,卖五毛钱,后来几分钟制作一个,卖一块钱,仍然是供不应求。”林义军说,他在开封一个集市卖“香脂盒钢卷尺”时,现场制作现场卖,村民把钱排在他的摊位前等着买。

几年的钢卷尺生意,让林义军家成了远近闻名的“万元户”。而林义军家附近的几个村却是远近闻名的穷村,村民中甚至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吴、南、林、陈四大户,全靠政府来照顾。”村民听说林义军靠卖钢卷尺发了财,纷纷向他取经,乡里面为了鼓励他带领大家致富,还专门让他做村主任。

致富后的林义军对前来取经的村民一点也不保守,不但教给村民们制作技术,而且还赊给村民们原材料,让他们卖出去后再付钱。随着制作钢卷尺队伍的壮大,仅靠商丘的钢卷尺厂已经无法满足大家对原材料的需求。

“我的大儿子林高峰开始联系全国各地的国营钢卷尺厂,购买废钢卷尺条,由于俺买的多,都是用火车皮往家运货。我还联系到浙江一家企业,专门为我们生产钢卷尺盒子。”林义军说,原材料运回来后,他再分给村民加工。村民们蜂拥到他家购买原材料。

“人太多,每次我都是关上门,从窗口往外递货。”林义军笑着说。

走上自主生产路国营大厂被“顶垮”

林义军说,随着他们周围村庄生产和销售钢卷尺队伍的扩大,连全国各地的国营钢卷尺大厂都开始感受到了冲击。“主要是价格优势。”林义军说,他们这些农家作坊的生产成本比国营大厂低得多,销售起来也灵活得多,所以对传统国营大厂的销售形成了很大冲击。

后来,为了抵制冲击,全国各地的国营钢卷尺厂开始拒绝向他们出售废钢卷尺条,这也在一段时间内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不过,这点困难已经很难阻止已形成规模的虞城钢卷尺产业的发展。林义军的大儿子林高峰等6人很快就筹资30多万元,租用虞城县机械厂的厂房,购置二手生产设备,开始走上自主生产钢卷尺条的道路。

“后来,全国很多国营钢卷尺厂被我们‘顶垮’,相反,我们稍岗乡的农家钢卷尺小作坊纷纷发展起来。”林义军说。

昨日,记者采访时的所见所闻也充分证实了这一点。村里的道路平坦宽阔,家家户户都是两三层的楼房,而且大门都显得比其他地方农户家的大。对此,林义军解释说:“因为我们这里家家户户都有小轿车,所以设计的大门比较宽,以方便车辆进出。”

此外,在南庄村四周,还分布着不少现代化钢卷尺生产厂房,工人们正在流水线上忙碌着。原来的农家作坊已被数十家现代化民营企业取代,而当年“全靠政府来照顾”的南庄村也已脱贫致富,成为闻名全国的小康村。

一把尺子量世界小小麻雀变凤凰

孙华强给记者列出了一串惊人的数字:去年稍岗乡的GDP达16.8亿元,钢卷尺年产值12.98亿元,产品远销20多个国家和地区。

据孙华强介绍,如今在当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一把尺子丈量世界。”仔细想想,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虞城钢卷尺产业虽然起源于南庄村,不过很快便成为虞城县的支柱产业。目前,全县拥有各类钢卷尺加工企业300多家,个体工商户1800家,全县年产各类钢卷尺3.8亿余只,占全国钢卷尺市场的85%以上,其产品还远销法国、德国、伊朗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林义军早已把生意交给孩子们打理了,目前,村里很多人的生意规模远远超过了他们,但是他的“虞城钢卷尺第一人”的称号,已经刻在村民心中,这一点,就连现在是虞城县钢卷尺行业“龙头老大”的王胜喜也表示认同。

由“小打小闹”,到产业支柱;由普通农民,到业界精英。可以说,在产业发展和创业个体方面,虞城钢卷尺产业和林义军,已经成为了一个传奇。

责任编辑: 蒋金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