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管理 > 创业故事 > 正文

25美元电脑销量破百万 为孩子启迪智慧

2013-03-05 09:18:09      来源:外滩画报   

一家名为“树莓派”的英国基金会最近推出了信用卡大小的微型电脑树莓派,至今已卖出超过 100 万台。树莓派配置不高,25美元的低端产品只有 256M 内存。尽管配置不高,但连上显示器后树莓派可以玩游戏、播放高清电影以及进行简单的文字处理。基金会创始人兼产品发明者埃本·厄普顿期待这款卡片电脑能像以前的 BBC micro 一样,成为完美的启蒙工具。

2012年3月1日,英国剑桥,游戏开发者David Braben和树莓派卡片电脑。这个卡片电脑仅由ARM处理器、USB插口和HDMI接口组成

用树莓派卡片电脑操控电器

南开普敦大学的教授柯克斯和儿子用树莓派卡片电脑组装了一台自己的电脑

一家名为“ 树莓派”的英国基金会最近惊讶地发现,他们推出的信用卡大小的微型电脑树莓派(Raspberry Pi)竟然已经卖出了超过 100 万台。

基金会创始人兼发明者、现年 34 岁的芯片设计师埃本·厄普顿(Eben Epton),也没料到这种卡片电脑会这么畅销,他原来最疯狂的设想也就是卖出一万台而已。

树莓派配置不高,25 美元的低端产品只有 256M 内存,700MHz ARM 11 的处理器。35 美元的升级版已经有 512M 内存,提供两个 USB 接口,HDMI输出和 10/100 自适应以太网端口。尽管配置不高,但连上显示器后可以玩“雷神之槌 3”,播放 1080P 的高清电影以及进行简单的文字处理。

最初,厄普顿发明这种微型电脑是为了给来剑桥大学念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一人发一个。后来,当人们发现这个小东西有各式各样的接口还能通过编程扩展功能时,一下子火爆了起来。人们通过树莓派衍生出各种项目:电视盒子、机器人、无人机、家庭自动化系统、啤酒酿造系统以至于订购的人刷爆了树莓派固定供应商的网站。

树莓派让人想起另一款风靡创客和互动艺术爱好者的开源硬件:Arduino。一个意大利的公司做出了这个简单的电路板,并将它开源,任何人都可以免费试用、修改和销售。它能在传感器连接的物理世界和网络世界之间通信,没有编程基础的人也能迅速上手。

这真是个有意思的时代。一方面,像苹果电脑那样完美却封闭的产品创造着商业上的传奇,技术逐渐隐没于生活,65 岁的老太太能在 iPad 上轻松打开 Skype 和远方的亲人通话;另一方面,在硬件开源的趋势下,一个哪怕14岁的小孩也能通过开源社区的指导,将树莓派装在电动吸尘器上,写入程序,通过游戏机遥控器无线控制吸尘器移动。

更重要的是,这些开源硬件都十分便宜,创始者都有着改造世界的理想。20 年前,你得有个做牙医的有钱爸爸才能买得起苹果电脑捣鼓编程,现在,他们希望肯尼亚的穷孩子也能有机会那么做。

由来:为孩子启迪智慧

做一台小巧便宜的电脑的想法源于 2006 年。那时候,厄普顿和他在剑桥计算机实验室的同事们发现,报考计算机学院的新生越来越少,对于电脑的了解一年不如一年。在 1990 年代,来报考的孩子们都是热爱编程的程序员;而到了 21 世纪初,申请者只会一些简单的网页设计。

技术因为发展而逐步变得平民化,孩子们和计算机交互方式被彻底改变了。老式计算机一启动就进入编程环境,现在有了图形界面,有了 Word、Excel 等各种软件,孩子们对命令行不再熟悉。电脑逐步成了家庭消费品,它过于复杂不适合入门学习。原来的孩子们可以在 BBC Micro 这样的电脑上创作简单的 8 位游戏。这种古董级电脑只能在博物馆里找到,内存只有 32K,但它能和用户直接交互,让孩子们真正了解代码指令的运行。

厄普顿认为,必须让孩子们了解,电脑不是理所当然就会处理文字,或是用于玩“魔兽争霸”的,创造一款可编程的硬件十分有必要。

“在消费装置一统天下的今天,大部分装置是平板电脑、手机、游戏机、机顶盒、游戏机这些都是你可以用来消费的机器,但是它们大多不能让你创造。”他在 2011 年接受《商业内幕》网站采访时表示。

于是他和同行开始寻找廉价和可用的部件去制造这个便宜的小电脑。2006-2008 年,他们做了很多实验品,直到 2008 年,智能手机开始兴起,为移动设备设计的处理器越来越便宜,同时能提供优秀的多媒体功能,这个项目才开始变得可行。

2009 年,厄普顿成为博通芯片架构师,他和另外几个朋友成立了树莓派基金会。

在 2011 年末,他们展示了一个实验版;2012 年初,要求订购的人刷爆了他们的网站,他们授权两家公司制造并在网上出售树莓派。

在今年初一个 CNN 的采访里,厄普顿被问及树莓派最具竞争力的地方在哪里,他回答:“价格。”他不指望这台小电脑和台式电脑一样好用,也不希望它能取代传统电脑,他希望这个电脑和一本教科书的价钱差不多,每个孩子用零花钱就能买,能感受他们经历过的上世纪80年代的气氛,电脑性能一般,但能启迪智慧。

他们并不指望靠这个赚钱,树莓派基金会在英国注册为社会企业,它拥有树莓派全部的知识产权,售卖所得全部回流重新投入生产。“我们希望这种便宜、可编程、可上网的电脑无处不在,我们也积极鼓励其他公司克隆我们的产品。”厄普顿对《商业内幕》网站说。

创客的工具

便宜的电脑很多,比如由印度政府联合印度理工学院和英国 Datawind 合作开发的 60 美元的低价安卓平板,VIA 公司开发的 49 美元的 PC 系统低价的基于 ARM 的平板电脑 BeagleBoard,但它们都没能引起太大的关注。

在上海的创客大本营“新车间”里,资深电子玩家 Paul 提起树莓派忍不住摇头:性能太差了,和 MK802 比起来简直是狗屎。他提到的 MK802 是一款国产单片机,和树莓派类似,但用他的话说是:“性能高一倍,价格便宜一半。”

也有人不同意他的看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单枪匹马搞定所有开发。哪怕在中国也有性能更强劲的同类产品存在,树莓派仍然最为火爆,因为它拥有强大的社区支持。一位玩家在树莓派社区里发帖说:“树莓派给全世界开发者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选择树莓派就是参加了一场全球范围的开发狂欢。但是 MK802或者其他的山寨方案,用完了厂家提供的应用,这个产品的价值也就到了尽头。再强的硬件又有什么用处?硬件总是会过时乃至淘汰的,但是软件和社区的资源,会保留下来。”

厄普顿透露,在早期购买者中,教育机构和孩子只有 1/5,4/5 是成年爱好者。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购买它用于课堂教学。

埃本·厄普顿也表示,RaspberryPi 基金会不会和行业中其他机构一样每一年推出一款新产品。他说,“我们肯定会在合适的时候推出新版,但 2013 年不是合适的时间。我不想抛弃那已经卖出去的 100 万台 Raspberry Pi。”他认为软件和硬件同样重要。

树莓派的爱好者发布了各式各样的应用。有人通过树莓派、触摸传感器、声音放大器和一个手工木盒子做了一个蔬菜鼓“Beet Box”,用手拍打萝卜就能发出一套爵士鼓所有的响声;有人给它装上屏幕以及无线键盘,便做成了便携的小电脑;有人用树莓派、LCD 屏、扬声器把自己的咖啡桌改造成了既可以当成游戏机,又可以作为电脑浏览网页写邮件看照片的强大的咖啡桌。厄普顿说他最喜欢的一个项目是把树莓派绑在一个气球上,装上 GPS、相机和其他传感器,做成“气象气球”,并把它放到海拔 30-40 千米的高空,那里只有 1% 的大气层,零下 50 摄氏度。它可以拍摄照片并收集气象数据。厄普顿是个太空迷,他很喜欢那些高空拍摄的美丽照片。气球的制造者们驾车去跟踪气球的落点,他们自己形容这是和追风暴差不多的爱好。

去年 12 月 17 日,树莓派发布了自家的应用商店,方便开发者分享自己制作的游戏和应用程序。因为树莓派的开源性质,商店的大部分产品都是免费的,只有少数需要付费。

世界各地的爱好者们定期聚会,这类聚会被称为“树莓酱”。

除了个人爱好者,厄普顿在 CNN 的采访中透露,一些企业已经开始将 Raspberry Pi 用于工厂生产线的自动化,这让他感到十分惊讶。南安普敦大学的计算机工程师们甚至将 64 个树莓派采用乐高积木的方式叠加,构建了一个廉价的“超级计算机”。

厄普顿期待,这款卡片电脑能像以前的 BBC micro 一样,成为完美的启蒙工具。他希望到 2030 年人们都有关于树莓派的记忆。或许因为这股创客的热潮延续,这一款启发创造力的小玩意永远也不会进博物馆。

 

相关阅读:

“自媒体”只是精英影响力的释放!

三维电脑:手可“伸进”屏幕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