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豫企动态 > 正文

城镇化为河南带来的产业机遇

2013-03-18 10:11:21      来源:中国经营报 刘弘毅    

42.4%,这是河南省截至2012年底的城镇化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大约10个百分点。

在此背景下,3月9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在参加河南代表团审议时感叹,河南这样一个上亿人口的大省,“城镇化的潜力太大了,最大的潜力股还是在河南”。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省长郭庚茂则在审议过程中建议将河南作为全国新型城镇化的试点。

在此前举行的河南省两会上,《河南省政府工作报告》已经明确提出,“从2013年起河南省城镇化每年年均提高2个百分点以上,到2017年河南城镇化率达到52%以上,比2012年增长约10个百分点”。这就意味着,未来5年,以“迁村并居”为特点的城镇化将把河南省的1000万农民带进城镇;也意味着,如何在快速城镇化过程中保证“量”与“质”的双重进步将成为河南省的一大挑战。

郑东新区10年变化

一个原本3平方公里的“新城”设想,被规划为总面积150平方公里、规划人口150万的郑东新区。

3月9日上午,李克强两次关切地问到郑东新区的发展情况,第一次问:“现在郑东新区居民人口多少?”

全国人大代表、郑州市市长马懿说:“郑州这几年变化很大,经过10年发展,大大提升了郑州城市形象。如今,郑东新区建成区面积80平方公里,入住人口80万。”

谈到新型城镇化和产业结构调整的时候,李克强又问,“郑东新区新兴产业如何?”马懿说,郑东新区基本上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区域性的竞争核心区主要在郑东新区。

如此关心郑东新区,是因为郑东新区是李克强形成城镇化建设思路的第一个试点。据记者了解,2000年,时任河南省长的李克强在组织研究该省第十个五年计划时,就把城镇化摆在十分重要的位置。当时,这种战略还被冠以“中心城市带动”。

在郑州市调研时,李克强建议郑州市把107国道以东、当时叫做新东区的一块儿地方突出出来,高起点规划。随后,李克强指出要加快开发新东区,以进一步扩大城市规模,拉大城市框架,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2001年1月,这个新区被命名为“郑东新区”。在听取郑州市汇报时,李克强果断拍板:把包括老机场、经济技术开发区在内的区域整体规划,连片开发,使其成为带动郑州及全省的龙头。由此,一个原本3平方公里的“新城”设想,被规划为总面积150平方公里、规划人口150万的郑东新区。

现在,郑东新区初步形成了金融服务、企业总部、现代物流、会展旅游等八大产业,3000多家中外企业竞相涌入,其中包括25家世界500强企业、47家国内500强企业抢滩入驻,使得这里的发展张力得到释放。

农民进城的产业机遇

再过几年,农民工在沿海和中西部的就业量就会持平。

河南籍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全顺人力资源开发公司董事长张全收主要从事农民工的培训以及派遣工作。过去20年间,他的工作主要是将中原大地上的农民工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珠三角等地,因此获得了“农民工司令”的称号;由于农民工的“回潮”,2012年他回到郑州开办自己的人力资源开发公司。张全收的判断是,城镇化将为河南产业转移和升级提供足够的劳动力。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全收表示,2013年他计划将公司的总部从深圳迁往郑州,原因在于“以往中西部地区的农民工基本上全部安排在沿海就业,但现在已经有三成的农民工被安排在河南就业;再过几年,农民工在沿海和中西部的就业量就会持平”。

“现在中西部发展得很快,用工需求增加,而珠三角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也在向中西部转移,带来大量工作机会。很多农民不用再离乡背井。”张全收对记者说。他认为,在家门口务工好处很多,而且收入也与沿海城市差距在缩小。

张全收说,这些从沿海地区转移回来在中西部就业的返乡农民工,要么有从事工业生产的技术,要么有一定的城市生活经验,有些甚至拥有“第一桶金”,他们是最有可能率先在当地城镇扎下根来,真正实现“人的城镇化”的群体。

越来越多的农民工选择返回中西部家乡。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去年本地农民工的新增数量历史上首次超过外出农民工的新增数量。这种趋势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产业转移。

富士康落户郑州后,年用工需求达30万人。以富士康为首的产业转移项目,让大批农民工不用丢妻弃子像候鸟一样到外地打工,转而寻求在家门口就业。

挑战在于公共投入

2017年河南若要实现52%的城镇化目标,每年需要2000亿元的城镇建设投资。

河南省社科院近日发布蓝皮书称,每增加一个城镇人口,至少需要投入10万元的城镇固定资产投资,用于城镇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和房地产开发等方面。

按此推算,2017年河南若要实现52%的城镇化目标,每年需要2000亿元的城镇建设投资,五年城镇化推进预计共需10000亿元城镇建设投资。这对于2012年全省财政总收入刚突破3000亿元的河南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而在城镇化实施进程中,河南也遭遇到许多挑战,暴露出许多矛盾。

过去的2012年中,不管是西辛庄筹建“村级市”事件,还是周口平坟闹剧,都凸显出河南这个人口大省在城镇化进程中的矛盾:社会底层向更高阶层流动的渴望、城镇化中最关键的土地瓶颈,以及传统习俗与政府意志之间的矛盾。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辉县市孟庄镇南李庄村支书范海涛说,让农业人口享受到和城市一样的公共服务,政府应把民生改善列为考核政府城镇化进程的重中之重,摒弃一切形式主义,不能给农民玩弄“壳里空”,让农民切实享受到城镇化带来的实惠。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新乡京华实业公司董事长刘志华也同样直指务实,“现在矛盾的焦点就是房子拆迁、公共基础设施、公共福利及国家政策的落实等问题。”在河南当地,媒体曾屡屡曝光因推进新型城镇化,出现了多起强行征地,甚至上升为暴力冲突的事件。

范海涛建议,应推动财政金融体制改革,增强地方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的能力,补齐农村公共服务短板。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