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豫企动态 > 正文

河南大用集团过坎步步惊心

2013-05-23 08:39:58      来源:大河报   

从2012年年底到现在,“我国最大白羽肉鸡生产企业”——河南大用集团就一直处于风口浪尖

“速成鸡”、“嗑药鸡”、“病死鸡”、H7N9禽流感,谣言、传言夹杂着疫情、实情,大用半年间连闯四道关,堪称步步惊心。

大用的“契约精神”

代理商:“我今天卖了26车鸡,明天还有26车。合同签了,就是照合同执行。”即便是禽流感来袭,苦心经营多年的大用的“小生态”依旧照常运转。

“禽流感对大用没有一点影响!”5月的一天,大用开封的代理商朱相武(化名),一边照应着生意,一边应酬着“准备养鸡”的记者,“因为肯德基、德克士给大用下的都有订单,涨落都是一个合同价位。我今天卖了26车鸡,明天还有26车。合同签了,就是照合同执行。”

朱相武的电话是热线,来电者要么是要鸡苗、饲料,要么是要求他帮助处置肉鸡的病情或者前去拉鸡子。

大部分公众不知道的是,大用以及相当一部分肉鸡养殖企业长期以来宣传的“公司+农户”的模式,早已异化成“公司+代理人+农户”的模式。

“农户把鸡交给大用,大用有一个账期,但我这里能在一周内给农民结清卖鸡的钱。再一个我这里鸡苗、药、料,都是赊销给农民的,他们愿意跟着我干。”朱相武说。

这场禽流感疫情令人恐惧,但对老朱的生意却是利好。“养市场鸡的赔了大钱,肯定吓怕了,会流到我这来干。”朱相武拿出一张他随手草写的七八户新增养殖户订单,“都是在近一周内接到的”。

代理商最痛苦的是资金压力,他们从厂家拿苗拿料需要现款支付,但给养殖户的,却是赊销,老朱们要把养殖户出栏的肉鸡拉到大用售卖之后,才能偿付先前的垫款,但即使是这样,回笼资金也不容易。“大用目前欠我600多万,鸡子卖给他,他没给我钱,只能拿着这个在大用公司可以抵账的资金单,再去购买大用公司的鸡苗、饲料、药物来用。如果不买,需要结算时公司打款20%,一个月给你打一到两次。”老朱抱怨,他的钱始终在路上,说是一个月内结清,但两个月都结不清。

“大用只会捏着我们的鼻子走,他不会让我们捏着他的鼻子走。”老朱说。

“大用必须靠定时、定量的回收,获得稳定的养殖户数量。屠宰加工环节可常年微利甚至不盈利,但它要确保种苗繁育、饲料加工、疫苗禽药等环节盈利。”郑州一位与大用打交道多年的养禽设备供货商称,苗、料、药这三个环节上,大用已经完成了盈利。

大用通过“苗、料、药”,从代理商处获得稳定回报,代理商再通过“苗、料、药”从养殖户处得到利益。当然,这一个转换之间,至少在“药”这个环节上,已经塞进了代理商的“私货”。

养殖户接受了高价的“苗、料、药”,必须有高的成活率才能保证利润,他们的“诀窍”有两个:一是“大胆用药”,二是“另养一部分市场鸡代替合同鸡卖给企业,以达到企业成鸡回收率最高值(95%)”。

白羽鸡半年遭遇四道“鬼门关”

在一个混沌不清的产业链条上,谁又能保证自己的羽毛是雪白的?谁敢保证下一个灾难不会殃及自己?

“家禽是还没有出事儿,只要一出事儿,那肯定比猪的事儿大。”2011年,“瘦肉精”事件后,养殖圈里的人都私下里嘀咕,“这块砖头,就看砸到谁头上了!”

一语成谶。“砖头”先后砸中了山西粟海、山东六和、河南大用以及整个家禽产业链。

2012年11月底,山西粟海集团被曝,养殖的一只鸡从孵出到端上餐桌只需要45天,是用饲料和药物喂养的。

2012年12月18日,山东六和集团被央视曝光违规使用多种抗生素以及违禁激素药物催长白羽鸡。

2013年1月中旬,河南大用集团被曝出“长期加工病死鸡,多用于知名快餐企业”。

如果说,“速生鸡”、“嗑药鸡”、“病死鸡”都是发轫于单个企业,后来向全行业蔓延的话,那么2013年3月至今的H7N9,则一举席卷了整个产业链。

这几家企业,在业内都颇负盛名,行业风评也相当不错。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都养殖“白羽鸡”。

“白羽鸡能在45天出栏,主因是遗传选育技术的进步。如果再加上良好的饲料和洁净无疫病的生长环境,它能生长得更快。”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这样解释。

那么,为什么好端端的“白羽鸡”,将整个产业链都熏染得晦暗不清?

“鸡没错,技术也没错,但套用到中国环境上也许就错了。”禽、畜养殖设备承销商秦海对记者说。

2013年3月至今,H7N9疫情席卷了整个肉鸡产业链。

2013年1月中旬,河南大用集团被曝出“长期加工病死鸡,多用于知名快餐企业”。

2012年12月18日,山东六和集团被央视曝光违规使用多种抗生素以及违禁激素药物催长白羽鸡。

2012年11月底,山西粟海集团被曝,养殖的一只鸡从孵出到端上餐桌只需要45天,是用饲料和药物喂养的。

秦海说,在很多欧美国家,在3~5公里半径范围内,只允许有一家养殖场。其目的,一是规避疾病传播,二是预防供求失衡。

“在中国,养殖业建设基本是无序状态,任何养殖项目只要赚钱,大干快上。”

这样的后果是,一是养殖密度大,疾病传播极快,“有疫情的时候,一阵风刮过来,方圆5里的鸡子就都传染上了”;二是肉鸡价格波动大,“要么鸡贱伤农,要么鸡死伤农。客观说,中国养殖业依葫芦画瓢,压根连葫芦都没画好”。

而监管的难度亦相当大——“一个几万人的乡镇,有几十个养殖场,活鸡两三百万,但政府工作人员只有三五个人,怎么管理呢”?

无序的规划,失衡的利益分配,松懈的监管,再遭遇肉鸡价格持续下降,导致2012年年底至今,肉鸡产业链矛盾频繁爆发,丑闻不断。

大用大考:从非公众公司到公众公司

类似大用这样的行业内领先企业时时“坐在火山口上”,企业的品牌、资金链、渠道能力、危机紧急处置能力都面临大考,大用准备好了吗?

半年时间遭遇4次行业强震,大用的现状如何?营收和净利润下降幅度是多少?公司采取了什么样的应急措施?资金链能够承受多大的压力?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5月初,郑州,大用集团总裁办。

总裁办主任王海龙对记者说,大用总部在鹤壁,他们只是办事处,不能回答记者问题,但可以帮助把采访提纲转发给相关负责人。

责任编辑: 代洁(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