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管理 > 创业故事 > 正文

袖珍人餐厅店员均高1.3米 小美女小帅哥扎堆

2013-08-15 10:10:42      来源:河南商报   

 

郑州袖珍人餐厅店员均高1.3米 全是小美女小帅哥

“小美女”正在为顾客服务

郑州袖珍人餐厅店员均高1.3米 全是小美女小帅哥

在这里,有人收获了爱情

郑州袖珍人餐厅店员均高1.3米 全是小美女小帅哥

这个团队活泼、快乐,每个人都自信满满

郑州袖珍人餐厅店员均高1.3米 全是小美女小帅哥

 

昨日,郑州首个袖珍人童话主题餐厅进入试运营阶段。

这个餐厅主要的工作人员,是20个袖珍人,他们在生理上还停留在童年,平均身高只有1.3米,长着娃娃脸、操着一口娃娃音,却都经历过比普通成年人更多的人生磨砺。

如今在这里,他们找到了家的感觉。

开业

袖珍人餐厅试运营

昨天下午,郑州市经北一路与经开第五大街交叉口向西,快乐岛童话主题餐厅里,聚集了来自海内外的客人。

昨日下午5时许,河南商报记者推开快乐岛童话主题餐厅的大门,两位袖珍美女笑容满面地招呼:“欢迎光临!”二楼,10多个身高1.3米左右的美女、帅哥正在忙碌,每人的胸牌上都标着各自的家乡、姓名。

这个童话主题餐厅,是由河南快乐精灵艺术团的36个袖珍人合开的。团员中最大的29岁,最小的21岁,主要承担餐厅运营工作的有20人。37岁的杨群辉身高约1.4米,是这个艺术团的团长,他说,团队有两拨人,一拨在郑州北环附近做夜场演艺,一拨就在快乐岛童话主题餐厅,“今天算试运营,8月19日正式开业。”

讲述

漂泊中找到了方向

杨群辉,人称“杨四郎”,1993年起在服装厂做“裁缝”,因为怀揣演员梦,2002年,在一个歌舞团师傅的鼓励下,进入演艺行业。之后,他在商业演出和夜场中浮浮沉沉,漂泊不定。

杨群辉说,当初他创建艺术团时只有3个人,没想到一路跌跌撞撞发展到现在有固定团员36人。

在这个过程中,他曾被人骂“骗子”,艺术团也曾因资金问题多次解散。每次解散,大家都会因难舍难分,又聚到一起。

去年,因为在上海一家电视台做了一期节目,杨群辉被世博园的开心乐园看中。但由于开心乐园转变经营理念,弱化收费性演艺,杨群辉的袖珍团队“失业”了。

“我不想放弃。”今年6月中旬,杨群辉还在报纸、网络上疯狂地找合作单位。而报纸上一条“咖啡厅转让”的小广告,让他找到了方向。

人物

晓晓 年龄:22岁 家乡:云南

“我要成为一个管理者

对于这群袖珍人来说,到处接商演、串夜场,“漂泊”成为他们的日常生活。能有一个地方安定下来,对他们来说实属难得。

晓晓是今年4月份加入这个团队的,在短短的4个月时间里,因为表现出色她被任命为快乐岛童话主题餐厅的督导。

她觉得,快乐岛童话主题餐厅让她找到了归属感。她非常珍惜这个“家”,告诉自己必须尽快学习有关餐饮的知识,提升自己,也提高服务水平,“我不能做一个空壳,希望自己成长为专业的管理者。”

她希望等到自己四五十岁的时候,能赚够钱,回云南老家开一家小客栈,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晒晒太阳、品品茶。

小琳 年龄:25岁 家乡:广西

“我是第一个当新娘的”

小琳两年前和江苏启东的东东在网上认识,同是袖珍人的他们相见恨晚。

没过多久,东东就对小琳展开爱情攻势。不过,那时小琳并不买账,“我身高1.3米,想象中的老公至少得1.4米,那样有安全感。”为了获取小琳的芳心,东东放弃了在家乡的稳定工作,加入了快乐精灵艺术团。

加入团队后,东东对小琳寸步不离,细心地照顾着她的生活。小琳表演累了,东东赶快递上一瓶水;小琳思念家乡时,东东会跑很远找她喜欢吃的桂林米粉。

慢慢地,东东融入了这个大集体,得到了同伴们的认可。在大家的撮合下,今年年初,小琳和东东走进了幸福的婚姻殿堂。

“我是这群姐妹里第一个当新娘的,希望她们也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小琳说。

群像

请称呼我们“小美女”或“小帅哥”

杨群辉说,他带的这个团队共有36人,其中30人为袖珍人,发育不完全,生理上还停留在童年,平均身高只有1.3米,骨龄停留在七八岁,比如长着娃娃脸、操着一口童音,也不像普通成年人那么成熟。

在多个袖珍人看来,在这个组织里,快乐得不得了,没有歧视,也没有谁欺负谁。杨群辉说,“他们的家庭基本都不太富裕,小的时候错过了药物治疗。而父母现在忙于生计,也没时间照顾他们。在不少家人看来,他们可能是负担。”

提起在老家上学的日子,27岁的驻马店小伙蔺百全,不禁提到“自卑”这个字眼。

他上初中的时候,因为身材矮小,经常被比自己高大的小伙伴们捉弄。蔺百全说,那时自卑、恐惧,总感觉老天不公。毕业后,他去过杭州、北京闯荡,而今来到这里,才觉得像个家。

提及在称呼上如何避免歧视的时候,他一边笑一边表演道,“如果不认识,可以叫‘嗨,小帅哥’或者‘嗨,小美女’。”

责任编辑: 张岩(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