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商业 > 中国企业 > 正文

天地壹号调查:1公斤苹果汁可兑106罐

2013-08-15 14:21:09      来源:时代周报   

苹果汁原料与实际用量相差2倍悬疑

8月12日,本报记者独家专访陈生。此刻,天地壹号正处在风口浪尖之上。

下午3点30分,顶着广州35摄氏度的酷热,51岁的陈生独自出现在时代周报采编大厅。依然一幅淡定自若的神色,上穿白色短袖T恤,脚蹬一双棕色休闲鞋,面带一种稍纵即逝的微笑。

刚一落座,陈生就自诩是一个简单且参透世道的生意人,他崇尚“共赢”的做事原则,他从未有过真正的敌人,他笃信利益纽带是各方朋友共同合作的基础。他甚至认为,本次天地壹号苹果醋新闻的出笼“只是一次我没有控制好的小小意外”。

他随即向记者开门见山表示:“只要本周五不再做跟进报道,以后不报道了,要怎么补偿报社怎么合作都行,开什么价我都接受,天地壹号公司市值41亿,我占股超过80%,不是什么难事。”

不得不承认,陈生上述一番坦诚话语,还是令记者感到了惊诧和困惑。

然而,时代周报作为“以满足公众知情权”为第一要务的责任媒体,仍应坚持与之客观理性对话。我们选择将专业调查和公众对“天地壹号苹果醋”的质疑全部展现在陈生面前;我们秉承用数据和事实说话原则,力图进行客观而公正的还原。

在持续三个小时的对话中,面对记者的提问和交流,陈生以自己的方式进行了诠释、回应,其中当然也包括对敏感话题的沉默、回避和含糊其辞。

不仅因为事实胜于雄辩,陈生还充分展示了他性格中磊落坦荡的一面,当谈及天地壹号近日在“媒体开放日”危机公关活动中一些较为过激的操作时。陈生直言,当时确有点言过其实,其中包括对本报关键调查细节的误解和误读。不仅如此,他甚至后悔“调动舆论平息质量风波”的唐突做法。他向记者推心置腹道:“时代周报对此能始终保持低调和克制,这令我非常意外!”

诚然,当前对天地壹号最迫在眉睫的影响是,原定于9月登陆港交所的步骤已被打乱,其预筹14.5亿资金的计划现在充满变数,两家PE深创投和中科招商的神经也随之绷紧,而负责运营其IPO的中金公司和摩根大通正忙于向香港方面递交各种解释材料。这些,或许都成为了陈生不得不剑走偏锋应对的原因!

不过,陈生最后乐观表示:“我从上北大到下海做生意,30多年来一直顺风顺水,这次在媒体的善意帮助下,应该能够顺利过关。”

变味的媒体开放日:五星级接待与50万花费

一场拙劣的危机公关表演,再次掀起公众对天地壹号质量和操守的质疑风暴。

上周五,本报刊发的独家新闻《天地壹号苹果醋质量真相调查》,引爆了公众对天地壹号产品的高度关注,随后,香港、深圳等地一些超市产品下架,各地质监部门跟进检测。为了不影响9月份的赴港上市,天地壹号迅速展开危机公关。

据内部知情人透露,8月9日,董事长陈生致电正在北京的副总闫斌,要求速回广州应对。接着,陈生力排众议,将8月10日和11日双休两天定为媒体开放日,在完全撇开时代周报的情况下,邀请全国数十家媒体记者参观江门工厂,企图通过组织声势浩大的报道,平息各方质疑。

但遗憾的是,这场喧嚣的“媒体开放日”却完全变味,令诸多新闻人反感。

8月11日,南方报业一位同行愤言,“天地壹号只想利用媒体来洗刷自己”,另一位同行失望指出:“我们受邀是想真正了解苹果醋的质量安全状况,但实际上只走马观花,关键采购和勾兑数据都没提供。”

而让多位正直同行感到不安和警惕的是,天地壹号企图通过高规格接待和利益交换,影响新闻报道的客观立场。

几经辗转调查,时代周报清晰还原了上述两天“媒体开放日”的全过程。

8月9日,天地壹号公司接待负责人陈某,在江门市五星级“名冠金凯悦酒店”预订了两批客房,约30间,其中一批为14间,均为豪华单间,980元/间。另在该酒店二楼中餐部紫云阁包厢,预订了14桌不含酒水的宴席,为2238元/桌。

8月10日中午,第一批受邀者入住该酒店,随后在紫云阁用餐,共7桌,60余人。当天下午,该批人员参观江门工厂,晚上另行安排聚餐和休闲。

8月11日上午11点刚过,一辆牌号“粤A00581”的黄色大巴拖着另一批40多人到达工厂,约13点结束参观后被拉回酒店,仍在二楼紫云阁用餐,这次6桌。席间,陈生和其他高管悉数向大家敬酒,觥筹交错间,宾主尽欢。

上述五星级酒店的开销达11万元,两天房费约6万。而据中餐部副经理蒋某证实,如算上酒水,每桌宴席的消费应在4000元以上,13桌则超过5万。

知情人披露,两天内受邀到场近百人,天地壹号公司准备了数额不菲的红包,“红包的大小因人而异,多的可追究刑责”。仅此车马费开销一项在25万以上,还不包括人均两箱苹果醋饮料。

综上,再加上往返飞机、高铁等差旅费,仅粗略估算,在两天的媒体开放日中,天地壹号的接待费至少超过了50万元。

对上述操作,时代周报记者当面询问陈生:“作为一家即将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为何会以这种方式来应对媒体的正常监督呢?”

面对询问,陈生向记者坦露心迹道:“这是无奈之下的危机公关,都是为了挽救公司不影响9月份的香港上市,否则我怎么向PE和股东们交代?还请你们原谅。”言毕,陈生从沙发上站起身,向记者拱手作揖,以表歉意,态度极其诚恳!

不过,令天地壹号未能料到的是,大部分受邀者都未按天地壹号的意图刊发稿件,多位记者婉拒五星级酒店并拒收红包。

时代周报获知,其中有3位令人尊敬的新闻同仁,一位是南都记者,他在8月11日晚上11点30分截稿前,仍不忘致电本报了解客观信息,没有偏听偏信。另一位是南方经视编导,他坚持采到各方声音后才播出节目。还有一位每经记者,他没有受限天地壹号的单方声明,依然客观指出其在配料表中未标注苹果汁含量的问题。

苹果汁原料真相:与实际用量相差2倍悬疑

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即便在上述天地壹号自编自导的媒体见面会上,陈生也不愿真正涉及有关食品添加剂订购、用量和勾兑等敏感话题。

对此,陈生向本报记者如此解释:“因为这些涉及到配方保密和商业秘密。”

而业内人士一针见血指出:“食品饮料行业如果要较真,就应该全面公布生产过程中各个环节的采购和使用数据,如果遮遮掩掩,就一定藏有猫腻。”

在持续数天的调查中,记者通过对天地壹号核心高管的采访,以及通过相关公开数据的对比分析,发现其在苹果汁的原料采购与实际用量上存在巨大差额。

据董事长陈生介绍,2012年8月天地壹号和汇源果汁[-0.95%]签订了2012年9月到2013年8月的浓缩苹果清汁采购协议,全年订购量为5000吨:“这个采购量会逐年略微增加,这几年都在这个水平。”如果依据1:7的比例将浓缩苹果清汁“复原”,将得到3.5万吨的苹果汁,这些苹果汁将全部被用于苹果原醋(醋基)酿造和作为苹果汁勾兑到成品苹果醋饮料。

据副总闫斌向记者介绍,尽管有挥发等损耗,“但一般情况下,总原料中10%的苹果汁,通过酵母发酵,就可以酿出对等数量的苹果原醋”,意即“上述3.5万吨苹果汁中必须有10%要用来发酵成醋”。而据中国饮料工业协会行业发布的自律标准要求(由天地壹号公司主导制定):苹果醋饮料中的苹果汁含量应≤30%,此表明1000毫升的苹果醋饮料中,必须有不超过300毫升的苹果汁。意即:上述3.5万吨苹果汁中有应有30%(或略少于30%)要勾兑进成品饮料苹果醋中。

综上,不难算出,实际一瓶(罐)的苹果醋饮料,其中所消耗苹果汁原料的总百分比为40%。那么,以上述3.5万吨原料苹果汁为基数来进行反推,其能生产的成品苹果醋饮料则为8.75万吨。

简而言之,就是说天地壹号在合同中采购的5000吨浓缩苹果清汁,满打满算能在2012年8月至2013年9月之间,年产8.75万吨苹果醋饮料(包括瓶装和罐装)。

然而,这个精确推算出的产量,却与天地壹号对外公布的实际产能大相径庭。

早在两年前的2010年11月,董事长陈生就高调宣布,其位于棠下的新厂已正式投产运营,生产线增至5条,每小时生产果醋饮料16.2万瓶(罐),年产能可达18万吨,且每年将以50%的速度增长,销售额也是连年翻番。

显然,18万吨产能与8.75万吨实际产量相差了2倍之多。不过,无法忽略的一个常识是,产能并不代表实际产量。那么,天地壹号这两年的实际产量到底是多少呢?对此,天地壹号却呈现给记者多种说法。

陈生的说法是:“我们一年的产量也就10万吨的量。”而分管技术的副总闫斌则表示:“去年8月订购的5000吨原料,是要生产17万吨的苹果醋饮料,是我亲自按照这个产量订购的。”与此同时,该公司研发总监曾彬却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承认,其苹果醋饮料的苹果汁含量实际上只有6%:“我们公司还算高的,其他同类产品更低。”依照曾的说法,其产量又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数字。

颇令人费解的是,针对“原料与产量”两个最为核心的配比数据,同一公司内部却呈现出三种截然不同的说法,而且,均来自三位核心高管。

对此,闫斌给予的解释是:“陈董事长平时只管销售运营不管技术方面,我食品专业出身,从1999年就开始接触这个,应该以我说的(17万吨)为准。”

当记者问及陈生,是否需要依靠大量食品添加剂来弥补苹果汁原料的缺口时,陈生强调:“我们没有加醋精,没有违规行为,添加剂怎么加我不清楚也不懂。”

而闫斌则向记者承认,苹果汁在浓缩和发酵过程中,其香味会大部分损失,必须依靠添加大量香精和苹果酸等添加剂勾兑恢复。

然而,有关食品添加剂的勾兑数量以及种类,包括有害性,身为食品酿造专家的闫斌,却不愿继续深入讨论。

被掩盖的暴利:1公斤果汁勾兑106罐苹果醋

“你个人认为天地壹号苹果醋的质量如何?”面对时代周报记者的发问,陈生摆一摆手,虚晃而过:“今天我们不讨论这些,我这次是来交朋友的。”

高糖、酸性、色素和十多种添加剂外,时代周报经多方查证,天地壹号苹果醋饮料多年来还一直向公众隐瞒了两个基本事实,并通过购进低廉浓缩苹果汁原料,向不知情的消费者牟取暴利。

第一个事实是,在苹果醋的饮料产品标签上,只标明原料是“苹果汁”,而并非“浓缩苹果汁”,两字之差却大有深意。

举报者分析认为:“天地壹号的用心就是为了蒙蔽消费者,表明原料是新鲜果汁。”

众所周知,依据《预包装食品标签通则》的规定,饮料外包装标识必须清晰标示反映饮料真实属性的名称和成分来源,做到表里如一,不得欺骗消费者。

实际上,天地壹号公司对此心知肚明,记者检阅天地壹号系列产品后发现,该公司仅在另一款销量较小的山楂饮料中,则清晰标明了“浓缩”二字,其余产品皆予以忽略,其意图昭然若揭。

对此,8月13日晚,公司副总闫斌向记者承认:“这确实是天地壹号的疏忽,也算是一个低级错误。”

人们不禁追问,为何相关市场监管部门也忽略了这个明显的产品瑕疵呢?

另一个被天地壹号刻意掩盖的事实是,在畅销的苹果醋瓶装和罐装外包装的配料表上,均未标注苹果原醋(酿造)和苹果汁的具体含量,当然也包括糖分含量,对于食品添加剂,更是秘而不宣。

对蓄意欺骗消费者的指责,公司董事长陈生对此的解释是,由于当前还没有出台国标,并不违反相关规定。而公司副总闫斌的说法则更为牵强:“我们不方便像其他食品饮料一样标明含量,印刷外包装要花成本,高了和低了都不合适,调起来麻烦。”

此外,最让消费者蒙在鼓里的,还是天地壹号凭借廉价浓缩苹果汁所获得的暴利。

鲜有人知,1公斤普通的浓缩苹果汁,到底能生产出多少瓶(罐)苹果醋饮料?这是问题的关键。

8月11日,天地壹号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证实:“公司向汇源订购的实际上是最便宜的一种浓缩苹果汁,价格每公斤仅13元左右。”

记者了解,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浓缩苹果汁出口国,而大部分质量好品质高的果汁实际上都出口欧美,天地壹号历年来向安德利和汇源公司购买的都是最便宜的苹果汁。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一个惊人事实,1公斤13元的浓缩苹果清汁,经过技术处理后,竟可以转化(复原)为约7公斤的原料苹果汁,以此可以制造出54瓶(650ml)的瓶装苹果醋和106罐(330ml)的罐装苹果醋。如以出厂批发价12元/瓶计算,54瓶瓶装苹果醋合计为648元。即便除去其他用料、人工和运营成本,其利润也是相当惊人。

该人士一语破的:“一方面天地壹号是通过普通消费者牟取高额利润,另一方面,也把高额的促销和广告成本费摊到了苹果醋饮料的成本中。”

但就是这些品质一般的普通浓缩苹果汁原料,因天地壹号储藏所导致的质量隐患也令人担忧,而天地壹号公司却对此事实却予以隐瞒。

知情者披露,因天地壹号当前的冷库储量能力极为有限,大量苹果汁原料被常温下违规存放。如其所言,就在上周,记者深入天地壹号新厂13-18号车间内看到,竟有密密麻麻的500-600桶浓缩苹果清汁陈放在高达30°的常温下,明显违背只能在冷库中“0到-4°”条件下储藏的规定。

内部知情人透露,由于新厂的冷库容量仅为270吨左右,平常还要大量存放其他物品,因此一般情况下只能每周中转一次:“货拖过来了就会存放在车间,如果媒体这次不关注,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责任编辑: 赵磊(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