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设为主页
分站
大河网财富频道
当前位置:大河财富 成功女性沙龙 > 优雅人生 > 正文

80后离婚“妻休夫”占七成

2013-02-25 09:00:06      来源: 新华网   

\

婚姻如围城,有的人想进去,有的人想出来。记者从省民政厅获悉,去年,我省办理的婚姻登记中,结婚62万余对,离婚11.3万对。从2003年新的《婚姻登记条例》实施以来,我省离婚人数以每年1万对左右的数量增加。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那些曾经海誓山盟的夫妻,义无反顾地离对方而去?连日来,记者走访武汉部分婚姻登记处,就离婚率逐年升高这一现象探寻背后的答案。

直击

离婚登记室内夫妻俩为4块5毛钱骂起来

24日下午,记者在江岸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看到,前来办理离婚登记的人接二连三,有的时候,还需要排队等候。

下午3点半,一对衣着时尚的年轻人,走进了离婚登记室。两名年轻人提出离婚申请后,工作人员询问了离婚原因,拿出《离婚协议书》和《离婚声明书》让他们到门外填写。

两名年轻人一边趴在桌子上填写,一边数落着对方。当听说领取《离婚证》需9元钱时,男方称,身上没有4块5毛的零钱,让女方帮其垫付一下。没想到,男方的这句话,一下子惹怒了女方。女子冲着男方骂了起来:“凭什么要我帮你来出这个钱,你的钱,你自己付!”

看见女方发怒,男方无奈地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摔在桌子上说:“不用你垫,我出得起这个钱。”

性格不合小夫妻结婚次日闹离婚

恋爱谈了4年,好不容易在2013年1月14日(谐音:“爱你一生一世”)那天,挤破头领了结婚证。第二天一大早,小两口就撕破脸皮去离婚。

“每次一生气,她都爱摔东西,什么事情都要我顺着她。”15日早晨9点,黄明(化名)和刚结婚不到24小时的妻子马莉(化名),跑到武昌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向工作人员提出离婚。

“我接过她俩的结婚证时一愣,这对80后夫妻昨天才领的证。”工作人员说,1月14日那天,这对提前预约的小夫妻,排长队才领到证,这证还没捂热,就选择离婚。

“以前不管有个什么事,他都顺着我,现在才拿了证,他就变了。”马莉向工作人员控诉起丈夫的不是,谈恋爱的时候,作为男友的小黄,一直都是尽可能忍让。

结婚之后,小黄感觉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就想改变这种局面,不想他刚一“反抗”,女方就提出离婚。

“既然性格不合,为什么要领证?你们这不是把婚姻当儿戏吗?”婚姻登记处工作人员一番劝解,让夫妻俩无言以对。最后,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这对小夫妻决定先回去冷静一下。

分析

多重因素推高离婚率

武汉离婚人数两年增三成

据武汉市民政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该市离婚人数达到1.8万对,与1979年相比,离婚数增加了43.5倍。2011年,离婚人数为2.1万对。去年,这一数字又升至2.4万对。“离婚率逐年增加的势头非常明显。”洪山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主任孙艳琴说,2003年以前,洪山区的离婚人数一直稳定在每年400对左右。2003年10月,新的《婚姻登记条例》出台后,当年,洪山区的离婚总人数就翻了番,达到800多对。去年,该区的离婚人数已增至1500余对。

省民政厅社会事务处相关负责人介绍,2003年以来,我省登记离婚的夫妻以每年1万对左右的数量递增。该负责人分析,离婚率的上升原因是多重的,既有社会发展带来的环境变化,也有个体思想观念的转变。比如现代人受传统婚姻观念的束缚更少,更加注重追求婚姻生活的品质,而不是婚姻形式;生活条件的不断改善,让人们生活理念不断更新,有了追求自己个性生活的需求,而不是“凑合过日子”;现代社会流动性加强、生活节奏加快,让个人婚姻面临更多选择和诱惑等等。此外,以前夫妻要离婚,至少一个月后才能办理离婚手续,给离婚一个缓冲期。现在离婚不再需要双方单位出具证明、只需双方达成协议,就可以签字离婚,办个离婚手续往往半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离婚手续门槛的降低也在某种程度上助推了离婚率的上升。

风向

社工免费充当婚姻“和事佬”

在武昌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离婚登记室内有一位特殊的人员,她不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而是一位专门从事婚姻调解的社工。

今年33岁的吴丽华,是武汉楚馨社工中心的一名社工。她每天和登记处的工作人员一样准点上下班。吴每天站在两位登记员身旁,试图接近前来办理离婚登记的夫妻,为他们找到化解矛盾的方法。

吴丽华说,她受委派到婚姻登记处来上班才一周的时间。期间,她试图对近10对夫妻进行调解,但最终成功的只有一两起。

武汉楚馨社工中心负责人曾女士表示,目前,该中心正式推行一个“双人舞婚姻成长计划”,并选择在武昌区试点,安排专职社工负责对婚姻出现问题的夫妻给予帮助。“对于那些前来办理离婚登记的夫妻,我们并非是一味地劝阻他们不离婚,而是试图帮助他们一起找到解决婚姻矛盾的症结所在。”

特点

80后离婚七成是“妻子休丈夫”

“在我们办理的离婚登记当中,80后成为离婚的主力军,大概占整个离婚总人数的80%,相对而言,70后、90后离婚的人数较少。”洪山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主任孙艳琴说。

“在古代,离婚多是丈夫休妻子,现在的离婚案件当中,却是妻子休丈夫的多。”洪山区法院法官刘亚青,曾专门对80后夫妻离婚的情况进行过分析。在他们审理的80后离婚案件当中,女方提出离婚请求的占70%。

刘亚青说,80后女性在受教育程度、收入水平、社会地位、家庭地位等方面较之以往均有明显提高,因此在经济和心理上对男性的依赖程度大大降低;同时,她们的婚姻观念受传统思想的束缚也更少,一旦对婚姻不满,离婚的意志也比较坚决。

此外,传统“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分工模式在不少80后女性看来绝对不合理,这些女性在兼顾工作和家庭时心理自然感觉失衡,从而容易引发矛盾。

“社会环境的变化,使得一些年轻人不再坚守‘爱情至上’的信条,在婚姻中把追逐房子、车子、票子等物质条件视为必要,维系婚姻的纯真爱情已渐行渐远。婚后家庭经济状况一旦达不到预期就易生怨气,对现有的婚姻产生不满,进而分道扬镳。”刘亚青说。

房贷催生新现象,假离婚占比近两成

洪山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主任孙艳琴说,受房贷政策等的影响,为了买房假离婚的现象,在他们办理的过程中,越来越多,几乎每天都有。去年,洪山区办理了1500余对夫妻离婚手续,其中假离婚者占了接近20%。这些假离婚者,基本上都是为了贷款买房。“是否是假离婚,有的一眼就能看出来。”武昌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说,根据经验,一般人离婚多少都是带着情绪来,而那些假离婚的,看上去心态非常平和。这些假离婚者,往往离婚手续还没办完,就急着问“在哪里领取单身证明”,更有甚者,在离婚时女方干脆“什么都不要”,这些现象都不正常。

城中村改造,一夜暴富让部分婚姻“触礁”

“武汉市城中村改造拆迁,以及住房贷款政策的调整,也间接地助推了离婚率的上升。”洪山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主任孙艳琴说,去年,她们办理了1500余对夫妻的离婚手续。其中,因上述原因离婚的就占了1/3的比例。

洪山区很多城中村都面临着拆迁改造的情况,有的城中村村民,没有拆迁还建之前,夫妻关系挺好,但一旦分到数套房产一夜暴富后,一些人的心理就发生了扭曲。

去年,孙艳琴就受理过一起这样的离婚申请。“那对夫妻原本关系不错,但城中村改造后,家里分到了4套房产,一夜之间拥有了数百万资产。”孙艳琴说,拆迁还建后,这位丈夫沉迷上了赌博,并欠下上百万元的赌债。为了保住家庭最后的财产,妻子选择了和丈夫离婚。

链接

“婚姻医院”最低收费300元/小时

逐年攀升的离婚率,让一些人嗅到了其中的商机。在武昌中北路就有一家情感诊所,打出了武汉首家“婚姻医院”的招牌。

这家婚姻医院的业务收费不菲。如进行心理辅导、治疗,每小时收取300元—600元咨询费用;外遇婚姻矫正、婚姻法律服务等,为每日2000元——3000元不等。“婚姻医院”负责人魏明震介绍,他们从2011年3月开张以来,先后为400多名问诊者成功诊治“生病的婚姻”。其中,80后咨询者占了40%左右。“现在的一些年轻夫妻因为对婚姻生活缺乏足够的认识,对结婚后角色的转变及心理上的变化无法适应,出现问题后,若得不到帮助则容易出现闪离。”

 

相关阅读:

《小儿难养》引爆80后育儿话题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