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财富  图库 > 社会万象 >

关注贫困摄影大赛作品精选
2011-09-14 08:37:20   来源:新华网

d
  • 2009年1月5日,四川省凉山州美姑县,贫苦学生收到全社会的关注。
  • 2010年10月6日,初秋午后回宁波的路上,在余姚牟山湖边一个砖瓦厂意外地发现这些景象 那些孩子,是一群窑工的孩子,他们的父母来自贵州,每天为了生活,出卖着苦力。那些孩子,他们的世界里没有糖果和美食,没有像样的玩具。那些孩子,没有见过外面的精彩。尘土 泥巴 砖头是他们唯一快乐的童年记忆但是他们活着,并且快乐的活着。
  • 印度一个三岁大的孩子严重营养不良,正在一家喂养中心称量体重。
  • 2003年,上海中山西路,一个拾荒者拉着装满废品的拖车。神情疲惫,脚步沉重。一线大城市高昂的生活成本固然艰辛,外来务工者卑微地苦熬,是为了将来和下一代的功成名就,再难再苦,他们选择了坚守。
  • 2008年5月23日,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处社区赈济点,贫困人口前来领取食物。
  • 在内蒙古某地的一所小学教室里一群孩子趴在窗前注视着我,他们已然习惯坐在这间破旧的教室里上课......
  • 2002年1月11日,在喀布尔沙荷扎达(Shah Zada)货币中心,小贩们守着大捆阿富汗尼等待外币兑换。阿富汗由于连年战争,货币阿富汗尼急遽贬值,即使市民拥有千万金钱,依然穷困潦倒。王毓国摄
  • 2007年8月19日,在孟加拉国古里格拉姆,孩子们在洪水期间在简易教室里上课。
  • 2010年4月,北京六郎庄,一些新就业的、从农村转移来的、收入低的群体,入住了只能爬进去的“蜗居”。他们的家面积仅2平方米,比一台卧倒的立式冰箱大不了多少,月租金300元。当前,中国处在工业化和城市化中期,需求旺盛推动了房地产业不断发展,让城市里存在着大量的蜗居现象。房地产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同时也成了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
  • 2011年6月16日,福州闽侯县青口镇大埕村,村民陈炳良艰难的抱起妻子出去晒太阳。83岁的陈炳良是这个贫困家庭的顶梁柱,瘫痪在床的老伴、智障的儿子、哑巴儿媳妇,还有4岁的小孙子都要靠陈老汉一手照顾操持。
  • 2011年1月31日,在海地首都太子港的太阳城,妇女们用泥土、黄油和盐制作泥饼。一些人靠吃泥饼充饥。
  • 缅甸是世界最贫穷的20个国家之一,在仰光铁路沿途存在着一个巨大的贫民窟群,在这里生活着数以万计的贫穷者。在缅甸有数十万和尚,只要剃度就可以衣食无忧。
  • 2001年5月3日,在广东省惠州市沙田镇打工的贵州农民韦天贤抱着失散半年的儿子痛不欲生。这位因家景贫穷而到45岁才结婚的农村汉子,没想到好不容易养得的儿子不到10个月便被人拐卖到山东某地,警方闻讯后花了整整半年才为其成功解救。拐卖儿童一度在中国一些地区猖獗,给成千上万的家庭带来痛苦。
  • 打饭的农民工。
  • 2007年10月10日,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一处车站,一名挤上火车的男子从窗户的破洞向外观看。开斋节临近,破旧拥挤的火车挡不住民众返乡与亲人团聚的热情。
  • 2010年8月17日17时,在西藏东部八宿县的公路上,一个藏族小男孩带着妹妹站在公路中间,我们的车慢下来,摇下车窗。小女孩趴上车,一双渴望获得食物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我们,她伸出两只黑乎乎的小手朝向我们,我把自己随身带的糖果都给了她,同车的人也都留下了食物。小女孩那双单纯的眼睛至今使我难忘,幸运的是我在匆忙间拍下这张照片,希望照片中女孩的眼神能使观者得到心灵上的震撼,能感受到贫困,关注到贫困。
  • 加尔各答街头,一位饥饿倒地的妇女。
  • 8月24日,在约翰内斯堡ORANGE FARM EXTENSION的6A INFORMAL SETTLEMENT贫民窟,10岁的Thulani Hlubane拿着他的新玩具:一只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小狗。 贫民窟里没有变形金刚,没有芭比娃娃,更没有遥控飞机和嘉年华。然而这里并不缺少快乐:一根铁丝、一个破足球、一个垃圾堆里捡来的电路板,甚至一张纸片,都能成为孩子们的新玩具,带给他们一段快乐的时光,尽管这种快乐让人看上去有些心酸。 新华社记者费茂华摄
  • 在柬埔寨高棉村,有一个叫《和谐农庄》孤儿学校,现有20多个学生,由于有非政府组织的支持和4个国际志愿者的帮助,学校运行得不错,孩子虽然还是现得有些忧郁,但能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已经是很幸运了。我们给他们带去了学习用品和捐款。有些忧郁的孩子。
  • 2009年7月16,在阳山县七拱镇乡间途中遇见农民正热火朝天收割稻谷。正值高温,而一对老夫妇默默无闻的在田地里劳动,此情此景打动着我,随即下车拍摄,后经询问:老两口80岁了,还坚持忙农活。家中青年都外出打工。
相关图集